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名人關鍵字搜尋量分析:蔡英文、陳時中、唐鳳、吳斯懷

做完前一篇朋友留言說可以做陳時中,覺得是好點子。然後我想到唐鳳前陣子網路上也很紅。我自己跟朋友作國會監督,朋友做很多吳斯懷的影片。所以想說那就拿這四個人的搜尋趨勢跟數字來看看。

要找每日搜尋資料先從google趨勢來看看。以下圖表點擊圖片可看大圖。

一年每週搜尋熱度趨勢 2019/3/24~2020/3/21

因為時間拉比較長,所以google趨勢上每一個點的數字是一週的搜尋量熱度。

  1. 選後蔡英文搜尋量就下降到低點,這很正常,畢竟選完了。平常大家沒事不會一直搜總統。
  2. 陳時中2/1以前沒人知道,2/2~2/8搜尋到達高點。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常態開記者會。
  3. 唐鳳1/19~1/25開始出現搜尋量,3/1~3/7搜尋量開始拉高。1月底發生什麼事情我現在不太知道。但3月主要應該是口罩2.0,還有日本電視台報導唐鳳等等,有媒體報導以後就拉高搜尋量。
  4. 吳斯懷列入國民黨不分區名單,選舉時吳斯懷被民進黨多位立委拿出來提及,網路也一片撻伐。所以那時候有搜尋熱度。

90天每日搜尋熱度趨勢 2019/12/22~2020/3/19

這張只是保留一下資料。但因為90天的資料是以每日作為計算。所以可以看到陳時中搜尋量會隨著記者會提供的資訊上下起伏。然後吳斯懷搜尋熱度高的時間也是在1月選完那段時間。

30天每日搜尋熱度趨勢 2020/1/22~2020/3/22

這張跟90天差異不大,不過因為沒有蔡英文當選那一天的資料了,所以可以更清楚看到選後搜尋熱度的差異。很明顯可以看到幾個趨勢:

  1. 陳時中從 2/4 開始每天的搜尋量都比蔡英文多。
  2. 唐鳳從3/1開始搜尋量持續上升,也比蔡英文多。
  3. 吳斯懷選後搜尋熱度下降,後來因為書面質詢提到『批總統蔡英文對外媒表示「中國若武力進犯台灣,台灣對戰爭也有所準備」是在挑釁中國政府』,2/20被罵很慘所以有個突起的搜尋熱點。

然後使用 https://keywordtool.io/ 撈搜尋數據,計算關連關鍵字跟姓名比。那個我懶得把報表整理線上版惹,相信的就相信不相信的就算惹XD

姓名搜尋量(2019/3~2020/2,每月總計)

  1. 去年是選舉期間,蔡英文搜尋量最高,不意外。但選完的2月掉下來,雖然跟其他人比還是高但落差就沒那麼大了。
  2. 陳時中從2月起搜尋量大增。符合前面搜尋趨勢所顯示。

姓名關連字搜尋量(2019/3~2020/2,每月總計)

  1. 去年是選舉期間,蔡英文搜尋量最高,不意外。選完2月也是掉下來,趨勢跟姓名搜尋量一致。
  2. 姓名關連字搜尋量高低分別是 陳時中>蔡英文>唐鳳>吳斯懷 。此排序與搜尋量也是一致的。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2019/3~2020/2,每月總計)

  1. 蔡英文的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明顯還是以其他人高很多。即使2月也是。
  2. 陳時中的搜尋量雖然在二月大幅攀升,但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變化卻不大,最高18.75%。大多數都在9~13%之間。
  3. 唐鳳複合字搜尋占比最高14.79%。大多數在6.9~11%之間。目前沒有三月的資料,後面可以觀察三月的變化。
  4. 吳斯懷複合字搜尋占比最高9.59%。大多數在2.2~9%之間。

小結

  1. 總統層級的政治人物,在非選舉時間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 還是可以到 20%以上(以 https://keywordtool.io/ 撈搜尋數據為準)
  2. 一般政治名人的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在有名跟沒名時差異沒有那麼大。即使當月搜尋量大增,占比雖然可能隨之提升,但變化程度還是維持穩定,不會像總統的變化那麼劇烈。

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追蹤紀錄

從google趨勢看,韓國瑜搜尋熱終於在二月之後恢復到正常狀態惹。

在去年12月我寫過一篇「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柯文哲的搜尋量比韓國瑜更奇怪?」

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柯文哲的搜尋量比韓國瑜更奇怪?

那時候追蹤的是2018/12~2019/11的數據。

現在選完兩個月了,理論上應該大家的數據都會有變動,因為不再是選前那個情況了,所以再來追蹤一年的數字觀察有什麼變化。

不過因為使用的工具跟上次有不同,上次搜尋量的部分我是直接從 google ads 撈的,這次因為我手上有的 google ads 帳戶都沒有下廣告了,無法查搜尋量。所以我直接付費使用 https://keywordtool.io/ ,比對有重複的前半年區間趨勢差不多,但兩者數字上有蠻大的差異,所以無法直接拿數值跟上次作比較。

理論上這工具他應該數字也是從 google 透過 api 拉過來的,但至於為什麼數字的差異有點大,這點我無法探究原因。

也因為數值無法直接做比較,所以這篇主要只講趨勢變化的部分。

數據報表的部分,有興趣的可以到這裡觀看。以下圖表點擊圖檔可以看原始大圖。

名字總搜尋量

2019年10月 – 2019年11月 名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google ads 撈取)

2019年3月 – 2020年2月 名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keywordtool.io 撈取)

  1. 選前「韓國瑜」的搜尋量一直在不正常的高點。2020年1月選舉結束後,2020年2月數字驟降。應該是反正已經沒選上了,網路水軍就都撤退了。
  2. 「蔡英文」的搜尋量只有在2020年1月選舉月時大幅攀升。2020年2月驟降。
  3. 「宋楚瑜」的搜尋量在正式宣佈選舉後,2019年11月~2020年1月明顯比更之前搜尋量有大幅的增加。

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

2019年10月 – 2019年11月 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google ads 撈取)

2019年3月 – 2020年2月 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搜尋量數字由 keywordtool.io 撈取)

  1. 2019年4月之前「韓國瑜」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比蔡英文略高,但多出來的幅度沒有名字總搜尋量多的那麼誇張。但2019年4月之後也大幅拉高。2019年6月來到第一波高點,這個月有多場造勢大會。整體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高出其他候選人很多。
  2. 「蔡英文」名字關連字總搜尋量從2019年3月起也開始緩步上升,2019年9月因為論文事件大幅拉高。後面因進入選戰一直維持在相對高的搜尋量,2020年1月到達最高點。2020年2月驟降。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

2019年10月 – 2019年11月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搜尋量數字由 google ads 撈取)

2019年3月 – 2020年2月 複合字搜尋總和 / 單獨名字 占比(搜尋量數字由 keywordtool.io 撈取)

2019年4月之前,韓國瑜跟柯文哲的複合字占比都明顯偏低。連宋楚瑜的占比都比他們高。2019年7月之後,除了郭台銘因國迷檔初選落敗,搜尋占比走勢往下,韓國瑜,蔡英文,宋楚瑜搜尋占比都呈現持平往上的趨勢。柯文哲的複合字占比在這時候都還是偏低。選後2020年2月,除了郭台銘因為口罩所以搜尋占比拉高,其他人的複合字搜尋總和占比都下降。

沒啥驚人結論。之後大概就是半年一年追蹤一次這樣。要長期追蹤的原因是這樣才能建立出有沒有「大量中國網軍介入」的標準線。所以必須要在非選舉的時候就要收集資料,因為這時候相對是網軍介入最少的時候。而且至少一年要次,這樣才能撈到那一年有的姓名關連搜尋關鍵字資料。

然後可能要控制都用同樣的管道取得數據,這樣才能把之後的跟之前比較。但 https://keywordtool.io/ 顯示的資料跟 google ads 差異真的有點大,這讓我真的蠻意外的…

Youtube 與 Facebook 使用族群觀察

看YT數據發現一個很有趣的趨勢,簡單寫起來分享一下。不過因為是人家營業的東西就不方便放圖啦。

手上有兩個代操頻道,人數一個兩萬多一個三萬多,兩個內容調性差異頗大,但都有一樣的趨勢。就是從2019年開始。Youtube 使用者45~54,55~64,65歲以上三個年齡族群。有大量的增加。

我本來在想是不是年齡位移。但因為增加的幅度跟2018比很大,而且三萬多人的頻道在這三個年齡比例增長都是過去的2倍。兩萬多的頻道在65歲以上甚至增長到將近3倍。兩個頻道在這三個年齡層增加的比例差異有點大,所以這個就無法單純用位移來解釋。

然後我用這兩個 Youtube 頻道對應的 Facebook 粉專看年齡分布。FB 的年齡分布主要一直都在18~24,25~35,35~44為最大宗。45以上就會驟降。以前看一直都是如此,現在看也還是一樣沒有特別的變化。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1. 對45歲以上來說,YT進入門檻比FB低
  2. 如果你的受眾是銀髮,要做YT不是FB,如果你的受眾是銀髮族的小孩。那還是FB。
  3. YT的使用者年齡分布比FB來的平均

或許可以這樣解釋:比較喜歡在社群平台主動分享的年齡還是以18~44為主。如果不是喜歡主動分享的就不會想用。但YT只是看影片,比較像電視,不分享也無所謂,所以使用年齡分布會比較廣。

那為什麼是2019年突然倍數成長?有一個可能的原因:小孩帶父母用手機看影片的「教育」到一個程度了,當用手機看影片的人變多,也會帶動整個族群(朋友跟朋友說)的使用行為改變,所以2019大爆發。

一些記錄

最近因為發生了一件事,讓某人終於有機會公開切割。我覺得也好。

但也因為這樣,既然都已經切割了,我來整理一下以前發生的事情也不為過吧。我就不提名字了,反正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也沒必要知道。

「國會調查兵團」計畫原本是從1985公民行動聯盟裡面某人想出來的,這是2014年7月的事情,那時候曾經募集到不少志工,用google表單回報立委資訊,然後有會影片編輯的志工剪片。後期因為裡面的核心成員因為有各自關注的事情,逐漸就失去了凝聚力。

所以某人後來在1985裡面找了幾個還願意做這個計畫的人出來。然後我們這幾個還有戰力做事的人,在2014/9的時候我們就弄了幾個粉專,包括公民廟口,蒂瑪小姐咖啡館。這兩個是比較主要有維持頻率在產出的粉專。同時因為我自己是網頁設計背景,就想說以前透過表單回報的形式可以平台化,所以把機制規劃成網站,跟其他志工合作開發,當然我自己也是志工。國會調查兵團網站在 2015/2 時上線。

在這時候這幾個有戰力的人當然為了溝通方便有拉小群。本篇文章後面我就簡稱這個小群為「核心」。

2014/9~2015/10 這段時間,某人在裡面的角色,大部分就是嘴巴說說。然後實際執行其實是其他人比較多。但這也沒什麼關係,畢竟有的人就是善於想點子,大家都是志工,我們也沒有要計較什麼。反正自己甘願做就沒什麼好抱怨的。

但是從 2015/11 開始,那時候國會調查兵團參與了包括島國前進、人民作主、割闌尾主辦的「還權於民」的活動。那個時候狀況就很明顯,例如我們跟著其他團體一起去路上發傳單,或是去當時在永和暫時租借的一個空間做實體宣講活動的時候。都只有我跟另外一個夥伴去。這種要出去行動的活動,某人是絕對沒興趣去摻一腳的。叫他開會可以,但他也只想開會。

這段時間還曾經發生一件很白癡的事情,就是當時我們幾個團體約說要上街巡講發傳單,要從哪裡走到哪裡,區域我記得大概是在南勢角延伸範圍。一開始他就說他有事不參加。兵團就我跟夥伴一起去,當然還有其他團的其他人。走著走著。結果在某個紅綠燈路口。有人突然說「OO,你怎麼在這?」原來某人正騎著機車帶他女友不知道要去哪,但就這麼巧剛好停在那個路口,又這麼巧我們的隊伍在那個時間點經過那裡,又那麼巧的被人認出來。

總之從那時候開始,很多東西就只是不說破而已。但沒有嚴重到要撕破臉,所以事情也就這樣。反正我跟夥伴我們作我們的。

然後當時我已經跟某人在同公司工作。當時我是負責某個專案的資料耙梳。也支援一些有的沒的,例如當時網站開場動畫,讓靜態漫畫動起來就是我處理的。

老實說,在志工團體內我的容許度是比較高的,我覺得大家反正都沒拿錢,就是愛做就做,不想做也無所謂。即使你是發起人我還是一樣用這個標準在看待,並不會特別用高標準檢視。但面對工作,我的標準是不同的。在公司裡面,跟某人有很多工作上的不愉快。

舉個印象最深刻的例子,那時候立委選舉,說要跟立委收類似承諾書的文件。某人用大量個email寄送。然後在那裡說回覆率很低怎麼辦。後來找我說我們分配立委的電話一人一半,直接打電話去請他們填寫。我也說好。

但是重點來了。某人在那之後每幾天就要問我打電話了沒,但他自己也一通沒打,就是只會來催我。

我想說要打就來打。最後是我花兩三天把所有電話打完,他一通也沒打。而且他還會在我打的時候聽我講什麼,然後結束後再來「糾正」我應該怎麼說。這個人好為人師就是這樣難看。

當時我想,大家電子訊息的可能會已讀不回,那我就打去,先問有沒有收到,沒收到就說我傳真過去好嗎?我的想法很簡單,這種狀況下對方很難拒絕我,通常會說好。等我傳真後再打一通確認。後來承諾書的問卷回收率就大大提升。某人偷聽我講電話後還質疑我為什麼要那麼麻煩。自己一通都不打根本不知道會面對什麼狀況到底是有什麼資格質疑我?

然後某人只會在臉書抱怨說這樣很不環保。

另外比較大不愉快的事情,是我當時在某公司作的一個專案,那時候進行到wireframe階段,後面沒資源開發所以要不要繼續做公司舉棋不定。後來有機會申請到一個補助案,公司想說提看看。這個過程從開始我就被某人弄。當時因為我是兼職,不是每天去辦公室,所以一開始老闆說找這種幫忙寫補助案的顧問公司來我們公司談的那天我不在。後來他們談的結果是我手上的這個專案最適合來寫這個補助案。

好。雖然我沒有參與開會,但畢竟是要用我這個專案來寫補助案,那理論上從前期準備就可以直接pass給我了對吧?

不是,某人就愛寫。在那階段要先寫提案簡報,還不用到企劃書,但提案簡報時結案的KPI就要先寫出來,某人就自己寫,而且過程根本沒找我討論過。

然後到了提案過了,要開始整理企劃書有更多文書工作的時候。我這時候看狀況不對,因為明顯這專案後來執行應該要我來,因為我最清楚狀況,但某人要掛一個聯絡人在那裡,我覺得不妙。當然那時候我跟某人關係已經沒多好。我那時候就在臉書上寫說,如果有人要當聯絡人,那就是從現的文出處理跟到時候專案執行整理等等就自行負責。

這時候就神奇了,某人就「主動」去跟老闆說啊這個專案應該要給Joy弄比較好。

說到底還是那個只想出嘴不想做事的狀態而已。所以掛名很樂意,要做實事的時候就推遠遠。基本上因為中間已經經歷過很多事情,我早就不可能對他有多少「善意」解讀。

後面的狀況就是到了要努力達成KPI的部分,裡面有一項是要找50家簽合作備忘錄。這當初就是他們定的。會議上講得很好聽,大家可以幫忙啊。某人說他可以簽七八份沒問題的。最後其實他只給了三份。而且我因為聯絡兩個團體一直沒有得到回覆,我也知道那兩個團體跟他關係還不錯,請他幫忙。他都是已讀不回。

這段時間,我雖然討厭這個人。但是在工作上我可以小部分協助的我不會說不肯。他們那時候辦願景工作坊要找藝術表演類的人來參與,我還介紹了朋友過去。

某人一直覺得我是因為他不弄兵團所以恨他。他真的徹徹底底的搞錯了,我完全不在乎他不弄兵團,反正那裡我跟夥伴自己弄得開心就好。我對他徹底失望完全是一起工作以後的事情。

我只能說,對這個人,我已經仁至義盡。在還是志工時期,我可能是跟著他做兵團的志工裡面最相信也最挺他的人。中間曾經經歷一些風雨我甚至還幫他約大家的時間出來讓他好好講。但經歷這麼多年,一個人是怎樣的人,最終還是會看得出來。

所以因為近期的事情,某人在臉書上公告說他三年前就退出的時候,我真心覺得可笑。丞相真的很擅長看時程呢,切割都要挑好時機切割的正氣凜然,這點從以前到現在從沒變過。實際上他根本從2015年年底開始就是站著毛坑不拉屎的狀態,他自己根本也沒有主動表示我不做了我退出好了,從頭到尾只是我們對他客氣沒有要把他踢出去而已。而且中間還有一個插曲,我現在忘了是在哪一年,因為某事直球對決,當時我就直說你無力參與就承認就好,他被刺到還非常的不高興,聲稱他手上的人脈現在雖然沒有直接幫助但未來未有幫助云云。後來正式踢出去的時候,他還跟夥伴抱怨說我們只是要他的人脈。對照那時候我在某公司的計畫案50份合作備忘錄的KPI有30幾份合作備忘錄都是我陌生開發出來的,某人這句話在我聽來整個黑人問號。

從2015年到現在,不管是募資還是內容經營,都是我跟夥伴努力撐下去的。

然後來講這個三年前。那時候與其說是他退出。不如說是我那時候已經從核心另外再拉出小群了。因為本來在運作的就只有我們幾個人。那時候找了一個適當的時機,原本的核心群我把其他人都踢掉,最後我自己退群,留他自己一個人在裡面。

但是因為我們跟志工們本來就有一個大群在討論,那裡比較都是討論議題。那個群在當時他都還在裡面,他也未曾主動退出。這個我是一直到2018年8月左右,才透過群組整理把他踢出去。

這篇只是留個記錄。

這幾年做這些事,真的看清了很多人跟事。到頭來我只想說,很多事,真的對的起自己就好了。然後小心那些嘴巴很會講的人,要看看他們做了什麼行動,不要只聽他們吹。

吃蒟蒻麵的心得:旭家蒟蒻麵 vs. iFit微卡蒟蒻麵

目前吃過兩個牌子,一個是旭家蒟蒻麵,一個是iFit微卡蒟蒻麵。

旭家的蒟蒻麵比較傳統,就是你看得出來他是蒟蒻只是做成麵的形狀。然後一樣泡在鹼水裡面要冷藏保存。iFit特色是他們說用新技術所以可以常溫保存,也沒有泡在鹼水裡面。

旭家蒟蒻麵要煮熟,iFit可以直接食用。兩者的設計是給不同的TA。旭家是給可以在家煮的人,要什麼口味自己要另外煮菜煮湯。iFit則是給在外工作加熱只能用微波爐、熱水泡麵的人,所以附有口味醬包。所以平均起來iFit的會比較貴。iFit一份135克重約75元。旭家一份重約300克68元。

我之前先吃旭家覺得一份300克以一餐的量來說略多,加上其他配菜我大概只能吃250克左右,就是會剩一點點。吃iFit就會覺得這份量對我來說太少了,要飽足一點得吃兩包,真的是只適合少量多餐或是小鳥味的人吃。

旭家就是傳統蒟蒻,iFit比較妙的是他訴求可以直接食用,顏色有幾個口味還做的跟油麵很像,黃黃的那樣。打開的時候會聞到一個味道,鹼粽的味道。對,就是端午節小小黃黃要沾砂糖吃的那種鹼粽的味道,所以我猜他的製程可能有融合鹼粽製作的方式。但因為他有附調味包拌醬,拌醬調味過後就聞不太到鹼粽的味道了。

旭家的口感,就很蒟蒻,比較有蒟蒻的那種彈性。iFit吃起來比較脆一點。兩者味道都還行。

因為可以在家煮,iFit就當嚐鮮,以後想吃還是會買旭家。但我覺得以在外上班族來說iFit蒟蒻麵確實還不錯,可以常溫保存,所以可以買幾包放辦公室。但男生可能就不太適合,因為份量真的有點少,男生要吃飽我覺得至少要2~3包吧,這樣費用算下來就不太划算囉。

政治人物關鍵字搜尋量分析:柯文哲的搜尋量比韓國瑜更奇怪?

之前有做過總統候選人人名關鍵字搜尋量的分析(見:資訊戰真的存在嗎?從韓國瑜的搜尋量看資訊戰),這幾天我就在想,一般在做政治人名搜尋的時候,如果他今天真的是想針對這個人某個項目找資料,就有很大的可能會做複合關鍵字搜尋。例如搜「韓國瑜 行程」「蔡英文 民調」這類的關鍵字,所以我就在想,今天要操作關鍵字搜尋量,政治人名當然是最大宗,但也許不會刻意去操作這種很瑣碎的複合關鍵字。那我是否能從這種關鍵字的搜尋量去反推比較合理的搜尋量可能是什麼?

所以這篇文章的分析,有幾個假設是:

  1. 政治人物姓名(例如「蔡英文」),跟姓名相關的複合關鍵字搜尋總和(例如「蔡英文 行程」),存在某種合理比例分布關係。
  2. 如果複合關鍵字搜尋總和占政治人物姓名關鍵字搜尋量比例過低,那代表政治人物姓名的搜尋量可能有被操作的痕跡。

所以要做這樣的假設分析需要幾個資料

  1. 政治人物人名總搜尋量
  2. 政治人物人名複合關鍵字搜尋總搜尋量

1很簡單,只要在 google ads 關鍵字規劃工具,就可以取得每個月搜尋量級的數字,這裡我用「搜尋量級」的原因是,他提供的不是「精確的搜尋量數字」,所以那裡撈出來的數字結尾一定是0,但這個數字基本上已經讓你足以判斷這個關鍵字搜尋次數大概落在那個數字區間。

但是2要怎麼取得?因為這種關鍵字很細碎。我希望可以盡量收集所有這類的複合關鍵字。我後來用第三方工具 keywordtool 來找。取樣流程如下:

  1. https://keywordtool.io/ 輸入政治人物姓名,撈出政治人物相關搜尋字詞
  2. 到 google ads 的關鍵字規劃工具把字詞都丟進去,撈出12個月內具有搜尋量級資料,把沒有搜尋量級資料的字詞都刪除,只保留有搜尋量級的字詞。

可能有的人會覺得很奇怪,既然 keywordtool 查的到,那為什麼 google ads 的關鍵字規劃工具會沒有量級資料?這基本上有兩種可能性。

  1. 因為 keywordtool 查的到的資料是這個月的熱門搜尋字。所以每個月的熱門搜尋字都可能不同。更不要說複合關鍵字的差異會更大。
  2. 這關鍵字有人搜,但每個月的搜尋量低到還沒達到 google 關鍵字規劃工具統計的最低量級數量,所以就會顯示沒有數據。

總之用上述方法,我整理出這個大表格。裡面包含綜合比較,還有政治人物以及其複合關鍵字的搜尋量。有好幾個分頁,對數字有興趣的可以到這裡看,這裡就不貼了。

然後我挑選的標的分了四組

  1. 正式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韓國瑜、宋楚瑜
  2. 曾經可能的總統參選人:郭台銘、柯文哲
  3. 現任第三勢力立委,跟網路熱門立委新科參選人:黃國昌、吳怡農
  4. 現在立院三大政黨

比較需要解釋的是3。1跟2都算是「總統候選人」,所以是全國性知名的人物。但我也好奇網路熱門搜尋但知名度相對沒那麼高的政治人物,他們的這種關鍵字搜尋量分布會不會有所不同?所以拿時代力量最熱的黃國昌,還有近期網路崛起且很多網紅推薦的吳怡農來做比較。4的話單純是個人好奇,政黨跟人在搜尋量分析上是否有模式的差異。

複合關鍵字搜尋總量比較

(原始大圖)

複合關鍵字搜尋總量分析:韓國瑜與蔡英文的差異不大、柯文哲搜尋量持續走低

從上面這張表可以看得出來,如果排除單純姓名搜尋,只看複合關鍵字搜尋總量,其實韓國瑜與蔡英文的差異不大。然後兩者都會因為當月大事件,而搜尋量暴增。

  • 韓國瑜:5~7月搜尋量大增。這時候是國民黨初選。「韓國瑜民調」「韓國瑜造勢」搜尋量暴增。10月~11月又往上增加,「韓國瑜行程」搜尋量從10月開始激增,「韓國瑜豪宅」「韓國瑜電話」從11月開始激增。因為壹週刊報豪宅,還有博恩夜夜秀提到韓國瑜的電話被邱毅在媒體上的截圖公開。
  • 蔡英文:3~6月搜尋量有拉一波,這時後是民進黨初選。9月10月拉一大波,這是論文事件,「蔡英文學歷」搜尋量暴增。11月宣傳上打政績牌,連帶「蔡英文政績」搜尋量暴增。
  • 宋楚瑜:11月宣布參選總統。所以拉了一波。
  • 郭台銘:4月宣布加入國民黨總統初選。5~7月國民黨初選,所以這段時間搜尋量都在高峰。9月正式宣布不選。10月開始搜尋量就大幅下降。
  • 柯文哲:搜尋量相較於其他總統候選人,複合關鍵字搜尋總量一直都很低迷。

人名搜尋量與複合關鍵字搜尋總量比較

(原始大圖)

(原始大圖)

神奇的6%分水嶺:韓國瑜與柯文哲姓名複合字搜尋搜尋量占比都異常低

之前我就分析過韓國瑜的搜尋總量是有異常的。如果我上面的假設正確,我預期韓國瑜的其他複合字搜尋總和占單獨名字搜尋量的比例會偏低。以圖表跟數據來說。確實在2018年12月~2019年4月這段時間是偏低的。都未達5%。

但奇怪的是,柯文哲的這個比例,在2018年12月~2019年3月、2019年7.8.11月,這段時間也都偏低,而且未達4%。只有2019年4.5.6.9.10這五個月有高一點,但未達6%。

我們把所有人每月搜尋數量的數據都撈出來看

  • 蔡英文:每月最低8%以上,年複合字搜尋量總和比例35.28%
  • 韓國瑜:每月最低3.5%以上,年複合字搜尋量總和比例10.29%
  • 宋楚瑜:每月最低6%以上,年複合字搜尋量總和比例16.18%
  • 郭台銘:每月最低6%以上,年複合字搜尋量總和比例13.68%
  • 柯文哲:每月最低2.4%以上,年複合字搜尋量總和比例3.93%

對照組

  • 黃國昌:每月最低都在6%以上,年搜尋量總和比例10.95%
  • 吳怡農:最後三的月才有足夠數據,分別是9.94%、4.57%、5.63%,年搜尋量總和比例6.56%

以新人來說,每個月用 6% 分水嶺看是否適用?這個我覺得可以再找更多的例子來分析看看。但這不是本篇重點就先跳過。

以每月最低6%以下為異常的有:韓國瑜、柯文哲。而且柯文哲還低於韓國瑜,柯文哲12個月都低於6%。韓國瑜在幾個熱門月至少都還有超過6%。

綜合上述圖表,我取每月數據跟突發數據爆衝比較沒有那麼嚴重的宋楚瑜、郭台銘、黃國昌三個人的數據來看。我推測具有全國知名度的政治人物來說,年搜尋量總和比例比較合理的比例應該是在10~17%中間,超過應該是有很突發的狀況造成的爆衝異常,過低則是可能是姓名搜尋量異常高才導致這個比例太低。

所以有異常的有:蔡英文(過高爆衝)、柯文哲(過低)、吳怡農(過低)

但吳怡農是投入選舉後才變熱門,而且才三個月時間。這個數字我覺得取樣還不夠,所以可以先不計。

結論

以複合字搜尋總和占單獨名字搜尋量的比例來看。韓國瑜與柯文哲的每月搜尋數量有很多個月比例都偏低,而柯文哲一直都很低,而且比韓國瑜更低。以年搜尋量總和比例來說。柯文哲的最為異常。

韓國瑜的姓名搜尋量因為高到異常破表,所以即使沒有作這次的分析就已經足以證明他的姓名搜尋量有被操作,但這次分析只是加強了這個論點。我比較意外的是這反而挖出柯文哲的總搜尋量有異常的狀況。

而我其實還是沒辦法確定單獨柯文哲姓名的總搜尋量是否有被操作,因為他正好2018年歷經市長選舉,2019年又一直被當成兩黨的假想敵。有一定的搜尋量好像也不奇怪。但他的複合字搜尋量占整體比例偏低這件事情,我現在沒有其他合理的解釋。

訂閱 adobe 服務被重複扣款(不正常扣款)與處理記錄

我本來以為是信用卡被盜刷,但後來發現是adobe莫名其妙的重複扣款。目前還在處理,想說先記錄一下。順便看看後續如何,事情是這樣。

我本來就有訂閱 adobe 服務,年底都要扣款一次,已經扣好幾年了。所以12/19收到信件跟簡訊通知12/18有扣款。這很正常。結果12/22又收到一次通知,說12/21被扣款。扣款金額跟12/18那次一模一樣。我想說這是怎樣,被盜刷嗎?

本來想說要直接跟adobe問,但因為我要處理時,連上adobe的聯絡服務時,他竟然顯示「服務時間已過」

所以我就先上網查一下。然後在adobe的QA裡面看到一條說,可能是有不同帳戶訂閱不同商品造成多筆扣款。我就想了一下我在adobe是否有其他帳戶?好像有。後來確認我有兩個帳戶,但登入進去看,只有一個有訂閱也有相關扣款紀錄。另外一個是沒有的。所以先排除自己訂了兩次的可能。

又根據我自己電商經驗,如果我在我帳戶只能查到12/18那筆資料,理論上客服能查到的也只有這筆。無中生有刷卡的資料,除非有使用信用卡號碼反查的權限才能查詢,但客服理論上不可能給這樣的查詢權限。而且後面這筆會不會是其他地方盜刷的我也不知道。等於我不知道後面這筆到底誰刷的狀況下,如果我沒有其他資訊,跟客服問大概也會鬼打牆。

所以我後來選擇先打電話去銀行問。然後莫非定律就是你越緊急要查,那一次就越等不到有服務人員在線上。但總之後來晚上又打一次終於通了。

銀行服務人員雖然無法直接查到刷卡商店的「名字」,他們只能查到例如xx線上服務這種很模糊的資料,但他們可以查到是不是來自同一個商店。然後銀行服務人員說是同一個商店刷的,看我是不是先跟對方確認請他們退刷。也提到目前這兩筆對方都還沒有請款就是了。

然後我有點緊張,因為是被多刷的,adobe那裡我查的到的資料根本沒這筆紀錄,所以超怕adobe不認帳。銀行服務人員說每筆刷卡資料都有一個授權碼,他把授權碼給我。我趕快拿筆記下來之後,又多問說假如對方不處理,我是否可以請銀行把這筆停掉什麼的?他說那可以回去請銀行查帳。問到這我就比較心安一點。

隔天早上,我就在上班時間開了adobe的客服。(右下角那個小框框)

未登入點開框框的選單長這樣。

用帳號登入點開框框的選單長這樣這張截圖是我用另外一個帳號登入看的(因為詢問過後還沒結案的帳號顯示的就不是這個畫面),裡面沒有「其他」選項,如果你有訂購,那會有「其他」。

所以我按了其他。然後就跳出類似message的私訊視窗,然後畫面顯示分配服務人員中的訊息,然後就有個人敲我。於是我就在這個私訊視窗裡面講了我的狀況,也提供銀行給我的信用卡授權碼。對方詢問是否有信用卡刷卡記錄資料,我說我有收到通知信,可以轉寄給他們嗎?他後來馬上說他會發信給我,然後請我截圖給他。

後來我把這個私訊視窗關掉再打開,他會顯示成這樣。

然後總之到目前的處理進度就是已經先把兩筆信用卡刷卡通知信寄給對方了。對方說會升級查詢,再看看他們後續會怎麼處理吧。

****

2019年12月24日 傍晚5:30更新

收到簡訊,又被扣款第三次。

adobe到底在幹嘛?很扯欸…現在狀況看起來是他每三天就給我刷一筆。我覺得八成是他們程式什麼哪裡有bug。但這張卡額度沒有很高,他這樣扣還沒退刷以前,我等於沒有用了。剛剛先打電話去銀行請銀行終止使用卡片,並且把後面兩筆交易列入交易異常請他們調查。

2019年12月25日 中午12:30更新

昨天晚上我把簡訊截圖發信給 adobe。他們回覆如下。我看完覺得他們最多就是後面兩筆不請款,但可能也不會再回給我什麼。反正我已經請銀行停用卡片做調查了,就看銀行那裡處理的怎麼樣吧。

結論:不管是不是被盜刷,有問題的刷卡資料,如果確認是交易異常,直接請銀行查比較實在。不然這種大公司要查都不知道要拖多久時間。雖然交易異常查詢的話卡要先停掉,等於卡片如果有綁一些固定扣款的話會很麻煩。但沒辦法,這樣金錢損失才能控制住。不然一直被扣,就算最後沒有請款,他就是把信用卡額度給吃掉,我也等於這張卡無法繼續使用。

2019年12月25日 傍晚6:30更新

國泰世華銀行人員打來,簡單詢問了一下這個商家我跟他們是刷什麼。我就解釋了一下,也順便問我有沒有跟對方反應,我就說有但我不知道對方何時才會處理,加上他們又刷了第三筆,所以我才請銀行幫我控卡調查。

然後銀行人員說我現在是控卡狀態,我也沒辦法刷這張卡,未來如果復原這張卡對方也有可能繼續刷,所以他建議我直接換卡,讓他們發新卡給我。然後這個店家的這個資料他們會追蹤,假設對方有刷退,那銀行那裡會幫我結案。假設沒有,他們會在追蹤狀況,後面再跟我說。也有留電話說我有問題可以打去問這個銀行人員。

結論:遇到這種鳥事,不要期待店家會即時幫你處理,adobe公司大歸大,客服最多也只能跟你說有幫你升級,後續也未必會跟你更新這個案件的狀況,就算有處理也不一定會很積極,趕快找銀行列為爭議款項,直接控卡後發新卡比較實際。

2019年12月26日 傍晚9:15更新

昨天銀行打電話來,口吻很像第二筆誤刷的,商店來請款了,我那時候不太確定是不是我誤會他的意思,但今天登入網路銀行,看到第二筆誤刷的已經列入未出帳消費明細,那代表他們確實來請款了。

我現在只覺得很幹。但總之銀行現在已經在追蹤這筆。他有說如果對方有刷退,就會自動幫我結案,但如果沒有他們會持續追蹤。

我上網找了一下,如果是盜刷後來否認交易刷退,銀行也是下個月才會刷退處理。我現在真的超級超級超級不爽….

我後來找到 adobe 國外的社群,看到這個討論串「Been charged twice this month for creative cloud. Why?

苦主跟我一樣,看起來也有遇到又被重複扣款第三次的。然後因為被扣款兩次,帳戶已經爆炸所以必須要額外付款(我不知道國外銀行是不是有什麼規矩),然後一樣非常生氣。這是2018的case。代表adobe這樣不是第一次了。

蠻煩的,現在只能等銀行處理。幹。

2019年12月27日 下午2:00更新

現在每天都去網路銀行查看未出帳消費記錄。不過今天查完全沒資料。可能是因為停卡了,所以資料反而看不到。不過這應該也意味他第三筆要是他爸的敢給我請款也請不到了。然後對 adobe 的客服,昨天我就已經把未出帳消記錄的截圖寄送過去。今天再去聯繫詢問帳務狀況,以下是截圖。總之這件事情就是持續追蹤。

我覺得我很不高興的是就是多刷了,但我覺得 adobe 的態度就是請你確認重複扣款都扣款成功再來跟我反應。意思就是到那個時候才要面對處理,但其實這種線上系統,帳務系統一定都是可以查的到有沒有多扣的這件事情。這部分我不怪客服,客服就是制式回應,他們會這樣回應代表這也是公司政策要他們這樣回的。

客服回說沒有扣款成功,我覺得那個應該已經是第三筆的資料了。第二筆可能因為我有跟銀行反映了也許最後有擋下來,下禮拜我會再打去銀行詢問追蹤。那反過來說,我要是沒跟銀行反應,不就代表還是會被扣款?這件事我覺得很鳥在於國外看起來也有人遇到一樣的問題,而且是2018年的事情。結果好像程式端也沒有去寫什麼重複扣款偵察的檢查,讓同樣的問題2019年繼續發生。真的是很爛。

我是因為我有太多工作必須要使用 adobe 的軟體,而且用很多種軟體,以致於如果要找替代方案,會非常麻煩,所以基本上我很難轉換。所以格外憤怒。這等於吃定我不管他們怎麼處理,我都還是得繼續使用他們的服務。

現在只能先等待了。

2019年12月27日 下午6:30更新

剛剛收「Adobe 網路商店重要通知」

剩下就是銀行的事情,勉強算是告一段落。當然銀行這裡我還是要看帳單後確認。但至少看起來他們會申請退刷了,應該就沒問題了。

遇到這種事真的是無言。

我覺得有幾個重點

  1. 信用卡最好綁刷卡通知信,我是國泰世華,每筆刷卡無論大小他都會寄通知信,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很好的用處。
  2. 可以透過網路銀行查到信用卡未出帳消費明細也很重要,因為列入未出帳的意思就是說這筆金額不只刷了,商店方也已經跟銀行正式提出請款。有的商店方不會在刷的當下立刻提出請款。這種就只會有刷卡紀錄但還不會列入未出帳紀錄。這次我等於每天都上去看,看到有被請款趕快截圖,做為證據。不然我覺得他們真的會等你要收到要付款的帳單確認才要處理,但到那時候我覺得就會超級麻煩啊。就很阿雜。網銀可以查詢真的方便很多。

2019年12月31日 上午11:30更新

昨天上國泰世華網站查詢,發現信用卡未出帳紀錄又出現了。重點是adobe誤刷的第三筆又請款了

adobe上一封來信說他們有像銀行申請退回帳戶的時間是12/26。那時候第三筆還沒請款。也就是他們申請退回帳戶的可能只有第二筆。所以我很無奈,昨天發現這件事情已經過了他們線上客服服務的時間,只好今天早上把記錄寄過去後,又再次去他們客服那裡反應。雖然我知道他們客服最多能夠做到把我寄過去的資料再轉給帳務單位就不錯了。

今天心情比較不好的反而是國泰世華銀行端,他們昨天下午有打電話但我正好沒接到。今天打電話去那支電話,沒有人接。再打去一般客服,客服說請我等電話。所以看起來也只能等了。不過這次國泰時華客服那裡我有個小不爽的地方,我說商家刷了三筆,客服說如果是我授權balabala,我立刻打斷說沒有,我只有授權第一筆,網路資料在他們那端也只有第一筆。而且我之前有跟你們反映了,現在是他們第三筆又來請款。老實說在這時候聽到銀行客服這樣說真的是會更起毛壞。

我可以接受銀行詢問我有沒有跟商家去詢問協調,我也告知我這幾天一直都再跟商家反應。但商家就是還沒有刷退處理好。但銀行那種一副是我授權商家的口吻,聽了真的超級不爽。聽說別的銀行也會這樣,我男朋友說中信算比較好比較不會廢話,我第一次打的國泰世華客服當時也還好。但這次感覺就很差。

只能說銀行都一個樣,大家要爭取自己的權益,只能勤勞再勤勞。

在2019年年底這件事還沒處理完真的是心情很差。

2020年1月2日 下午4:30更新

昨天下午國泰世華銀行有打電話來,說看到他們第三筆又請款了。我說我知道,我也有再跟對方反應。也提到對方說他們26有提出刷退申請。銀行人員說他們還沒看到記錄,並說他們目前只能先被動等對方看是否有刷退。意思是說如果到帳單日前都沒刷退,銀行才會開始走爭議款的處理。反正聽到這就是接下來只能先等,後面再看看怎樣。我本來預期快可能要到下週這件事才會告一個段落。

然後剛剛再查了一下,應該是在昨天傍晚的時候,刷退完成了,可喜可賀。看起來是他們26提出的刷退就已經把後面多扣的那兩筆一起提出。

沒搞到跨帳單日才解決,也算是萬幸。總算告一段落。

****

題外話,現在這種亞太地區客服都是中國人啊…看用字淺詞就知道。不過畢竟是全球服務,當然服務態度是很客氣的。我覺得adobe這樣設計蠻有趣的。一開始我才在想說啊要上班時間才能反映是哪招。不過透過私訊先即時詢問細節過濾確認,email做最後癥結證據提供,這樣感覺好像確實對解決問題會比較有效率就是了…

資訊戰真的存在嗎?從韓國瑜的搜尋量看資訊戰

選舉又要到了,去年這個時候寫了韓國瑜。今年韓國瑜出來選總統,就再來寫寫韓國瑜。

台灣政治人物搜尋次數量級的上限。我覺得應該可以拿總統作為一個標準因為總統是全國性的,屬於大家都會知道的人。現在的總統是蔡英文。所以拿蔡英文作為一個比較基準。

近七天搜尋熱度趨勢分析

最近因為有短暫熱點「王立強」共諜案,先來看看過去七天的搜尋熱度趨勢分析。這個圖表的搜尋時間是2019年11月26日中午12:00。

(點我看大圖)

  1. 韓國瑜最高,還是在一個很詭異的搜尋熱度
  2. 蔡英文其次
  3. 吳斯懷在剛開始中國國民黨提名不分區立委那陣子搜尋量有上來,快跟蔡英文相當,後來就降下去
  4. 王立強最近新聞開始爆之後搜尋量大增,超越蔡英文但也不算超越的非常多。
  5. 拿新北耶誕城作為比較,是因為這個活動是年輕人跟小家庭都會想去的,猜測會有一定的搜尋量,也確實有很明顯的搜尋週期,週四搜尋從下午兩點開始上高峰。週五下午五點開始,週六跟週日下午三點開始,週一就趨緩沒有在週末那麼熱。很符合想出去玩之前要先找資料的時間。但即便是週一搜尋量還是跟搜蔡英文的熱度相當。

七天搜尋量的城市分布

再來看看搜尋量的城市分布

  1. 人名(蔡英文、韓國瑜、吳斯懷、王立強)的搜尋城市分布遍佈全台灣。
  2. 活動(新北耶誕)明顯集中在雙北,然後少量在桃竹苗。但跟近七天搜尋熱度趨勢放在一起看,表示大型活動的搜尋量,在活動熱度高的時候,即使是區域型活動還是有辦法超越全國性政治人物的搜尋量。

你一直說韓國瑜搜尋熱度詭異的高,你是不是有偏見?

首先,這個看法去年我就提出過了,可以回顧以下舊文,裡面有當時的分析。
選舉觀察part2:看「韓國瑜」網路資訊風向的被操弄

另外關於搜尋量異常,以下舊文後面也要附上當時查的 google ads 實際搜尋量的資料。特別要注意到的是 google ads 實際搜尋量 跟 google 搜尋趨勢顯示的搜尋熱度意義是不同的,google ads 查到的是搜尋次數的量級統計。
選舉觀察part5:「公投」使用者搜尋行為差異分析

既然去年查過。今年我當然也要再來查一下。這兩年因為剛好歷經六都市長選舉,還有兩大黨的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所以我就拿蔡英文、柯文哲、郭台銘,韓國瑜來比較,以下是從 google ads 撈出的兩年數據(2017/11~2019/10)做出的折線圖,分析如下。

(點我看大圖)

這份是2015/11~2016/10,蔡英文的搜尋量。由於 google ads 最早只能查到2015/11,所以沒有更之前的資料。同時比較當時的對手朱力倫與上一屆總統馬英九的搜尋量。

(點我看大圖)

  1. 2018年市長選舉,可以看得出來柯文哲的搜尋量從2018年4月開始就逐漸攀升。而韓國瑜的搜尋量在7月前都趴在地上,8月9月開始有起色,接著從10月開始噴井式突破天際,月搜尋量到達400萬的等級。這數字有多驚人呢?以總統選舉來看。蔡英文當選得票數是 6,894,744。這人數跟馬英九第二屆的得票人數是相當的。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我假設一個搜尋量代表一個人搜尋一次的話,代表2018年11月,全台灣有17.4%的人都去搜尋過韓國瑜。從2019年1月開始。韓國瑜就一直維持在月搜尋量82萬以上的搜尋量級。
  2. 柯文哲在2018年11月(市長選舉月)當月的搜尋量也有噴井式的狀況。但也不過就是150萬。跟韓國瑜409萬比起來根本完全就是小兒科。韓國瑜的月搜尋量足足是柯文哲的2.7倍。
  3. 蔡英文的月搜尋量一直處在一個平凡而穩定的狀態。最高月搜尋量不過24.6萬。沒有選舉的時甚至只有6萬。唯一可以預期的是2020年1月總統選舉月,不管當選與否都一定會有噴井式的搜尋量,到時候我們可以來看看他的搜尋量有多少(2016年1月蔡英文的搜尋量是55萬,2016年5月就任,搜尋量是30萬),可以作為以後分析的一個標準。
  4. 郭台銘的數據可以視為「有錢人撲天蓋地選舉時,到底可以對網路搜尋量影響多大」的一個標的。搜尋量高點在2019年4月跟9月。4月的時候是國民黨黨內初選。9月的時候是最後宣布不選總統的時間。也就是說有錢人選舉對搜尋量影響的極限,大概可以說就是在月搜尋量67.3萬。

我沒有辦法去判斷柯文哲跟郭台銘的搜尋量有沒有被外來勢力影響,因為看起來還在可能正常的範圍內。但是韓國瑜的搜尋量一枝獨秀的超越他們近兩倍有。肯定是有其他勢力介入操作狂打雞血才有可能。以中國國民黨的現況,我不認為中國國民黨自己有那個本事作這些操作。

小結

最近很多人在那裡說哪有資訊戰。我覺得大家在討論資訊戰的時候,要釐清幾個點。

  1. 選舉影響有效/無效不能拿來證明資訊戰的有/無。有資訊戰不一定代表會對選舉產生明顯的「有效」影響,因為光釐清什麼叫做「有效」就有很多可以討論。但是「有沒有人在操作」資訊戰是有跡可尋的。很多人在討論的時候會把這兩個觀念互相抽換混淆,不可不慎。以數據來說,我會說資訊戰就是確實存在的。但很難說他最後的「影響」有多大。這兩者之間的關連性到什麼程度本來就很難評估。有沒有做,跟做完有沒有影響。完全是兩件事。
  2. 「有資訊戰操作」不等於什麼東西的歸因都是資訊戰。這就很像我們做網路行銷SEO的時候,順風大家都是SEO專家,逆風大家都怪演算法變更一樣。現在資訊戰也常常被拿來作為某件事情成功/失敗的藉口。我個人是覺得這樣的心態也不太健康。
  3. 韓國瑜的網路搜尋量很明顯是有被操作的,但我也沒有進一步證據可以證明是誰操作的。只能說確定有人在操作。那這樣的操作韓國瑜本人是否知情?我的看法是「不一定」。因為網路作這樣的操作本來就沒有一定要當事人的允許才能去做。就像SEO界有所謂的暗黑SEO,其中一種手法就是把別人的網站搞掉,這種他們當然不會跟當事人去講。所有的方法可以正著用,就可以反著用。如果外國勢力的目的是擾亂台灣的選舉,那當事人知不知道根本不重要。外國勢力想要「擾亂」的目的可以達成就好。

然後這篇文章上述提到的截圖,對應的原始數據資料我都有下載,大家可以自行到這裡下載,看看有沒有看出其他貓逆。

從傳統媒體報多少國際新聞看台灣與中國的差異

從三分鐘開始看,年輕人很棒,裡面提到台灣媒體幾乎不報國際新聞的事。

最近做青平台認識中國的專案,陸續整理活動內容,把分享者跟諮詢顧問的內容回應一篇一篇整理起來,準備要放在網站上。

我得非常老實的說,當時提議做網站某部分是我的私心。那個私心是在整個活動中我聽到很多很關於中國經驗、中國研究的內容分享,這些內容是非常有價值的,但這些內容即使我在當下聽到了,我在事後想要重新去看卻沒辦法取用。即使我想把當時聽到的某些內容取出來寫文章,除了記憶的太片段不完整之外,也無法有來源引用加強內容的可信度。我真的很希望這些資料未來可以被取用跟再散播。所以後來在青平台努力下爭取到經費,有機會可以做成網站時,我非常樂於把這些資料整理成一篇一篇的文章,再一篇一篇的放到網站上。整理的過程,等於自己又重新看了這些人分享的內容一次,印象會更深刻。

中國言論不自由只限於政治與社會議題,在其他產業專業上有強過於台灣的深入與廣泛

然後我要說的是,這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國的「言論不自由」真的只限於政治跟某些社會議題。除此之外,他們在其他產業、專業上的內容產出跟討論,跟台灣完全是不同等級的,那個部分他們是非常自由而且可以談論得很深入的。

我記得我第一次有這樣衝擊的時候,是好幾年以前我聽從中國淘寶做使用者研究的人來台灣分享的講座。當時的我還沒有像現在投入社會運動那麼的多,但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本來就比較會看跟討論政治的東西。當時感觸就很深,他們在使用者研究上做的考慮的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一樣的思辯竟然沒有發生在政治上,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至少是七八年前的事情。那次的講座聽完,我對於他們的思考可以那麼深入與進步真心感到吃驚。

在中國於一般媒體取得國際新聞的機會比在台灣容易

然後在認識中國專案的活動裡面,有台灣記者去中國新媒體工作後再回來的經驗分享。然後還有與會同組參與者分享他去中國的經驗。我突然理解到一件事情,對中共來說,你今天不可能真的完全阻斷人民談政治的這件事,那不談國內政治,談國外政治總行吧?所以在中國一般人要看到國際新聞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所有媒體都會播放國際新聞,當然我不否認這背後絕對有中共本身的算計。但落實到生活上,他們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國際新聞的就是會比台灣人要來的多。

我還記得我那組的參與者講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說他很喜歡在中國各種資訊很多很豐富,而且他當時去的還是三四線城市,不是沿海城市。別人問他說那你不會想翻牆看什麼嗎?他說那裡可以看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所以今天除非是偶爾追劇他才需要翻牆。

這反應什麼?因為人的注意力就是有限。當你在中國裡面已經被太豐富的資訊給佔滿的時候,而且你同時是可以得到很多國際資訊的時候。他就是會分散掉人的注意力,讓人覺得也沒有一定要特別去關注社會議題、甚至沒有一定要去談論國內政治。其他比這個事情有趣且深入的資訊很多,看那些就好啦。然後常看國際資訊也會讓人有一種滿足,確實也可以提供比較寬廣的視野(當然,只要不談論國內政治都ok),所以他們覺得台灣人眼界狹隘其實也不是沒有原因。

自由媒體環境不等於聽閱者就能取得更廣泛與深入的資訊

然後反過來看台灣,台灣是有自由的媒體環境,卻在商業掛帥的前提下,閱聽者可以拿到的選擇反而是少的。這真的是極其諷刺的事情。這個再去對照前陣子聽端傳媒分享,他們說他們服務中文世界,很多去端傳媒看國際新聞的,都是台灣人。來自香港跟中國的反而是少數。這再再都顯示台灣不是沒有人要看國際新聞,但容易取得的資源反而是相對匱乏的。

我真的很認同,今天既使我不喜歡中國,也不能用標籤化、妖魔化、膚淺化的方式去看待中國。必須要去理解他們大國在各地的巨大差異性,不管是地區環境,還是人都是如此。如果今天我們討厭有人用片段化的資訊理解議題,那就也必須用同樣的標準提醒自己,不要只用片段化的資訊理解中國。

牙周病預防牙膏推薦:GUM牙周護理牙膏

當初會買這個牙膏完全沒有原因。只是因為看完牙醫,牙醫建議我可以買單束牙刷比較方便刷臼齒後面,然後推薦了一個牌子 BUTLER ,說這個牌子的刷毛比較軟。

牙醫說在日藥本舖有。所以我去日藥本舖找牙刷的時候,想說牙膏用完了就順便買。看到GUM牙周護理牙膏,特別強調牙周病護理,還說是日本 No.1 ,想說那就買來試試看。

用過以後驚為天人。刷完牙有一種難以形容的乾淨感。我以前用其他牙膏,用久了以後其實用舌頭舔牙齒表面,還是會隱約覺得上面有東西,有一種粗糙感。但用GUM牙周護理牙膏刷完之後,舔起來完全不會有那個感覺。表面超光滑。

當時只買了一條。後來用完一直沒機會去日藥本舖買。就先用家裡別的牙膏。結果刷一兩天之後,牙齒表面就慢慢又出現之前都會有的粗糙感。最近那條牙膏用完了,就念茲在茲一定要再去買GUM牙周護理牙膏。正巧今天去台北聽講座,騎車路上經過。其實本來完全沒預期會經過,所以經過的時候想到馬上把機車停在騎樓衝進去買。架上四條想說全買了,一次拿完。

回家馬上拆一條用。想說牙齒表面粗糙感很久了,要多刷幾次。其實刷一次就有感,後來漱口再刷刷了四次,表面粗糙感完全消失,爽快!

我以前用牙膏是毫無品牌忠誠度的,家裡買什麼用什麼。但這兩年開始比較認真注意牙齒,這條刷起來感覺太好。之前男朋友推薦舒酸定,我覺得這比舒酸定還讚,以後如果沒特別原因也不會想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