[音樂故事]歌手‧印象

如果要說這樣的思念屬於甚麼,我會說那是一種緬懷。張雨生這個名字開始在我記憶裡留下深刻的印象,正是從他出事那個時候開始。所以我不會說,我是他的 Fans;所以我不能說,我是聽他的歌長大的。那段時間,我查詢著關於他的資料,知道了關於他的經歷。那時候網路上有部份的Fans說:「現在好多人都在 關心他,但在他過去最需要支持的時候,你們在哪呢?」,所以當時我總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光明正大的傷心。當同學問起我為甚麼突然那麼狂熱的聽起他的歌的時 候,我甚麼也說不出來。高二時那種既難過卻又隱約指責著自己矯情的矛盾情緒源自於此。

我還記得當我聽了「卡啦ok台北我」時,那 種「怎麼現在才知道」的惋惜與遺憾。一直到現在,這張專輯依舊是我最喜歡的一張,更勝過「口是心非」。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歌曲所能表達的並不只是風花雪月 或喜怒哀樂,它可以是一種社會觀察;可以是一種對於社會弱勢的關懷;可以是一種對時事的針砭。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開始去認識這個過去只有零星記憶現在卻急 切想瞭解的歌手。

他的歌,我並沒有熟到每首都聽過、每首都朗朗上口,我得承認,我只對他的創作曲有興趣。與其說我喜歡聽他的歌,不如說他詞曲創作背後的那些思維更讓我感 動。原來歌也能夠呈現出價值觀的思考與反省~這是在聽過「帶我去月球」後的感想。原來歌也能夠寫的跟詩一樣美、一樣有意境~這是在聽過「白色才情」後的感 覺。從音樂上的突破,到文藻詞彙所反應出的社會關懷,抑或是大家常歌頌的愛情,一個歌手能夠展現的深度與廣度竟能如此遼闊。

看過他的文字,感覺出他對於音樂與文學的博學涉獵以及對這個社會的關懷;聽到其他人的描述,卻又能描繪出如鄰家男孩般平易近人的形象。他也像我們一樣,跟朋 友愛說八卦,愛說冷笑話;跟陶子在錄音室男女對唱「我不能一點一點愛你」的空檔兩人蹲下來竊竊私語的比出嘔吐的表情;去尼泊爾拍MV的時候跟著大家跑去買 天珠。如果要說他與我們有甚麼不同,也許就是他那永不熄滅的熱情與堅持。遇到逆境時也曾失落,但卻沒有因此變得鬱鬱寡歡或高傲的認為曲高和寡,而是在市場 喜好與個人理想中試著去調整一個能夠平衡兩者的點。

我喜歡黃婷在「怎能不想張雨生」裡寫的這些話:

「很長一段時間,我以張雨生的形象作為成長路上的標竿。告訴自己要多讀書、要勤寫作、要誠懇待人、要澹泊名利。一路聽他的歌、讀他的文字到大學,是他對音樂的堅持,讓我了解有一種熱情會是一輩子的。」

那樣的很長一段時間,對我來說,是從他過世後開始算起的,我沒有這麼努力的提醒自己要如何要如何,但是在不知不覺中,我終於也聽著他的音樂過了這麼十年了。

「雨生,謝謝你為我們留下了這麼好的音樂和典範,謝謝你鼓勵了我的人生。」

有很多很多的感覺,卻難以用文字表達;我想這句話,是再適合不過的結語了。

[音樂故事]歌曲‧回憶

那年我高中,高二,住校。我像其他的高中生一樣,愛聽音樂,偶爾哼哼,但是沒著迷於哪個歌手。在那之前,大概是國中的時候,我曾經聲稱我很迷劉德華,被表妹打槍說:你哪有迷,根本一點也沒有。

她說對了,其實我不曾迷過甚麼歌手。也許我會買買唱片,聽聽歌,充其量買些護背照。但其實我對於歌手本身並沒有著迷過。如果說我迷,那是對真正的fans一種侮辱吧:p

就在高二那年,在五專參加戲劇社的表妹約我去看果陀歌舞劇:吻我吧娜娜。說張雨生也有在裡面客串喔!沒接觸過戲劇的我,聽一聽說好呀,去看看。訂了票,等著在國家戲劇院上演的日子。

然後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張雨生發生了車禍,昏迷指數很低,有生命危險。然後我跟我表妹進了國家戲劇院看戲,戲末,果陀用螢幕播著張雨生與他們彩排的點點滴滴。那時候,他還在生命邊緣掙扎,昏迷指數3。那時候「口是心非」發片不久,於是我進到了唱片行,買了CD,聽著聽著聽著,然後又進了唱片行,買了更多張雨生的錄音帶。

我拿著CD player,一聽再聽。同學問我:你怎麼突然一直聽他的歌。我沒說甚麼,卻有些心虛。

對於張雨生的印象,是小學的時候聽的「我的未來不是夢」,還有他當兵時中國時報連載的「張雨生大頭兵日記」。關於他退伍後,隱約記得出了「帶我去月球」,然後,就是高二了。沒有甚麼太強烈的回憶。

所以,我沒有其他人那種「從小到大都聽他的音樂,怎麼會…」的感慨。卻是另一種「現在才聽到他的音樂,怎麼會…」的難過。然後,祈禱啊祈禱的寫了一些文、畫了一些圖,希望他能夠再醒來。處在一種「我是真的想這樣做」以及抽離的指著自己說「你這樣做很假」的矛盾情緒裡。我還記得他過世的那天,大家正在學校餐廳吃宵夜,有別桌的同學聽著廣播,哭了。

回了宿舍,在床上暗暗的流著眼淚,覺得難過,卻又覺得自己矯情。也許是因為沒有那種「從小聽到大」的感情,卻在這個時候哭,像是趕流行一樣。關於張雨生的生平介紹,專輯,都是在那個時候上網查資料才逐漸了解的。

之前買的錄音帶聽到變聲,我又進了唱片行,把原本買的錄音帶一片一片買了CD,「卡啦OK台北我」CD聽到刮壞,又買了一片收藏。有點零錢的時候,就慢慢的補。補著補著,就這麼上了大學。

到現在,十年了。對於高中時那種心情上的矛盾,慢慢的釋懷,也許在某種程度上有些矯情,有些人云亦云,但我是真的難過,真的難過。

梵谷的畫作在他生前沒有被受重視,只有他作為畫商的弟弟不斷的提供資金援助。那時候在法國看到梵谷的作品我總想著,對於梵谷來說,生後的榮耀似乎在他來說早已沒有意義。

最近老妹說他室友掀起懷舊風,狂放他的音樂,上youtube看他以前上節目的片段,跑來跟我借「口是心非」的CD。看著張雨生一些好久以前的電視片段,被好多人上傳到網路上。從陶子、阿妹到星光同學會還有快樂幫,他的歌不斷的被翻唱再翻唱。

有意義?沒有意義?
我突然沒有個答案。

我只知道,我還是喜歡他的音樂,然後還是喜歡安安靜靜專心的聽著聽著。我從來就不是他的fans,以前不是,未來也不會是。但是,他的歌會一直陪我到很久很久以後。

然後也許再下個十年,我會又重複一次這樣的回憶,再次寫下那時候的心情。

[電影雜念]關於 色戒 角色及其他

湯唯

小說裡的王佳芝是個怎樣的角色我不清楚,但是在電影中,讓我很驚奇的是湯唯在詮釋王佳芝切換角色時的應變,表現的很俐落。雖然王佳芝一開始說,他又沒演過戲,加入話劇社好像不適合,但是其實在幾個大學生裡,就屬他最有演戲的天份。扮演麥太太時的舉手投足,以及女大學生的模樣。一再顯示王佳芝是個很會演戲、也很懂得應變的角色,所以當易太太在車上問著麥先生做什麼,麥太太的靈活應對,與麥先生的不知所措成了明顯的對比。當易先生打電話到麥家時,王佳芝也很快的從大學生的身份切唯麥太太。口齒伶俐的麥太太與有些靦腆氣質的女大學生,兩個氣質不同的角色,湯唯切換的很自然。

相較於麥太太的扮相,她不施胭脂的清純臉龐,我比較喜歡後者,湯唯氣質與這個角色也是很相符的。

*****************************
梁朝偉

他真的是一個很會演戲的人。舉手投足都很自然,所以,其實沒什麼好講的XD

*****************************
王力宏

當王力宏一出場時,我深深地覺得:啊,他還是去當歌手比較適合。在整部片中,他的演技真的太過青澀。因此顯得跟其他人都有那麼一點的格格不入,像是差一點就可以拼起起來的拼圖。應該要合的起來卻顯得有些突兀。但是李安會選王力宏演這個角色,我想主要還是在於他的氣質。演藝圈要找到像他這樣書卷氣比較重的,仔細想想,也只有黃磊(瘦的時候…臉圓了以後就啦啦啦啦啦….)

其實單純就角色情緒而言,王力宏是有抓到那個味道的。戲裡幾個橋段都顯示著他濃厚的書卷氣質。像是他扮作麥太太的表親,替易太太提行李時,易太太問及他的職業,說他的氣質很好。對於王芝佳的愛慕,照顧,表現在眼神與臉部上的情緒是有到位的。可是肢體語言太過僵硬,說話的語氣在抑揚頓挫上又顯得刻意。像是他遞給網王芝佳劇本、談起要組成話劇社還有跟同學說暗殺計畫的那幾幕,都再再顯示他在表演技巧上的不純熟。

只能說,王力宏如果要當演員,還需要更多磨練,火侯未到就是了。

*****************************
我很喜歡色戒這整部電影營造的氣氛,還有拍攝的色調。雖然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色彩卻是暖暖的,不管是燈光或是場景都佈置的很用心。

[電影雜念]關於色戒


也許是一開始先看過了故事簡介,也許是一開始先看過了一些影評,在看完電影的當下,其實沒有太多的感覺,只隱隱約約的覺得哪而不協調,電影是好看,但說不太出什麼。

一直到看到peterkim的電影關後感,以及網路上看到的陳豐偉的影評後,我才發現,原來啊原來,好多人都說這是一個有關愛情的故事,加上媒體的渲染,故事的焦點似乎只有湯唯與梁朝偉的對手戲,讓我一直有「這部電影是在講王芝與易先生的愛情故事」這樣的錯覺。而看完電影後,我卻認為,王芝其實從未愛上易先生,只是曾經迷惘,而整齣戲最大的悲哀卻不在此。這部電影所演的依舊是一個愛情故事,但並不只是聚焦於王芝與易先生之間,反而訴說著王芝、易先生、鄺裕明以及整個戰亂時代底下男女情長的扭曲。整部戲我所感受到的,只有一個身為女人在大時代底下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愛與性的歸屬,那種無可抵抗與悲哀。

王與鄺之間在大學時對彼此有著一份隱約的愛慕,然而王的愛情在被指定要與梁潤生發生關係後,就已經死了。

看了劇情介紹,我一開始一直以為王與鄺再次見面時,是鄺對王已無情愛,所以王對於鄺的請求只能黯然接受。實然卻為王對鄺已無情愛,而答應重新伴作麥太太則是在愛國情操驅使下的不得不然。

當鄺吻了王時,王所說的「三年前你可以的,為什麼不」

對照於三年前的往事:麥太太從易家回去,身心疲憊,女同學看他累,進了房間遞給他旗袍與他說話。同學們討論好要王與梁潤生發生關係,以利色誘行動,其他男人 都走到了陽台,亦由女同學緩緩的對王說了這件事情。在與梁潤生發生關係後,王關在房間裡。這個時候卻由鄺敲門詢問王是否要吃粥,王淡淡的說了她不餓。在那 個時候,王對鄺的幽微之情就已斷了線。

鄺對王的安慰與表白,都來的太晚太遲。

王對著老吳報告著,那個偷情的房間裡,櫃上還有灰塵,似乎很久沒有人來過,空氣中卻飄著微微的清香;易不只想要她的身體,還想鑽進她的心理。這一切,都像是 一個旁觀者的報告,如同報告著隔壁鄰居做了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不像她自己是當事人。王想著易也許有其他的情婦,暗殺行動可能因此出狀況;想著易先生看 似對她動情,其實他比誰都清楚只是做戲。因此她在日本料理店差點被認為是陪客的藝妓時,她對著易先生說「你只是把我當作是妓女吧」。她不斷告訴自己,易先 生並沒有愛上她。

易先生呢?他沒有在一開始就愛上王,最初不過如上青樓般的尋刺激而已。但是後來卻對王動了真情。王對易只有在拿到鴿子蛋,看到易眼神中的真情時,才突然感動的迷惘了,而脫口說出「快走」。

一邊是做戲的似入戲,實則依舊在做戲。
一邊是做戲誤入戲,而信以為此戲為真不只是戲。

對照於因為愛國情操加入鄺所主導的暗殺行動,與鄺的有愛無性;以及為了救國殺漢奸而與梁、易的有性無愛。王自始自終都不曾與真心愛過的人發生性關係。在國家動盪之下,性成了工具,成了誘敵上勾的工具、成了體現愛國情操的工具,卻不曾為了成全愛而做。

色亦戒,情難守,實則色不曾戒,情也未曾淪陷。

有人說,色戒物化了女性,我卻認為那只是反映了在那個時代裡,女性被作為工具的事實。愛不愛並不重要,政治婚姻比比皆是,為了滲透犧牲色相的女間諜也在所多有。在這樣的脈絡中,無不透露出女性對於自身的性缺乏操控的悲哀。而可以操控的愛,也只成了被利用的理由。

[閱讀雜感]一個少產作家—侯文詠

我想很少有一個暢銷書作家,會埋頭三、四年的時間,就為了寫一本大部頭的小說。侯文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這是在書店看到他的新書「靈魂擁抱」時的第一個感覺。

最早看過他的作品,印象中是小學的事,那時候看的是「頑皮故事集」,現在侯文詠的書都是由皇冠發行的,也發了新版的「頑皮故事集」,不過在那個時候「頑皮故事集」是九歌出的一系列兒童文學的其中一本。


(我還記得那時候很喜歡看另一本九歌出的兒童文學:「小黑炭和比比」,小學好幾年的暑假作業讀書心得都寫這一本XD)

從那時候到現在,如果撇開有聲書的部份,以一個暢銷作家來說,十幾本的量,其實算是非常少的(跟吳若權、吳淡如這些作家比起來,真的是很少)。而以最近幾年的產量來看,更是稀少。
繼「白色巨塔」後,埋頭寫作四年才再出了「靈魂擁抱」這部長篇小說。侯文詠是一個很擅長說故事的人,他不寫陳腔濫調,不告訴你應該做什麼,只是訴說著很多很多的故事,而故事背後的意含,就由讀者自行領略。

暢銷的「生活指導書」看多了,翻翻侯文詠的小說,會看到不同的世界。

[閱讀雜感]從「good to great」到「did you know?」

「good to great」的中文書名為「從A到A+」

其實我不是那麼喜歡很多寫企業如何成功的或是CEO現身說法的書,他們鼓吹著,你應該怎麼作才能升到主管,才能主導公司,才能賺很多錢.看著看著會有一種感覺,好像要朝著那樣的方向做到那樣的程度才算是成功的人生.

但是從A到A+卻是一本讓我覺得,即使今天你不是企業主,你也可以照著這樣的方式讓你的人生變的更好.(未必是別人認為或界定的”成功的人生”)

我覺得這本書很棒的是,他所提的所有原則,不只是適用在企業經營上,也適用在個人經營,不管你想要經營的是生活興趣,還是工作,研究的結果顛覆了很多從以前到現在認定的原則,卻非常的實用.

「一個卓越的企業,靠的不是一次成功的策略,一個強人領導,一次成功的行銷所能夠造就的,他們往往不是先找好要走什麼方向,甚至在一開始也不確定該走什麼方向,而是不斷的找對的人上車,由激烈的爭辯中找出正確的方向,再爭論後又矛頭一致的往對的方向走。」

如果從這裡跳到這個從我的朋友gary網誌的這個影片,也許跳的有些遠.

但是當看完這個影片的最後時時,我只覺得,其實不是轉變正在發生,也不是量變是否真能造就質變,而是轉變一直都在發生中,從來沒有停止過。

這個世界一直不斷的在變,越變越快,如果你身處資訊產業,這樣的感覺會更加的明顯。不是我不害怕,不是我不惶恐。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在不斷改變的世代,對你來說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

資訊爆炸每年高倍速成長是很可怕,別國有著多過於自己國家好幾倍數量的聰明人士是很可怕,但是人類並沒有因此而變的更能夠吸收知識(而非取得),也沒有因此就變的比過去的人更懂得思考與融會貫通.

不管2010年所迫切需要的工作在2004年是否就存在.如果你從未想過你自己要的是什麼,自己的核心價值是什麼,自己的未來要怎麼走.其實這個世界怎麼變,你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感覺.最多是看了影片後心驚了一下,一覺睡來又是美好的一天。

如果你時常提醒自己,問問自己為什麼,問問自己生活該怎麼走.堅持著自己的想法,堅定的走自己的路.那這個世界再怎麼變,你真的也無須擔心,只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停止現在所做(思考,發問,執行)的,那你就已經走在正確的路上,只要好好的堅持的走下去就對了。

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該怎麼走,也沒有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未來是什麼.該怎麼抉擇最好,該怎麼作才正確,這些事情都是在一次一次的思考,一次一次的學習,與自己的對話中去累積的。正如一個卓越的企業從來就不會是靠一次突破性的決策,就可以達到長達15年的高度成長一樣.而是透過不斷的累積累積再累積,累積對的人才,對的決策,嚴謹的紀律,良好的企業文化,在累積尚未發酵出成果的過程中,華爾街的股市分析師未必看好他們,甚至覺得怎麼會這樣做.但是當累積到能量足夠時的一非沖天,外人總會有”怎麼瞬間就改變”的錯覺。

其實,改變一直都在發生.就像飛輪一樣,剛開始轉的慢,一圈兩圈之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能量不斷的累積,輕輕一推速度便增加的比前一圈更快,然後才發現,轉速已經快到自己無法想像的地步。資訊爆炸,不就是這麼回事嗎?靠著前人累積的智慧,我們發展出更多的科技,更多的科技衍生出更多的便利,於是資訊變一飛沖天的增加再增加。

然後呢?

——————————————————————————————————–
我很喜歡在”我的天才夢”裡面的幾段話:

「我們等田裡的作物成熟,等肚子大的老婆把孩子生下來,等孩子長大,等著衰老.死亡,我們一輩子都在等待,為什麼不能坐著等香蕉成熟?你們那麼急,到底都在急些什麼?」

我驚覺到,這個嚮導還真說對了,我們是一個崇拜太陽、崇拜時間的民族。我們所處的那個現代文明,那個匆匆茫茫,沒有一刻可以等待的文明…
都是為了榮耀時間而工作的。而這樣不知不覺得崇拜,構成了這個競爭時間與物質為動力的當代文明很少有一種神明或者是信仰是這麼強烈的。當我們看著傳播媒體上的報導、專訪、人物時,看著股票行情,看著才藝出眾的影視明星,看著商店裡琳瑯滿目的商品時…我們就對著這個信念祈禱一次:神啊,給我成功、給我美麗、給我出色、給我錢……。我們掉進無止盡地更快、更多的競爭裡、成為這個信仰的信徒市這麼的忙碌,以至於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想想,或是抬頭來看看這個文明以外的世界,甚至是發出任何最微弱的質疑。因此,當一個來自我們心目中落後部落的嚮導提出了最普通的問題:「你們那麼急,到底都在急什麼?」我們竟然落入無法回答的窘境 。

輸贏與成敗都只是遊戲的一部分。而人生美麗,時間寶貴,因為在這裡,歡笑的時光比外在一切的擁有都還要珍貴。

你知道嗎?
人生,不是非贏即輸啊!

[文字隨寫]聲音的層次

我喜歡靜靜的聽音樂,因為那樣可以細細去聽到一首歌裡面,不同聲音的層次,人聲也好,音樂裡不同的樂器也好。

當安安靜靜的可以全心全意的只聽音樂的時候,在每次聽音樂的時候,可以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不同的聲音裡,去仔細的注意每個樂器的節奏、淡入與淡出。就像有 人喜歡慢慢吃東西細細品嚐食物的味道一樣。我喜歡在腦袋裡將音樂裡不同的聲線聽個仔細,那對我來說是很有樂趣的一件事情。

[社會觀察]你給了社會甚麼,社會就成了甚麼。

很多人都說,台灣這幾年的經濟狀況不好。我得承認我自己沒有很深的感覺,是因為自己的家境還算不錯。很多人都說工作不好找或找不到工作,前者最近我比較有感覺,後者我則比較無法理解。我知道因為我不是社會的弱勢族群,所以對很多社會現象的體會不深。

但是我卻看到很多,不是弱勢族群的人,他們很會批評社會批評政府,他們覺得自己的薪水不好工作失業是政府跟大環境的錯。總把台灣沒希望了的話掛在嘴邊。但是當你問他們,那你對這個社會付出過了甚麼?他們也許會說:我自己要過活都沒辦法了,還付出甚麼?

真的沒辦法過活嘛?我不知道。但是當還可以過活的時候,我們又曾真正付出過甚麼?
政客是令人失望沒有錯。但是當看到那些隨著政客搖旗吶喊的群眾,登高一呼就大家前仆後繼的捐錢還到處問人說捐了100元了沒。而真正需要捐款的偏遠地區卻 幕不到錢的時候,我只覺得,不去試圖做深度思考的人民,對社會的傷害是比政客還可怕的。那是一種看不到的慢性毒。

「跟 社會上許多不幸的人相比,我們似乎都還過著不錯的生活, 吃的飽,穿的暖,不會去殺人放火搶劫,沒有到需要跳樓自殺以解脫的地步, 但是我們會不會關心我們的下一代, 有多少人吃不起營養午餐?有多少人買不起上課要用的書本? 有多少人連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都沒得住? 有多少的社會問題,是荒唐到發生了,我們還沒有疑惑,沒有質疑而視為理所當然呢? 你關心你的下一代會面臨到什麼樣的社會嗎? 你希望這個社會上比你窮的人,能過什麼樣的日子嗎? 原來社會會改變,源自於我們自己先對他冷漠。 那以後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批評人家做的不好?」

摘自peterkim’s Blog 「一塊虛幻的餅」讀後感

跟十年前比,現在的時機是真的比較差了,也許也真的有很多人的生活過的比較不好。但是,跟二十年前,三十年前那個還在戰前的時代比起來,我們的生活真的有苦到沒有辦法活下去嘛?有時候總會想,當我們說政府應該如何如何時,也許更應該問問自己,我能夠做些甚麼?

之前待業了一段時間,那時候在家裡有空就研究一下股票,正好搭上順風車,小小的賺了一些錢。賺到錢的當下卻不是全然的興奮,還有一種「怎麼可能錢能夠來的 這麼容易」的不踏實感。然後我只告訴自己。如果在年底本金可以翻一倍,那我就捐賺到金額的10%出去。後來因為台股上沖下洗,終究沒有達成翻一倍的目標。 但是,10%還是捐了出去,收據在12月初的時候收到。

我想這是我可以做的,而且一定還有下次以及更多的下下次,未必是因為投資賺錢,也許是其他名目。也許不多,但無論如何,「試著停止抱怨,去做些甚麼」這是我給自己的期許。

[文字隨寫]反差

對於朋友,我算是個愛講話的人,而且講的很流利,好像話題會自己源源不絕的湧出似的,想都不用想。但對於喜歡的人,我卻總是顯得口拙,每一句都像是硬擠出來似的,每一個表情都顯得僵硬。

在最應該顯得自然的人面前,我總是顯得最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