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oogle趨勢看台灣重大事件搜尋熱度:蔡英文、韓國瑜、陳時中、確診、酒精、衛生紙、口罩

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事件還是武漢肺炎。在這個時間點正好可以把在台灣當下的熱門事件搜尋,跟選前韓國瑜的數據做個比較,找出台灣政治人物搜尋熱度的某種「正常基準值」。

衛生紙之亂 vs 韓國瑜誰比較熱門?

先用這五個字來看:蔡英文、韓國瑜、確診、酒精、衛生紙

從這張圖可以看出幾件事

  1. 兩次的衛生紙之亂都反映在搜尋熱度上,一次2月初,一次3月中。
  2. 1月的時候確診數相對還比較少的時候,大家更關心買不買的到酒精。
  3. 2月底之後酒精的搜尋熱度有走下的趨勢,但還是維持在一個程度的搜尋量,代表持續有酒精的需求。這部分我想應該是反應還要營業的店家有固定酒精消毒的需求,之前沒有現在有,所以現在酒精的搜尋熱度會比之前的搜尋量維持在一定的量。
  4. 3月中境外疑入確診數連續好幾天飆高,也反映在搜尋確診的熱度上。搜尋熱度也在這個時候超越了酒精。

確診人數 vs 韓國瑜誰比較熱門?

為什麼我要拿韓國瑜來比?因為我之前就一直說韓國瑜的搜尋熱度不正常。正好拿現在的事件來做比較。

把時間再往前拉一點看,會看到在選前9月到11月韓國瑜的搜尋量一直維持在跟現在確診2月初到3月的搜尋熱度。我個人還是認為是個不正常的狀態就對了。因為我覺得持續關心確診很正常,但持續關心韓國瑜很奇怪,即便是選舉還是一樣。而且關心確診的人不可能比關心韓國瑜的人少。

口罩 vs 韓國瑜誰比較熱門?

那發生重大事件時,特定關鍵字的搜尋量跟全國知名政治人物相比,搜尋熱度有多大的差異呢?現在防疫最熱門的話題應該就屬口罩了。所以拿口罩跟蔡英文、韓國瑜來比比看。

口罩大大的超越了所有的字。就算相對搜尋熱度的低點也比確診的高點更高。這表示在重大事件的特殊關鍵字,台灣的搜尋量是可以超越總統當選人當選那天的搜尋量很多很多的,這是有可能的,但需要符合重大的特殊事件。口罩這個詞基本上在這段時間可以說是全民談資,所以能夠達到這樣的搜尋熱度也是很合理的。

另外3/21後隨著確診人數不再那麼猛爆性增加,搜尋量也隨之緩慢下跌,但會發現搜尋口罩的搜尋熱度在3/21後卻是逐日往上成長。特別是清明節其間,大家應該都有被外出人潮嚇到。在那到現在口罩搜尋量一直都上升。我想這反應的是台灣然在確診人數增加後,危機意識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所以關心要去哪買口罩的量有變多。

政治人物正常的搜尋量級到底是多少?

上述這些字跟這段時間很紅的陳時中搜尋量相比又是如何呢?

從2月以後看,整體都比蔡英文高,這應該算正常,畢竟現在跟防疫有關的記者會都是他在說明。然後如果陳時中3/14後(就是開始很多境外移入案例爆炸的時間)跟蔡英文選前2019年12月比的話,兩者的搜尋熱度是相當的。

從這裡我大概可以下一個判斷:政治人物人名在台灣的「正常」搜尋熱度。排除選舉日當天當月,但在選舉期間或因故熱門(這次來說是疫情)期間,搜尋量的熱度上限大約就是蔡英文在2019年11、12月與陳時中2020年2、3月這段時間的搜尋熱度。那如果換算成實際搜尋量大概是多少呢?

我這裡用 https://keywordtool.io/ 撈,可能會跟 google ads 直接提供的數據有一點落差。但大致可以做個參考。

蔡英文2019年11月搜尋量級

蔡英文2019年11月搜尋量級

 

蔡英文2019年12月搜尋量級

蔡英文2019年12月搜尋量級

陳時中2020年2月搜尋量級

陳時中2020年3月搜尋量級

https://keywordtool.io/ 撈 google 的月總搜尋量級,蔡英文2019年11月是550000,2019年12月是823000。陳時中在2020年2月是823000,2020年3月則是550000。這與前面分析陳時中與蔡英文在這兩個時間的搜尋熱度相當是相符合的。

也就是未來在台灣如果有那個政治人物的月搜尋量級可以莫名且持續數月超越這個數字,我們可以合理的懷疑他背後應該有神秘水軍在操作。

後面補上韓國瑜一樣從 https://keywordtool.io/ 撈 google 月總搜尋量級,從2019年11月~2020年3月數據做參考。

韓國瑜2019年11月搜尋量級

韓國瑜2019年12月搜尋量級

韓國瑜2020年1月搜尋量級

韓國瑜2020年2月搜尋量級

韓國瑜2020年3月搜尋量級

從google趨勢看各國疫情變化

今天朋友丟了一篇臉書文,內容是用google趨勢找台灣這七天搜尋台灣跟譚得賽(兩者都是英文)的比較。問我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他的比較蠻有趣的,但是我對他選的標的比較有疑問一點。是他選的字詞是 Taiwan 跟 Tedros。

因為Taiwan這個詞可以包含的範圍很廣,不只是這次肺炎的事,而Tedros只是單一人名,所以文中寫說「全球各大國家對台灣的搜尋量,比對譚先生的搜尋量還大。」,這其實是必然的。這不用看這七天的資料。在之前就是如此。

當然譚得賽先生的發言有帶動 Taiwan 這個字詞的搜尋更上層樓,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不過這篇就引發我去想要搜什麼字來看這次武漢肺炎相關的趨勢。

病毒名稱字:coronavirus、冠状病毒

簡體中文還略高於英文,這我有點小意外。不過有沒有可能是因為發源地是中國,所以大家好奇中國的資訊?

武漢字:Wuhan、武漢、武汉

針對地名的話,英文搜尋高於繁體再高於簡體。

各地病情字:國家名 + coronavirus 還是 coronavirus in 國家?

我先打了 taiwan coronavirus ,但朋友說這字是不是會被認為是台灣肺炎?

不過做了測試以後我覺得不會。因為我使用 coronavirus in taiwan 。後面 taiwan 換成其他國家名稱。都明顯是使用 國家名 + coronavirus 的搜尋量比較大。所以在語意上大家應該要查的就是某國家的冠狀病毒資訊。而不是認為這個冠狀病毒源自某國家所以這樣搜尋。

各國疫情的搜尋熱度比較

先比較東方台灣、日本、韓國

韓國的疫情是在2/19的時候攀高,在搜尋上也是那時候開始拉高。這個狀況台灣也有(但要用中文搜尋「確診」)。日本從2/22拉高,大概是接在2/19鑽石公主號乘客開始可以下船之後。

如果把中國加進來呢?

很好,大家都被壓扁了呢。我對中國這段時間到底爆了哪些新聞沒興趣所以就不去找他為什麼搜尋量從3/8之後又步步高昇的原因了。不過很有趣的是中國不是說自己零確診嗎?顯然其他國家的人民可能並不是那麼放心。

既然台日韓已經被中國的搜尋量壓扁了,就不跟台日韓比了,我們直接來做大國之間的比較

中國跟美國搜尋量不相上下。當然中國因為比較早就出事了,所以早期搜尋量就比較高。義大利搜尋量3/8上升,3/18後提高更多,時間點大約是更在開始部分封城到鎖國兩個時間點。

那把英國加進來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英國中標的包含皇室成員以及首相,英國的搜尋量超出中國美國的很多,也超越義大利。

那搜尋譚得賽跟搜尋各國確診人數比較呢?

恩,譚得賽跟歐美疫情比,大家比較關心疫情。那譚得賽跟東方各國疫情比呢?

關心譚得賽跟台灣疫情的搜尋在後期才有高有低,早期還是關心台灣疫情的人多於譚得賽。但基本上關心日本韓國疫情的人明顯是更多的。

簡單小結:

  1. 遇到確診數大增、宣布封城時,搜尋量都會有一波大增,各國都是。
  2. 關心疫情的人還是比較多,至於全球對譚得賽的注意其實相對還是比較少的。

從google趨勢看武漢肺炎疫情對生活的影響

武漢肺炎後,改變了很多我們的生活習慣。例如這段時間大家減少外出,顯而易見造成旅遊業的重大衝擊。我也觀察到身邊很多人開始自己煮吃的,就在想,那像這些生活的改變,是否可以從google趨勢中看到一些端倪呢?

所以挑了這些詞組的五年搜尋熱度資料來做比較。分別是:旅遊、機票、旅館、電鍋、烤箱、微波爐、冰箱、電腦、網路、foodpanda、ubereat、泡麵、罐頭、額溫槍、耳溫槍、計程車、腳踏車,以及「確診」

以下只針對個別字的搜尋熱度作自我的搜尋趨勢比較。不同字的搜尋熱度點數不等於搜尋量所以不能直接跨字互相比較喔。

出遊字:旅遊、機票、hotel 搜尋量大大降低,旅館緩步下跌

不意外,這週「旅遊」的搜尋熱度20點,比2018年最低49點的一半還少。這週「機票」的搜尋熱度13點,也比2016年最低點34點的一半還少。這週「hotel」搜尋熱度低點是47點,也比2016年的低點64點少了三成。

讓我比較意外的是旅館這個字,也是呈現下跌趨勢,但沒有「旅遊」「機票」「hotel」崩盤的那麼明顯。可能代表國內旅遊還是大家會考慮的?

廚具字:電鍋、烤箱大漲,冰箱短波小漲,微波爐緩步上升

電鍋烤箱搜尋熱度明顯都是過去五年的最高。冰箱小漲的幅度沒那麼明顯,但如果跟過去同時期比,過去每年2/2~4/4正好都是冰箱搜尋的相對中低點且搜尋趨勢持平,今年搜尋熱度明顯上升,與其他年不同。

微波爐的搜尋趨勢因為正好五年是緩步上升的,一時間看不出有差異。但如果把過去同時期拉出來比較,會觀察到微波爐在過年前會有兩波搜尋高波,隨後往下降。但今年卻是緩步往上,代表搜尋行為還是不同與前幾年,有增加的趨勢。至於過年前為什麼有兩波高波…我猜是買來熱年菜的人變多?

這些字對應的應該是在家裡煮的人變多了,所以有找廚具的需要。

3C字:電腦與網路跟同期比搜尋熱度都微幅上升

似乎是找廚具比想買電腦接網路的人要多一點。但跟同時期比,「電腦」跟「網路」的搜尋熱度都是上升的。「網路」比較有趣是他只要再過年放假期間,就會有一個搜尋熱度凹陷的狀況。大家都放假出去玩啦。

外送字:foodpanda 與 ubereat 正夯

這兩個字不意外,搜尋熱度都大漲走高。代表叫外賣的人變多了。

戰備物資字:泡麵、罐頭、耳溫槍、額溫槍大家買

跟旅遊字相反,泡麵罐頭搜尋量都大增。大家都在囤貨啊。另外耳溫槍、額溫槍搜尋熱度也有井噴式的爆發狀況,從平常搜尋熱度低點爆衝到跟泡麵相當,額溫槍甚至比泡麵還高。

交通字:計程車下滑,機車持平,腳踏車上升。

外出交通,計程車搜尋量整體是下滑,但其中有兩段驟升,前面驟升的時間點正好跟開始有確診消息的時間有重疊。可能是一開始宣布確診後,比較多人有交通需求寧可選擇計程車而不是大眾運輸工具。但後來確診人數又大增,整體出門的意願降低,所以就往下滑了。

想騎腳踏車的變多了。機車反而變化不大。機車變化不大我有點意外,是因為比起機車,腳踏車更便宜嗎?

大趨勢字:確診,搜尋熱度走高走低都跟他有關

確診這個字,對應其他字會發現,不管他們走高還走低,時間點都跟確診有相當的關連性。

然後因為打「確診」注音輸入法在mac電腦上如果有點問題的時候,很容易不小心打出ㄑㄩ,結果也呈現搜尋熱度微幅上升的趨勢,算是一個小有趣的發現。

 

 

國際橋牌社裡那些當年的社會氛圍與社會事件 part 2:社會事件篇

這篇著重在劇裡面提到的事件,與當時真實社會事件的對應。

【第一集】

大漠計畫 wiki

提到沙烏地阿拉伯偷偷跟中共有來往的動作,當時有派駐中華民國的空軍在北葉門,是秘密計畫。
之前不幸墜機遇難的參謀總長沈一鳴,在當時也有參與此計畫。所以那時候去看國際橋牌社戶外播映的時候,一開始有先播放這個片段,隨後大家默哀。後面才開始正式播放影片。

二月政爭 wiki

關於行政院長該任命誰,劇中黎清波與鐘主諭討論時,提到說「李熔不能再當行政院長」。這裡的「李熔」指的是李煥。他們前面提到的臨中全會,指的是二月政爭。

影片版可以參考這裡

抗議畫面:520農民運動、四二六反核大遊行

解嚴後台灣民間抗議運動百花齊放,這裡面的畫面會看到「農民」「反核」。主要是影射520農民運動、四二六反核大遊行。

為什麼找副總統要「微服出巡」?

黎清波去找當時的副總統楊校長,出發方式非常秘密。搭一般的計程車而不是黑頭車。原因是當時國民黨內部,如果大頭有任何大動作,其他大頭都會有眼線會通報。更不要說黑頭車出去大家一定都會知道要去「談什麼事」。

另外關於李元簇這個人,可以看這篇李元簇的過往二三事

【第二集】

907事件 wiki

劇中有中國漁船被釘死遣送出海,成25人被悶死、多人受傷或失蹤。這是907事件,又稱907慘案、閩平漁5540號事件。因為此事件後,1990年9月兩岸紅十字會簽署《金門協議》,一同達成遣返作業「應符合人道精神與安全便利的原則」。

中沙斷交

1990年7月22日,沙烏地阿拉伯與中華民國斷交。當時沙烏地阿拉伯有派特使來。尚密爾告知我國政府,沙國準備與中共建交。

 

【第三集】

國家統一綱領、國統會、兩岸密使

國統會於1990年10月7日由時任總統李登輝宣布成立。設置的目的在主導臺灣海峽兩岸關係的發展,依據「民主、自由、均富」,力促中國統一。

參考資料:當年密使滿街走 李登輝訂國統綱領當防火牆

【第四集】

獨台會案 wiki

1991年5月9日法務部調查局幹員進入國立清華大學,拘提清大歷史研究所碩士生廖偉程;同日,逮捕國立臺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畢業的文史工作者陳正然、社會運動參與者王秀惠與傳道士林銀福,指稱上列四人接受旅居日本的台灣獨立運動者史明資助在台灣發展獨立台灣會(獨台會)組織。

當時有公車爆炸案嗎?

這裡安排了一個公車爆炸案,但我找當時的新聞事件,都沒有提到這個。在1990年代比較大的爆炸案有兩個:1990年08月30日 八德爆竹工廠爆炸、1992年5月28日 麥當勞爆炸案。但這都屬於建築物,而非跟公車有關的事件。後來朋友提到夫妻挾持公車。我重新查了一下,在1998與2001確實發生過公車挾持事件,應該是編劇把這幾個重大事件混合在一起寫出來的虛擬事件。

【第五集】

中晚事件

裡面的報社被搜索的事件,戲劇寫成是被警總去找麻煩。這是影射2000年的中晚事件。

參考資料:搜索權限爭議:《國際橋牌社》裡的「中晚事件」

台灣在2001年之前,偵查中的搜索票是由檢察官核發。贊同的人認為很有效率,不過這樣也等於偵查機關可以球員兼裁判,讓懷疑你有罪想要搜索你的人,同時扮演維護你隱私權的角色。因此法界早就不斷在爭論,到底怎樣才是比較好的做法。

直到2000年10月2日早上,當時台北地檢署的主任檢察官,率領了大批警員包圍並且搜索中時晚報報社和社會中心主任宋朝欽的住所。原因是中時晚報刊登了前國安局出納組長劉冠軍洗錢案偵訊筆錄,檢方宣稱為免洩露部分國家安全機密,而進行搜索。

限期破案的冤案

劇中演到公車爆炸案因為限期破案,因此出現一案兩破的烏龍。公車爆炸案事件本身沒有直接對應到實際的社會事件,但一案兩破的問題第一次發生是在一九八二年的李師科案。

參考資料:司改 個案不是禁忌

一九八二年,台北土地銀行古亭分行發生持槍搶劫重大案件,引起社會震盪,政府高層不僅要求限期破案,也祭出高達兩百萬元的檢舉獎金。而在案發二十三天後,刑事警察局的專案小組經由線報,找到計程車司機王迎先,並在刑求逼供下自白,卻在所謂現場模擬及尋找贓款過程中,王迎先跳溪自殺。事後,台北市刑大又再逮捕李師科,以致造成一案兩破的荒謬結果。

廢除刑法100條抗議行動與民進黨的修法態度 wiki

摘要重點如下

  • 1990年10月16日,立法院針對法務部提出的刑法修正案開始進行審查,民進黨黨團要求廢除全部內亂罪章,兩黨開始就此問題進行協商。
  • 1990年12月16日,國民黨與民進黨兩黨協商達成初步共識,刑法一百條只修不廢,時任立委的陳水扁表示,只要刪除「意圖」、「預備」等不明確文字即可,不一定要廢除全部內亂罪章。
  • 1990年12月18日,因為前一日立法院審查公務員三法時爆發肢體衝突,兩黨黨團各自宣布12月16日針對刑法一百條及叛亂犯減刑達成的協商共識不算數。
  • 1991年5月24日,民進黨黨團重回立法院(四月間因抗議增額國代參予修憲,民進黨退出全國各級議會);同日,民進黨黨主席黃信介表示,刑法一百條有修正的必要,但不必廢除,民進黨立院黨團將開會討論此事。
  • 1991年8月,陳婉真案引發抗爭,刑法一百條爭議再起,民進黨團立場趨於強硬,達成主張廢除刑法一百條決議。
  • 1991年9月21日,一〇〇行動聯盟成立,以廢除刑法一百條為訴求,要求執政黨在10月8日前作出明確回應,否則將於國慶舉行反閱兵活動。同日,民進黨團同意先擱置修廢問題,將刑法一百條修正案送入委員會審議。9月24日,立法院八十八會期開議,民進黨團以廢除刑法一百條為訴求重點,國民黨團未予回應,社民黨主席朱高正與民進黨立委就刑法一百條問題激烈辯論,互指對方沒學問。9月29日,李登輝總統邀集十一位各界人士於官邸參加朝野溝通會談,會後黃信介表示,只要刑法一百條修正條文能夠明確明朗,民進黨未必不能接受,但黨內出現反彈聲音。同日,總統府秘書長宣布,將由副總統李元簇召集超黨派刑法一百條研修小組研究有關事宜,一〇〇行動聯盟成員表示不會參與研修小組。

報紙頭版「幹」

劇中是寫記者針對廢除刑法100條寫的新聞頭版。台灣報紙頭版確實出現過大大的「幹」字,但是事件是不同的。一個是1990年5月3日首都日報針對郝柏村上台的時候發表「幹!反對軍人組閣」。但後面幾個字比幹要大的很多。

真的在頭版有大大的幹,是1996年3月6日《民眾日報》抗議中國武力威脅台灣。

參考資料:

【第六集】

蔚山艦採購

劇中說的「釜山艦」是在影射蔚山艦。蔚山艦是美國的設計圖,由韓國建造。所以可以買的主要原因也是因為美國允許。詳細採購細節故事可以參考此篇「台灣採購蔚山級事略

黃國章事件 wiki

黃國章落海事件,是指1995年6月9日中華民國海軍陽字號驅逐艦南陽艦二兵黃國章離奇落海死亡。黃國章撥電話回花蓮縣老家,向母親陳碧娥求救「軍艦離港後會有人對我不利」,陳碧娥無力理會。軍方致電黃家表示「你的兒子落海失蹤,是因為受不了軍中壓力而跳海自殺」,黃國章落海失蹤後的第六天,遺體被福建籍漁船發現打撈上岸;由於當地公安機關不同意將遺體送回台灣,陳碧娥只得在當地進行火化。返台後,陳碧娥帶著四張名片大小的照片向監察院陳情,監察委員趙昌平要求將照片放大,結果發現黃國章頭部插有鋼針及一個三角形銳器。

劇中黃媽找陳木寬幫他開記者會。陳木寬雖然是在影射陳水扁,但陳水扁在1995年的時候已經是台北市長了。所以實際上當然是不可能是陳水扁去開這個記者會。但黃媽媽當時確實有找立委黃信介求助,然後國大代表陳永興有派助理試圖協助。

但是陳水扁當立委時,是擔任國防委員會委員。揭發過很多軍購弊案。應該是因為這樣編劇就把這幾個寫在一起。

參考資料:軍中人權改革 死了19歲兒子黃媽媽23年青春換來的

行政院長真的有私下召開軍事會議嗎?

有。郝柏村在任內多次違反體制召開軍事會議,但不是陳水扁揭發的。而是葉菊蘭。

提供葉菊蘭有關郝柏村召開軍事會議的影武者可能是蘇志誠,然而李登輝對此否認,認為應是國防部所提供。郝柏村被質詢時一開始否認此事,反問消息從哪裡來。葉菊蘭說是她老公鄭南榕半夜托夢給她的。可是,隨著時光一天天的流逝,事實的真相也漸漸浮現。原來,郝柏村真的曾經召開過好幾次的軍事會談。

參考資料:

軍艦弊案 / 拉法葉艦

雖然劇裡面安排的是日本「三芝重工」被索賄,但這件事情這應該是影射拉法葉案收賄。下一集有出現後來要採購馬賽艦,馬賽艦在影射的就是拉法葉艦。

據說拉案資料裡有許多拿到非法佣金的軍部(國防部與海軍)與國民黨高幹的名單。很多人認為一旦公開出來將會是對國民黨的致命傷,是一件動搖國本的大事件。

說到拉法葉案就要說到尹清楓命案。1993年12月10日,蘇澳漁港裡發現一具屍體隨海流進入港內。這具屍體穿著不合身的海軍軍褲,裡面寫著尹清楓海軍上校的名字。尹上校是位於台北內湖的海軍武獲室室長,所以身份馬上就明白了。尹清楓被殺,是拉法葉事件曝光的開始。

參考資料:拉法葉事件(1):世紀的國際醜聞

【第七、八集】

行政院院長總辭 / 立委改選

劇中演到楚長青不願意在立委改選後總辭。這是指1992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第一屆立法委員任期於1993年1月31日結束,總統李登輝以「建立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為由,要求郝柏村辭職,而郝柏村本人堅持由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才辭職(象徵以黨領政),雙方相峙不下。直至1993年1月30日國民大會閉幕時,民進黨國代與一些國民黨主流派國代大呼郝柏村下台,郝柏村在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消滅臺獨」後宣布辭職。辭職後,李登輝總統任命連戰為新任院長。

參考資料:郝柏村wiki

花蓮立委選舉作票驗票

這是指1992年花蓮縣立法委員選舉集體作票事件。劇中民主黨主席洪新介去花蓮選立委。實際上是民進黨當時徵召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以「元帥東征」為口號,前往花蓮縣參戰。也就是黃信介那時候已經不是民進黨的主席了。

新黨 / 趙少康

邵壯國這個角色是影射趙少康,在劇中曾任經濟部長。趙少康沒當過經濟部長,而是在郝柏村內閣擔任環保署署長。當時是「政治金童」,聲勢非常強。

有趣的是那時候韓國瑜可以選上立委可以說是因為趙少康而撈到的。因為趙少康當時以無黨籍投入選舉,吸票太強,把別的國民黨提名連任的立委票都吸了,反而讓韓國瑜漁翁得利選上立委。

參考資料:

 

【第九、十集】

全民直選 / 委任直選

影射馬英九的角色出現啦!當年反對總統直選,說這樣是破壞中華民國憲政體制。

台北市長選舉

裡面陳木寬穿超人裝、做競選歌曲,把選舉造勢弄得像嘉年華。陳水扁當年選舉確實有做競選歌曲。不過穿超人裝是已經選上後市長任內的事,而不是在競選的時候這樣穿。

國際橋牌社裡那些當年的社會氛圍與社會事件 part 1:吐槽篇

聽說這個劇的評價在戲劇圈普普。可是好像在我的社運同溫層內評價還行。我自己是蠻喜歡他整個戲劇節奏,不會太拖但也不會快到搞不清楚狀況。還有運鏡的方式比較接近電影的感覺。

但不可否認他在描述李郝政權(劇中的黎清波與處長青)的政爭內鬥的部分,大多只有點到為止。正如有的人留言說他覺得看wiki還比較精彩。這留言雖然有點殘忍卻也是事實。

但我對這個劇整體還是持正面態度,因為台灣終於有人敢拍近代政治劇了。他當然有很多缺點,如同之前看返校一樣,劇裡面的細節呈現有所不足,跟當年實際狀況的氛圍也多所落差,但對我來說,這個劇對我個人的意義,比較像是讓我有個機會回頭去看那段歷史,從這個點去找更多當時了事件。

由於閃光常在講以前那時候的政治事,我想找他一起看他應該會講很多有趣的事。也確實是如此,簡單來說就是有諸多吐槽XD

但整個重看過還是太花時間了,所以我自己看完之前漏看的集數之後就懶了。也想趕快趁有印象時把這篇寫起來,簡單做個交代。這篇著重的不是戲本身,而是他帶出的當時的相關社會事件、跟當時真實的氛圍比較。也順便把看的過程另外找到的資料一起補上。

警總比戲劇演的更黑暗可怕

第一集裡面,有出現總統的侍衛車。閃光說「車牌號碼確實有比照當時的編號方式,不過字體不是那樣」。我心理只OS你為什麼記得這種事XD

裡面有兩幕記者追問的畫面,一個是在黎清波上樓梯時記者的追問。另外一個是一群記者想問問題然後很近距離的被侍衛長擋在外面。閃光說這種場景在當時都是不可能的。那時候還有警備總部,他想弄你,可以偷偷跑到你家動你家的東西、殺你家的寵物來警告你。那時候的人歷經過戒嚴,他們都知道警備總部會幹嘛。

戲中有個獨家新聞報,說是影射首都早報。閃光說他對這個報完全沒有任何印象。上網一查創辦人為康寧祥。他說康寧祥他就有印象了,問我知不知道,我說我不知道他是誰。

康寧祥wiki

簡單來說,康寧祥是在民進黨早期創黨很重要的一個人物。他當年的聲勢有名程度可比後來的政治金童趙少康。而我比較熟悉的民進黨人物,已經比較是美麗島大審後的那些人。閃光對此覺得不甚唏噓,才幾年的光景,大家就都對這些歷史完全遺忘了。

我看到後面覺得獨家新聞報與其說是影射首都早報,不如說是那個年代所有報社的集體縮影,像後面有一集演到報社被警總搜查沒收東西,我想這在當年對報社可能根本就是日常。不過這段劇情也被閃光吐槽XD。他一看到警總進來,記者們敲桌子抗議,就說「又跟返校一樣了」。

他說警總如果要搜查報社,一定是叫你裡面的人先出去。他們很知道你們可能會有什麼動作,所以根本上就會避免讓你們有機會作這件事。另外就是戲裡面的記者看起來好像無所畏懼,他說歷經過戒嚴時代,每個人心裡有個小警總,所以他們即使想要報一些比較突破尺寸的事情,都要百般小心,演員並沒有把那種時代氣氛給演出來。強調警總是黑化王聰明,不是只會無腦動手的技安。

「小蜜蜂」出自野百合

楚長青(影射郝柏村)上任的時候,有抗議說反對軍人干政。閃光說那個年代有小蜜蜂,會到處噴漆,像反對軍人干政,他以前確實在路上有看過。

關於小蜜蜂的紀錄可以參考以下兩篇
學者從政 郝小子不忍父孤單

曾經他是被街上「小蜜蜂」四處噴漆反對「軍人干政」的行政院長,是威權體制時代遺留的軍事強人。

看見野百合學運世代崛起

野百合學運後,學運團體也達成校際間合作的共識,成立了「全國學生運動聯盟」(簡稱「全學聯」)。全學聯、教授、社運人士和民進黨,於是在五月策劃了一波又一波的「反軍人干政」的遊行抗爭活動。5月5日起,憤怒的「全國學生聯盟」再度集結中正紀念堂,全學聯並派出「小蜜蜂」特攻隊,這是學生一種新型態的抗爭方式,在台北街頭以「噴漆」方式宣傳學生的想法,這場「遍地烽火」抗爭方式,讓警方疲於奔命,這些小蜜蜂也曾經遭到情治人員的毆打。他們同時也抗議電視台與部份報紙媒體,封鎖學運的消息。

所以難怪318之後很多社運活動,會把做社運宣傳的這些社群稱為「小蜜蜂」由來在此。

民間的新聞印象「一百行動聯盟」大於獨台會案

劇中演到獨台會案有五個大學生被抓,閃光說那時候這件事不是新聞重點,因為那時候人被抓還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即使已經解嚴了。也因為不是新聞重點所以他其實毫無印象,反倒是因為此案後來而起訴求廢除刑法一百條的的一百行動聯盟,他們抗議很長的時間,在當時是很大的事情。戲裡面對這個運動的著墨很少,針對修法也只提到黎清波希望洪新介(影射時任民主進步黨主席黃信介)可以支持「修」而不是「廢」。

但其實一百行動聯盟反而才是促成廢除刑法一百條的關鍵開端。

根據這篇
臺灣民主運動小故事(二):「一百行動聯盟」末代國慶閱兵大典搗蛋計畫
裡面有提到

這個主要由知識份子主導的運動組織,幹過最「暴民」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在體制內的辦法走完以後,便對外宣布說要在當年的國慶典禮上,發動一場「反閱兵,廢惡法」的非暴力抗爭。這群平常溫文儒雅的讀書人並且明確宣示:只要刑法一百條立即修法的訴求未能得到回應,他們的行動「絕無妥協餘地」。

這個爆炸性的搗蛋宣言,引發了政府的高度緊張,特別因為閱兵這件事情,可能還會牽動到當時李登輝與郝柏村的政治鬥爭,連美國在臺協會都曾特別關切「一百行動聯盟」的行動,可見這個主意確實造成了相當程度的壓力。

閃光說他為這件事情很有印象。他說解嚴後的那個年代,各種實體抗議很多,每月都有不奇怪。因為以前沒網路,要支持就是得要上街。但那時候新聞也不像現在整天都可以播,新聞畫面很有限。但那個年代水車跟警察打人並不奇怪。去參與抗議的人,也都有心裡準備會被警察抓到很遠的地方丟包。他朋友以前就曾經被抓到現在士林天文台那裡附近丟包。說走了好幾個小時才回到家。

解嚴後的警察打人與水車驅離

318的時候,很多小朋友對人會被警察打噴水車感到很驚訝。他說為什麼要那麼驚訝?這以前就發生過了。然後提到520農民運動。

520農民運動wiki

發生在1988。所以這不在國際橋牌社演的時間軸內(他們是從1990開始寫)。不過在社運史上,這是台灣解嚴後首次爆發激烈警民衝突的社會群眾運動,發生於1988年5月20日李登輝任內。

那時候抗議多激烈呢?可以看這系列新聞影像紀錄

這裡有鎮暴警察與水車驅逐民眾

上述系列影片看下來也會發現到幾件事,例如民進黨當時都有參與。新聞畫面帶過去有時候會帶到他們的「戰車」跟旗子。但報導本身完全不會提到他們。簡單來說就時不會讓你有讓大家知道你是誰的機會。

另外大家可以注意看新聞旁邊講話的是誰:p
就是年輕時候的彭文正。

野百合學運與山中傳奇

劇裡面有演到野百合學運。閃光說其實野百合最開始沒有什麼媒體報導的。但因為當時的國代們自己想延長任期。這是「山中傳奇」事件。大家不爽後開始有媒體報導野百合集結,之後人才變多。

為什麼叫「山中傳奇」可以參考這篇
遙想當年台灣的「山中傳奇」(管仁健/著)

所謂「山中傳奇」,原本是知名華人導演胡金銓的一部電影,但多少年下來,台灣媒體都習慣用「山中傳奇」來形容國民大會,因為國民大會總是在陽明山硫磺氣飄渺的中山樓開會。

郝柏村的治安內閣與六年國建

劇中楚長青上任後,說定位為治安內閣。閃光說治安內閣的部分在新聞曝光上他沒有什麼印象,但倒是對六年國建很有印象。郝柏村一上去就推六年國建。而郝柏村當行政院長的時候,新聞都報郝柏村,幾乎沒提李登輝。後來換成連戰之後,才變成都報導總統李登輝而比較少提到行政院長。

台灣的民主之路,李登輝確實功勞很大。不過以國際橋牌攝取的點,其實在這部分的著墨反而是不多的。想看更詳細的介紹可以看【台灣民主化之路】

寫的很亂…不過先寫到這。下一篇會針對劇中有提到的一些其他社會事件條列介紹。

政治名人關鍵字搜尋量分析:蔡英文、陳時中、唐鳳、吳斯懷

做完前一篇朋友留言說可以做陳時中,覺得是好點子。然後我想到唐鳳前陣子網路上也很紅。我自己跟朋友作國會監督,朋友做很多吳斯懷的影片。所以想說那就拿這四個人的搜尋趨勢跟數字來看看。

要找每日搜尋資料先從google趨勢來看看。以下圖表點擊圖片可看大圖。

一年每週搜尋熱度趨勢 2019/3/24~2020/3/21

因為時間拉比較長,所以google趨勢上每一個點的數字是一週的搜尋量熱度。

  1. 選後蔡英文搜尋量就下降到低點,這很正常,畢竟選完了。平常大家沒事不會一直搜總統。
  2. 陳時中2/1以前沒人知道,2/2~2/8搜尋到達高點。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常態開記者會。
  3. 唐鳳1/19~1/25開始出現搜尋量,3/1~3/7搜尋量開始拉高。1月底發生什麼事情我現在不太知道。但3月主要應該是口罩2.0,還有日本電視台報導唐鳳等等,有媒體報導以後就拉高搜尋量。
  4. 吳斯懷列入國民黨不分區名單,選舉時吳斯懷被民進黨多位立委拿出來提及,網路也一片撻伐。所以那時候有搜尋熱度。

90天每日搜尋熱度趨勢 2019/12/22~2020/3/19

這張只是保留一下資料。但因為90天的資料是以每日作為計算。所以可以看到陳時中搜尋量會隨著記者會提供的資訊上下起伏。然後吳斯懷搜尋熱度高的時間也是在1月選完那段時間。

30天每日搜尋熱度趨勢 2020/1/22~2020/3/22

這張跟90天差異不大,不過因為沒有蔡英文當選那一天的資料了,所以可以更清楚看到選後搜尋熱度的差異。很明顯可以看到幾個趨勢:

  1. 陳時中從 2/4 開始每天的搜尋量都比蔡英文多。
  2. 唐鳳從3/1開始搜尋量持續上升,也比蔡英文多。
  3. 吳斯懷選後搜尋熱度下降,後來因為書面質詢提到『批總統蔡英文對外媒表示「中國若武力進犯台灣,台灣對戰爭也有所準備」是在挑釁中國政府』,2/20被罵很慘所以有個突起的搜尋熱點。

然後使用 https://keywordtool.io/ 撈搜尋數據,計算關連關鍵字跟姓名比。那個我懶得把報表整理線上版惹,相信的就相信不相信的就算惹XD

姓名搜尋量(2019/3~2020/2,每月總計)

  1. 去年是選舉期間,蔡英文搜尋量最高,不意外。但選完的2月掉下來,雖然跟其他人比還是高但落差就沒那麼大了。
  2. 陳時中從2月起搜尋量大增。符合前面搜尋趨勢所顯示。

姓名關連字搜尋量(2019/3~2020/2,每月總計)

  1. 去年是選舉期間,蔡英文搜尋量最高,不意外。選完2月也是掉下來,趨勢跟姓名搜尋量一致。
  2. 姓名關連字搜尋量高低分別是 陳時中>蔡英文>唐鳳>吳斯懷 。此排序與搜尋量也是一致的。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2019/3~2020/2,每月總計)

  1. 蔡英文的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明顯還是以其他人高很多。即使2月也是。
  2. 陳時中的搜尋量雖然在二月大幅攀升,但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變化卻不大,最高18.75%。大多數都在9~13%之間。
  3. 唐鳳複合字搜尋占比最高14.79%。大多數在6.9~11%之間。目前沒有三月的資料,後面可以觀察三月的變化。
  4. 吳斯懷複合字搜尋占比最高9.59%。大多數在2.2~9%之間。

小結

  1. 總統層級的政治人物,在非選舉時間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 還是可以到 20%以上(以 https://keywordtool.io/ 撈搜尋數據為準)
  2. 一般政治名人的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在有名跟沒名時差異沒有那麼大。即使當月搜尋量大增,占比雖然可能隨之提升,但變化程度還是維持穩定,不會像總統的變化那麼劇烈。

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追蹤紀錄

從google趨勢看,韓國瑜搜尋熱終於在二月之後恢復到正常狀態惹。

在去年12月我寫過一篇「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柯文哲的搜尋量比韓國瑜更奇怪?」

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柯文哲的搜尋量比韓國瑜更奇怪?

那時候追蹤的是2018/12~2019/11的數據。

現在選完兩個月了,理論上應該大家的數據都會有變動,因為不再是選前那個情況了,所以再來追蹤一年的數字觀察有什麼變化。

不過因為使用的工具跟上次有不同,上次搜尋量的部分我是直接從 google ads 撈的,這次因為我手上有的 google ads 帳戶都沒有下廣告了,無法查搜尋量。所以我直接付費使用 https://keywordtool.io/ ,比對有重複的前半年區間趨勢差不多,但兩者數字上有蠻大的差異,所以無法直接拿數值跟上次作比較。

理論上這工具他應該數字也是從 google 透過 api 拉過來的,但至於為什麼數字的差異有點大,這點我無法探究原因。

也因為數值無法直接做比較,所以這篇主要只講趨勢變化的部分。

數據報表的部分,有興趣的可以到這裡觀看。以下圖表點擊圖檔可以看原始大圖。

名字總搜尋量

2019年10月 – 2019年11月 名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google ads 撈取)

2019年3月 – 2020年2月 名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keywordtool.io 撈取)

  1. 選前「韓國瑜」的搜尋量一直在不正常的高點。2020年1月選舉結束後,2020年2月數字驟降。應該是反正已經沒選上了,網路水軍就都撤退了。
  2. 「蔡英文」的搜尋量只有在2020年1月選舉月時大幅攀升。2020年2月驟降。
  3. 「宋楚瑜」的搜尋量在正式宣佈選舉後,2019年11月~2020年1月明顯比更之前搜尋量有大幅的增加。

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

2019年10月 – 2019年11月 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google ads 撈取)

2019年3月 – 2020年2月 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keywordtool.io 撈取)

  1. 2019年4月之前「韓國瑜」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比蔡英文略高,但多出來的幅度沒有名字總搜尋量多的那麼誇張。但2019年4月之後也大幅拉高。2019年6月來到第一波高點,這個月有多場造勢大會。整體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高出其他候選人很多。
  2. 「蔡英文」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從2019年3月起也開始緩步上升,2019年9月因為論文事件大幅拉高。後面因進入選戰一直維持在相對高的搜尋量,2020年1月到達最高點。2020年2月驟降。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

2019年10月 – 2019年11月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搜尋量數字由 google ads 撈取)

2019年3月 – 2020年2月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搜尋量數字由 keywordtool.io 撈取)

2019年4月之前,韓國瑜跟柯文哲的複合字占比都明顯偏低。連宋楚瑜的占比都比他們高。2019年7月之後,除了郭台銘因國迷檔初選落敗,搜尋占比走勢往下,韓國瑜,蔡英文,宋楚瑜搜尋占比都呈現持平往上的趨勢。柯文哲的複合字占比在這時候都還是偏低。選後2020年2月,除了郭台銘因為口罩所以搜尋占比拉高,其他人的複合字搜尋總和占比都下降。

沒啥驚人結論。之後大概就是半年一年追蹤一次這樣。要長期追蹤的原因是這樣才能建立出有沒有「大量中國網軍介入」的標準線。所以必須要在非選舉的時候就要收集資料,因為這時候相對是網軍介入最少的時候。而且至少一年要次,這樣才能撈到那一年有的姓名關連搜尋關鍵字資料。

然後可能要控制都用同樣的管道取得數據,這樣才能把之後的跟之前比較。但 https://keywordtool.io/ 顯示的資料跟 google ads 差異真的有點大,這讓我真的蠻意外的…

Youtube 與 Facebook 使用族群觀察

看YT數據發現一個很有趣的趨勢,簡單寫起來分享一下。不過因為是人家營業的東西就不方便放圖啦。

手上有兩個代操頻道,人數一個兩萬多一個三萬多,兩個內容調性差異頗大,但都有一樣的趨勢。就是從2019年開始。Youtube 使用者45~54,55~64,65歲以上三個年齡族群。有大量的增加。

我本來在想是不是年齡位移。但因為增加的幅度跟2018比很大,而且三萬多人的頻道在這三個年齡比例增長都是過去的2倍。兩萬多的頻道在65歲以上甚至增長到將近3倍。兩個頻道在這三個年齡層增加的比例差異有點大,所以這個就無法單純用位移來解釋。

然後我用這兩個 Youtube 頻道對應的 Facebook 粉專看年齡分布。FB 的年齡分布主要一直都在18~24,25~35,35~44為最大宗。45以上就會驟降。以前看一直都是如此,現在看也還是一樣沒有特別的變化。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1. 對45歲以上來說,YT進入門檻比FB低
  2. 如果你的受眾是銀髮,要做YT不是FB,如果你的受眾是銀髮族的小孩。那還是FB。
  3. YT的使用者年齡分布比FB來的平均

或許可以這樣解釋:比較喜歡在社群平台主動分享的年齡還是以18~44為主。如果不是喜歡主動分享的就不會想用。但YT只是看影片,比較像電視,不分享也無所謂,所以使用年齡分布會比較廣。

那為什麼是2019年突然倍數成長?有一個可能的原因:小孩帶父母用手機看影片的「教育」到一個程度了,當用手機看影片的人變多,也會帶動整個族群(朋友跟朋友說)的使用行為改變,所以2019大爆發。

一些記錄

最近因為發生了一件事,讓某人終於有機會公開切割。我覺得也好。

但也因為這樣,既然都已經切割了,我來整理一下以前發生的事情也不為過吧。我就不提名字了,反正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也沒必要知道。

「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原本是從1985公民行動聯盟裡面某人想出來的,這是2014年7月的事情,那時候曾經募集到不少志工,用google表單回報立委資訊,然後有會影片編輯的志工剪片。後期因為裡面的核心成員因為有各自關注的事情,逐漸就失去了凝聚力。

所以某人後來在1985裡面找了幾個還願意做這個計畫的人出來。然後我們這幾個還有戰力做事的人,在2014/9的時候我們就弄了幾個粉專,包括公民廟口,蒂瑪小姐咖啡館。這兩個是比較主要有維持頻率在產出的粉專。同時因為我自己是網頁設計背景,就想說以前透過表單回報的形式可以平台化,所以把機制規劃成網站,跟其他志工合作開發,當然我自己也是志工。國會調查兵團網站在 2015/2 時上線。

在這時候這幾個有戰力的人當然為了溝通方便有拉小群。本篇文章後面我就簡稱這個小群為「核心」。

2014/9~2015/10 這段時間,某人在裡面的角色,大部分就是嘴巴說說。然後實際執行其實是其他人比較多。但這也沒什麼關係,畢竟有的人就是善於想點子,大家都是志工,我們也沒有要計較什麼。反正自己甘願做就沒什麼好抱怨的。

但是從 2015/11 開始,那時候國會調查兵團參與了包括島國前進、人民作主、割闌尾主辦的「還權於民」的活動。那個時候狀況就很明顯,例如我們跟著其他團體一起去路上發傳單,或是去當時在永和暫時租借的一個空間做實體宣講活動的時候。都只有我跟另外一個夥伴去。這種要出去行動的活動,某人是絕對沒興趣去摻一腳的。叫他開會可以,但他也只想開會。

這段時間還曾經發生一件很白癡的事情,就是當時我們幾個團體約說要上街巡講發傳單,要從哪裡走到哪裡,區域我記得大概是在南勢角延伸範圍。一開始他就說他有事不參加。兵團就我跟夥伴一起去,當然還有其他團的其他人。走著走著。結果在某個紅綠燈路口。有人突然說「OO,你怎麼在這?」原來某人正騎著機車帶他女友不知道要去哪,但就這麼巧剛好停在那個路口,又這麼巧我們的隊伍在那個時間點經過那裡,又那麼巧的被人認出來。

總之從那時候開始,很多東西就只是不說破而已。但沒有嚴重到要撕破臉,所以事情也就這樣。反正我跟夥伴我們作我們的。

然後當時我已經跟某人在同公司工作。當時我是負責某個專案的資料耙梳。也支援一些有的沒的,例如當時網站開場動畫,讓靜態漫畫動起來就是我處理的。

老實說,在志工團體內我的容許度是比較高的,我覺得大家反正都沒拿錢,就是愛做就做,不想做也無所謂。即使你是發起人我還是一樣用這個標準在看待,並不會特別用高標準檢視。但面對工作,我的標準是不同的。在公司裡面,跟某人有很多工作上的不愉快。

舉個印象最深刻的例子,那時候立委選舉,說要跟立委收類似承諾書的文件。某人用大量個email寄送。然後在那裡說回覆率很低怎麼辦。後來找我說我們分配立委的電話一人一半,直接打電話去請他們填寫。我也說好。

但是重點來了。某人在那之後每幾天就要問我打電話了沒,但他自己也一通沒打,就是只會來催我。

我想說要打就來打。最後是我花兩三天把所有電話打完,他一通也沒打。而且他還會在我打的時候聽我講什麼,然後結束後再來「糾正」我應該怎麼說。這個人好為人師就是這樣難看。

當時我想,大家電子訊息的可能會已讀不回,那我就打去,先問有沒有收到,沒收到就說我傳真過去好嗎?我的想法很簡單,這種狀況下對方很難拒絕我,通常會說好。等我傳真後再打一通確認。後來承諾書的問卷回收率就大大提升。某人偷聽我講電話後還質疑我為什麼要那麼麻煩。自己一通都不打根本不知道會面對什麼狀況到底是有什麼資格質疑我?

然後某人只會在臉書抱怨說這樣很不環保。

另外比較大不愉快的事情,是我當時在某公司作的一個專案,那時候進行到wireframe階段,後面沒資源開發所以要不要繼續做公司舉棋不定。後來有機會申請到一個補助案,公司想說提看看。這個過程從開始我就被某人弄。當時因為我是兼職,不是每天去辦公室,所以一開始老闆說找這種幫忙寫補助案的顧問公司來我們公司談的那天我不在。後來他們談的結果是我手上的這個專案最適合來寫這個補助案。

好。雖然我沒有參與開會,但畢竟是要用我這個專案來寫補助案,那理論上從前期準備就可以直接pass給我了對吧?

不是,某人就愛寫。在那階段要先寫提案簡報,還不用到企劃書,但提案簡報時結案的KPI就要先寫出來,某人就自己寫,而且過程根本沒找我討論過。

然後到了提案過了,要開始整理企劃書有更多文書工作的時候。我這時候看狀況不對,因為明顯這專案後來執行應該要我來,因為我最清楚狀況,但某人要掛一個聯絡人在那裡,我覺得不妙。當然那時候我跟某人關係已經沒多好。我那時候就在臉書上寫說,如果有人要當聯絡人,那就是從現的文出處理跟到時候專案執行整理等等就自行負責。

這時候就神奇了,某人就「主動」去跟老闆說啊這個專案應該要給Joy弄比較好。

說到底還是那個只想出嘴不想做事的狀態而已。所以掛名很樂意,要做實事的時候就推遠遠。基本上因為中間已經經歷過很多事情,我早就不可能對他有多少「善意」解讀。

後面的狀況就是到了要努力達成KPI的部分,裡面有一項是要找50家簽合作備忘錄。這當初就是他們定的。會議上講得很好聽,大家可以幫忙啊。某人說他可以簽七八份沒問題的。最後其實他只給了三份。而且我因為聯絡兩個團體一直沒有得到回覆,我也知道那兩個團體跟他關係還不錯,請他幫忙。他都是已讀不回。

這段時間,我雖然討厭這個人。但是在工作上我可以小部分協助的我不會說不肯。他們那時候辦願景工作坊要找藝術表演類的人來參與,我還介紹了朋友過去。

某人一直覺得我是因為他不弄兵團所以恨他。他真的徹徹底底的搞錯了,我完全不在乎他不弄兵團,反正那裡我跟夥伴自己弄得開心就好。我對他徹底失望完全是一起工作以後的事情。

我只能說,對這個人,我已經仁至義盡。在還是志工時期,我可能是跟著他做兵團的志工裡面最相信也最挺他的人。中間曾經經歷一些風雨我甚至還幫他約大家的時間出來讓他好好講。但經歷這麼多年,一個人是怎樣的人,最終還是會看得出來。

所以因為近期的事情,某人在臉書上公告說他三年前就退出的時候,我真心覺得可笑。丞相真的很擅長看時程呢,切割都要挑好時機切割的正氣凜然,這點從以前到現在從沒變過。實際上他根本從2015年年底開始就是站著毛坑不拉屎的狀態,他自己根本也沒有主動表示我不做了我退出好了,從頭到尾只是我們對他客氣沒有要把他踢出去而已。而且中間還有一個插曲,我現在忘了是在哪一年,因為某事直球對決,當時我就直說你無力參與就承認就好,他被刺到還非常的不高興,聲稱他手上的人脈現在雖然沒有直接幫助但未來未有幫助云云。後來正式踢出去的時候,他還跟夥伴抱怨說我們只是要他的人脈。對照那時候我在某公司的計畫案50份合作備忘錄的KPI有30幾份合作備忘錄都是我陌生開發出來的,某人這句話在我聽來整個黑人問號。

從2015年到現在,不管是募資還是內容經營,都是我跟夥伴努力撐下去的。

然後來講這個三年前。那時候與其說是他退出。不如說是我那時候已經從核心另外再拉出小群了。因為本來在運作的就只有我們幾個人。那時候找了一個適當的時機,原本的核心群我把其他人都踢掉,最後我自己退群,留他自己一個人在裡面。

但是因為我們跟志工們本來就有一個大群在討論,那裡比較都是討論議題。那個群在當時他都還在裡面,他也未曾主動退出。這個我是一直到2018年8月左右,才透過群組整理把他踢出去。

這篇只是留個記錄。

這幾年做這些事,真的看清了很多人跟事。到頭來我只想說,很多事,真的對的起自己就好了。然後小心那些嘴巴很會講的人,要看看他們做了什麼行動,不要只聽他們吹。

吃蒟蒻麵的心得:旭家蒟蒻麵 vs. iFit微卡蒟蒻麵

目前吃過兩個牌子,一個是旭家蒟蒻麵,一個是iFit微卡蒟蒻麵。

旭家的蒟蒻麵比較傳統,就是你看得出來他是蒟蒻只是做成麵的形狀。然後一樣泡在鹼水裡面要冷藏保存。iFit特色是他們說用新技術所以可以常溫保存,也沒有泡在鹼水裡面。

旭家蒟蒻麵要煮熟,iFit可以直接食用。兩者的設計是給不同的TA。旭家是給可以在家煮的人,要什麼口味自己要另外煮菜煮湯。iFit則是給在外工作加熱只能用微波爐、熱水泡麵的人,所以附有口味醬包。所以平均起來iFit的會比較貴。iFit一份135克重約75元。旭家一份重約300克68元。

我之前先吃旭家覺得一份300克以一餐的量來說略多,加上其他配菜我大概只能吃250克左右,就是會剩一點點。吃iFit就會覺得這份量對我來說太少了,要飽足一點得吃兩包,真的是只適合少量多餐或是小鳥味的人吃。

旭家就是傳統蒟蒻,iFit比較妙的是他訴求可以直接食用,顏色有幾個口味還做的跟油麵很像,黃黃的那樣。打開的時候會聞到一個味道,鹼粽的味道。對,就是端午節小小黃黃要沾砂糖吃的那種鹼粽的味道,所以我猜他的製程可能有融合鹼粽製作的方式。但因為他有附調味包拌醬,拌醬調味過後就聞不太到鹼粽的味道了。

旭家的口感,就很蒟蒻,比較有蒟蒻的那種彈性。iFit吃起來比較脆一點。兩者味道都還行。

因為可以在家煮,iFit就當嚐鮮,以後想吃還是會買旭家。但我覺得以在外上班族來說iFit蒟蒻麵確實還不錯,可以常溫保存,所以可以買幾包放辦公室。但男生可能就不太適合,因為份量真的有點少,男生要吃飽我覺得至少要2~3包吧,這樣費用算下來就不太划算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