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維]一些感觸


老實說,我很恨我們的媒體,我也很恨中共在國際社會上對台灣的打壓。我不會恨中國人,但是我不會說我是中國人。我會說我是台灣人。

中共高層對於台灣的不屑,我可以理解,因為在他們心中,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他們在政治上的考量。但是中國代表團對台灣代表團搶國旗的舉動,我覺得很悲哀。因為在他們心中,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只因為他們自小受的教育就是這麼告訴他們。這就像早一輩有受教育的那些人,早期接受國民黨的教育,接受了「台灣沒有人才,所以需要中國的人才過來治理你們」的說法,而實情卻是「台灣在日據時代開始所培養的精英都被殺光了」。

他們就是中共極權政策教育體制下的產物。現在在那裡擁護蔣公崇拜的人,就是在當時接受國民黨教育體制下的結果。還記得嗎,小時候作業本後面總寫著”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從清朝到日據時代,到國民黨接收台灣,一直以來,都是接受這樣的殖民教育。中國人所受的也許不是殖民教育,但絕對是極權主義下的集體國族思想洗腦。

現在在台灣,該感到幸福的,至少我們已經擺脫了過去極權透過教育洗腦的年代,而這一切,對岸的中國人還在經歷當中。而蔣中正的歷史評價,不該是那些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說了就算的。功大於過還是過大於功,該是攤開真實的歷史,讓那些曾在那個時代經歷過的人去評論的。

今天報紙寫著「台灣成功向歐盟申請植物品種權保護」,還有之前大葉大學參加日本微型機器人比賽勇奪冠亞軍,去年跟今年都連霸。這樣的新聞,在yahoo新聞搜尋,都只能各找到一則。但是我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都會覺得,台灣是一個很有希望,很有潛力的地方。我總不懂,為甚麼我們的媒體在面對這樣的事件時,都不會想去報導。粉飾太平不是好事,但是製造紛擾卻是更加的不堪。如果我們的媒體可以多一點像非凡電台”台灣真善美”這類的節目,我相信大家會對台灣有更多的信心。

引用自Mark’s Place的話:

『你可以對民進黨,對綠色執政沒信心,可是你不能對台灣沒信心。』
『看看這部影片,我的朋友啊!你要對台灣更有信心,天助自助者。這些都是媒體與政客不想告訴你的事,因為他們希望大家活在無知與迷惘中,這樣才更好操控。千萬別讓政客與媒體讓你失去了對這塊土地的愛。』

台灣人,要對這塊土地還有自己有信心啊!

[政治思維]支持聖火來台 反對中國台北

這篇是看到黃立委的奧運聖火大連署,因而跑去他們部落格留言的內容。然後我就看到有人PO現在這篇文章的標題。覺得言簡意賅,所以就引用了下來下面是我個人的看法
****************************************

沒有國哪裡會有家,我可以體會黃立委站在體育選手的立場,那種希望迎接聖火的心情,迎接聖火對於訓練了那麼久的體育選手來說,確實是一種莫大的榮耀。

雖然很多政治人物常常把理念簡化之後用幾句口號來煽動民眾,但是,政治其實遠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啊!有的人會說,國家的名字有那麼重要嗎?有的人會說,請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不要把體育拉近政治的混水。我只想問,你去國外留學遊玩的時候,你會說「我是台灣人」還是我是「中國人」?我只想問,當王建民被中國媒體說「中國投手王建民在美國發光」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我會說我是台灣人,我會因為中國媒體這樣而覺得他們不要臉到極點。甚至在看棒球的時候我都會覺得,為甚麼連在台灣本地的媒體報導的時候,還是要說中華隊而不是說台灣隊。有人會說,台灣人有自信,怕什麼?我會說,如果有自信,那為什麼不能堅持自己是一個國家而要被人家矮化成地方政府!如果有自信,那為什麼要先委屈自己把自己矮化成人家的一部份才能夠接受榮耀!如果有自信,為甚麼我們不能說我們是台灣而非得接受中國台北的說法!我們明明就是台灣,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有什麼不對!為甚麼我們非得用這種阿Q自信去迎接有屈辱意味的聖火!

民進黨不接受聖火來台,不單單只是因為政治而已,他們是在為台灣爭取應該要有的國際地位!我們是一個國家!不是中國的附屬品!把體育拉近政治混水的,明明就是中國在做的事情。他們連中華民國野鳥協會這種跟政治沒有關係的團體,都要在國際野鳥協會上要求我們改名。請你們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把跟政治不相干的事情硬是要做政治操作。你們要抵制也應該是抵制中國。而不是台灣政府。假如中國還是要把台灣貶為地方政府,我支持民進黨現在的作為!假如中國肯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以國對國的方式傳遞聖火,我也絕對贊成聖火來台。今天台灣退一步,明天中國就進兩步,直到台灣無路可退為止。中國已經打壓台灣太多太多,請不要再自我退讓去壓縮自己的國際空間了。中國人是不會買你台灣的帳的!

[政治思維]關於倒扁挺扁的我思我見(這是政治文,不喜歡的,可以選擇不看)

先說說我的立場,我們家的人都是偏綠的,而我相信,很多人之所以會偏綠或偏藍,家人的立場影響很大。

但是不管大家的立場是什麼,我卻非常厭惡政治人物用政治立場來撕裂人民的感情。很不幸的,現在在台上看到的政治人物,都在用這一招。而我也可以很肯定的說,並不是只有民進黨在用,國民黨自己也一樣。當民進黨要把「挺台灣」導向「挺扁」的時候,而國民黨把「反貪腐」導向「倒扁」,然後凡是不「倒扁」的一律說成「贊成貪腐」。兩個黨所做的其實都是相同的事情。

我不倒扁,卻也不挺扁。因為我認為,一個民主國家,對於定罪這件事情,都應該交由司法去解決。而不是由媒體,由個人觀感去定罪。即使今天阿扁的所作所為辜負了那些投給他的人,關於他是否貪污這件事情,都應該交由司法審判。我不喜歡民進黨老是拿國民黨過去來跟自己比爛,卻也討厭國民黨拿「民進黨只會比爛」這件事情為自己脫罪。簡單來說,就是雙重標準。對別人要求的標準嚴苛,對自己要求的標準鬆散。兩個黨都一樣。不去面對自己的過錯,只會把砲口指向別人模糊焦點。而當有人願意承擔過錯的時候,另一方卻又只會見縫插針落井下石。

我不挺扁,但是我也不支持倒扁,因為我看不出來,阿扁下臺,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如果今天有充分的理由與證據可以證明,阿扁下台後,台灣的政府就可以變的清廉,立法院處理法案的速度可以變的有效率,藍綠兩派可以變的和平相處,政治人物能夠以民意為依歸盡速審核有利於民的民生法案。那我會願意支持。但是實際上呢?我想答案很清楚。會造成現在政治人物亂搞的原因,在於制度的不夠周全。那要讓社會變的更好,應該是從改善制度著手。如果不改,今天十個總統下臺,台灣也不會變的更好。其實我很想問問那些去凱道靜坐的人們:「你們覺得,阿扁下臺了,台灣就會變好了嗎?」如果阿扁真的下了台,事實上只是開了一個很差的範例。以後大家只要看哪個政治人物不爽,就可以用群眾運動的方式逼迫下臺。所有的法制,所有的民主,將會蕩然無存。這是你們要的社會嗎?這是你們想要的生活嗎?

我討厭那些媒體把群眾簡單畫分成挺扁或倒扁。這個社會變的很奇怪,好像中間的聲音都沒有了。只要從語言中聽出你不屬於哪一方,就自動的把你分到另外一方。一個容許多元思想的民主社會,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激情過後,生活還是要過。想想怎麼讓自己的生活可以過的更好,會比捲入那些政治人物的鬥爭來的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