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維]台灣的民主素養的需要再加強

八年前,國民黨輸了陳水扁,不甘心。四年前,國民黨再輸了陳水扁,還是不甘心。今年,國民黨贏了民進黨,笑顏逐開。當連戰聽到美國有議員贊成台灣公投決定自己的將來的時候,甚至還說出「原來連美國議員也有傻瓜」的話。

有的泛藍選民說,那是因為才輸一點點,不甘心很正常,如果是你們民進黨輸,你們一定也會這樣。但是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來,台灣人(或應該說講這種話的人)的民主素養是從根本上的不足。

什麼是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即使只輸了一票,也是輸。民主素養不應該是建立在輸多輸少上面。輸了的可以走正當管道去驗票,就像聯考懷疑自己分數被改錯可以走正當管道重算分數,但是當重新驗票重新算分數確定沒算錯的時候,就是要去承認去接受這樣的結果。如果輸少了就鬧,這算哪門子的民主素養?

不要只會說那種「如果是你們….也一定會….」的話,那都只是在為自己的無理取鬧找藉口而已。

我不像父母親那一輩,對於國民黨,其實我沒有什麼太多的怨恨。但是老實說,我非常討厭某些泛藍選民的嘴臉,特別是很多居住在台北的泛藍選民。那種自以為是高級知識份子的嘴臉。自以為是台北人就高人一等的嘴臉。從那些人身上只是應驗了「高級知識份子、台北人≠有民主素養的人」而已。

民主素養,就是遵從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瞭解一票一值的意義。所謂的一票一值,背後所代表的是每個人皆平等的意義。不管你是士農工商,學歷高也好,學歷低也罷,當進行投票的時候,每張票的價值都是相同的。

也許有人會說,文盲又他們又不懂政治,憑什麼不識字的阿婆所投的票價值可以跟大學教授一樣?那,這樣的想法跟納粹政權歧視猶太人又有什麼不同?如果票票不等值,那就代表我們正以歧視的眼光在看某些族群,認為他們的一票不配跟自己的一票等值。但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啊!憑什麼我們有權利歧視別人呢?而且,那些弱勢的人,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跟大家站在同樣的起跑點上。社會給予那些「高級知識份子」的資源還不夠多嘛?國家重北輕南的政策給予那些「台北人」還不夠多嘛?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麼自以為是了!

關於民主,台灣真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政治思維]大選結束,回歸平靜

雖然我家是泛綠的,雖然大選結果是藍營大贏,雖然心理多少會有些難過。但是我還是要說,這就是民主,民主精神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再怎麼不甘心,都要接受這樣的結果。反過來想,現在總統、行政、立法權都在國民黨手上了,總沒有什麼藉口再亂了。那請你們好好的為台灣做事。

我期望,民主社會下的一黨獨大,可以不同於過去獨裁政權下的一黨獨大;我期望,國民黨可以在「終於贏回政權」的愉快心情下,真真切切的替台灣人民做事;我期 望,國民黨的拼經濟,能夠以守護台灣的主體性為前提,讓台灣人保有自己的國格與尊嚴;我期望,四年後的台灣,還是能夠繼續維持著現在的民主政治,沒有因為 總統換了人而變了質。新總統,新氣象,雖然我不是那個支持你們的人,但無論如何,請不要辜負了大部分台灣人對你們的支持。

[政治思維]比總統大選還重要的入聯、返聯公投

看著以前寫的文章,對照現況,顯的非常的諷刺…
*****************************************
噹噹噹~阿皮仔政治文又出現啦~這次是要呼籲大家要去投公投票喔~而且請大家記得任何選舉(即使總統選舉也是)都比不過公投要來的重要。因為公投是直接民權,任何的選舉選出來的都只是「代表」,但是公投投出來的東西,就代表人民的決定,政府就有必要一定要去努力執行。這次公投有兩個題目,一個是入聯,一個是返聯,請大家告訴大家,不管哪一個,都請投下贊成票喔!也許有人會覺得,不管投票結果如何,我們要進入聯合國還不是一樣困難,那幹嘛要去投票?我舉個例子:今天有兩個肢體殘障的人,一個是躺在床上整天怨天怨地, 一個是會試著去擺小吃攤掙生活費。假如你手上有錢可以幫助他們,你會比較想要幫助誰?這個例子也許有點極端。但是我想表達的是,一個表現出「我想要,我有 希望」的人,跟一個表現出「反正我就是這樣,不會更好了」的人,給別人的觀感會是不一樣的。

同樣的,一個用公投對著世界說「我們贊成進入聯合國」的台灣,跟一個用公投對世界說「我們反對進入聯合國」的台灣,世界那些支持台灣進入聯合國的國家會怎麼看待台灣呢?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敢大聲說「我要進入聯合國」,那我們又憑什麼要別的國家支持我們進入聯合國呢?要知道,任何的權益,都不會憑空掉下來,今天我們可以享受自由民主,也都是前人流血流汗爭取來的。絕對不是生下來就理所當然的擁有。現在,我們有一個機會可以為自己爭取進入聯合國的權益,請大家一定要挺身而出啊!

[政治思維]為什麼要領公投票以及這次的公投題目

因為下禮拜就要投票了,新聞上吵的沸沸揚揚,雖然平常不太會跟朋友提這些事情,不過我覺得應該要把一些跟公投有關的事情講清楚以正視聽。

1.為甚麼要領公投票?
這牽涉到台灣的公投法中第三十條(資料來源在此)有這樣的規定:
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投票人數達全國、直轄市、縣(市)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即為通過。投票人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或未有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均為否決。

這項規定背後的意義為:「如果你不領票,就等於你投反對票。」也就是說,假設有40%的人願意行使自己的權力,但只要有60%的人不願意發表自己的意見,那 不管那40%的人決定了什麼,結果都是否決。以一個班級決定是否要去戶外教學的狀況來說,也就是如果班上有超過50%的人不投票,那不過投票結果如何,最 後決定都是不去郊遊。這造成一個很不公平的現象:不願意或是無意願發表個人意見的人,卻能夠否定願意行使表決權的人最後決定。

事實上,沒有一個國家的公投法有這種規定的,所以為甚麼民進黨會說我們的公投法是鳥籠公投,原因在此。

其實不領票跟投廢票的意義是比較接近的,但是後者至少還是行使了自己的表決權,只是他覺得兩個決定都不好所以投了廢票。但現行的公投法以近乎「強姦」的態度 把不領票與投反對票劃上等號。這對於願意行使個人投票權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因此,即使你覺得這次公投題目很爛,你很唾棄的覺得不同意也不反對,也請 務必領票去投「廢票」,不然你珍貴的一票就會在現行體制下被認定為「反對票」。

國民黨為甚麼鼓吹大家不要領公投票的目的就在此。

2.關於這次的公投題目

一共有兩個
民進黨提的是討黨產公投,完整題目如下:
你是否同意依下列原則制定「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將中國國民黨黨產還給全民: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的財產,除黨費 · 政治獻金及競選補肋金外,均推定為不當取得的財產,應還給人民 · 已處分者,應償還價額。

國民黨題的是討黨產公投,完整題目如下:
您是否同意制定法律追究國家領導人及其部屬,因故意或重大過失之措施,造成國家嚴重損害之責任,並由立法院設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政府各部門應全力配合,不得抗拒,以維全民利益,並懲處違法失職人員,追償不當所得?

討黨產的沒什麼問題,但是反貪腐公投的詳細內容卻有很大的問題。試想,你覺得現在立法院中不中立?如果你覺得不中立,那憑什麼追究國家領導人重大過失得由 「立法院設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問題不出在反貪腐,而出在調查這件事情應該要由「司法院」執行才合理。立法院如果質疑司法不公,他應該要做的是制定更好的 法律制度去制衡,而非越權設立調查委員會,這樣才符合分權的精神。所以這次的反貪腐公投,骨子裡其實是想讓立法院違憲擴權(參考資料),這是不對的。

因此討黨產公投,請投同意票。反貪腐公投,請投反對票。不然你要都投廢票也比不領票要來的好,至少你行使了自己的權力。拜託拜託!(出現拜票狀態了XD)

[政治思維]關於政治

公司的主管很愛說笑,不過有時候政治味很重。加上感覺政治立場不一樣,所以我通常聽聽笑笑帶過。阿扁執政不力是事實,這沒有甚麼好辯解的。他的一些言行不合總統的身份也是事實,這也沒有甚麼好粉飾的。以前同事丟了這個影片給我,我回了他一句:「陳水扁瘋了沒錯,但我不會因為如此改變我的政治立場。」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支持的是甚麼。那非關政黨的哪個明星政治人物,而是一個理念,一個覺得台灣就應該自成一國的理念,一個凡是(經濟、教育、人民幸福)都應當建立在國家認同底下才有意義的理念。

阿扁確實做的不好,但我不會後悔當初投給他。因為我也知道,他不是真的一無是處。對於外交,他很拼。也許有人覺得那沒什麼,但是我認為他還是有努力的做一些 事情。人生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事先能夠預測的。而且,如果當初不是綠色執政,台灣現在就真的會變得更好或比較好嗎?我們總會幻想著當初如果走向另一條 路,現在也許就不會如此。

但也許終究是也許。

抉擇是用來完美,不是用來後悔的。民主社會,不是票投下去 就沒事了,總統不是天皇老子不是救世主。與其去惋歎些甚麼,不如自己投身去做些甚麼。不要老是說,那是大環境,自己做什麼沒有用。一直這樣想,或是這樣想 的人越多,你就是等著被政客擺佈,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我不喜歡看新聞,不喜歡「一直」抱怨。心理不舒服,抒發抒發不是壞事。但是一天到晚罵,有用嘛? 試著在自己的能力內,去做些甚麼吧。那比甚麼都實在。

[政治思維]入黨

之前有國民黨公佈很多民進黨黨員曾經加入國民黨資料的新聞。我就問我爸以前有沒有入黨(老爸老媽都曾經是國民黨員耶XD),他說他上大學那一年成功嶺的時間從大三暑假改成高中升大一新生訓練的那個暑假,本來在學校新生訓練的時候,就被教官叫進去,那時候會有那種想要抵抗的想法,所以沒有加入。那時 候班上大概有十來個人沒有入黨。後來上成功嶺的時候,一到晚上,他們就在營隊裡刻意營造一種氣氛,教官也會找你談。結果他入黨了,但是入黨後一個禮拜心理很鬱卒,想說為甚麼沒有辦法抵擋。但是現在想想,那時候才高三的年紀啊,小朋友怎麼承受的了那種壓力。等成功嶺受訓完畢,班上剩下三個人沒有入黨。到了大學,入黨歸入黨,都去開會。然後到了大三有一天想說去看看資料室,那裡有放會議記錄,就好奇翻出來看看。耶?裡面有紀錄他的發言耶!聽到這裡我笑了。故事心得:「作假,就從會議記錄做起!

現在很幸福,要不要入黨,都是個人選擇,不會有人逼你。即使你要中立也無所謂,即使你要罵政府也都無所謂。民國34年臺灣光復,正是我爸出生的那年。那真的是一個光復的年代嘛?那實在是一個我無法想像的年代啊。

我 們可以選擇政不談政治,但是不是因為被逼迫不准談,是自願的。我們可以選擇談政治,但是不會因為被套上政治不正確就人間蒸發。我很慶幸是身在現代,真的。 我們比過去,都自由多了。也許就是太自由了,自由到忘了很多東西,都是要經過艱苦的爭取才能夠有的。於是我們把眼光都只放在眼前,生活過得去就好,其他的都無所謂。當起另外一種類型的差不多先生。

[政治思維]國家認同

台灣有一句諺語:「生的放一旁,養的恩情比天大。」當這句話放在國家認同的時候,我想是同樣適用的。我在這塊土地(養母)長大,所以我會很理所當然的說: 「我是台灣人」。而我的祖先從四百年前就來到了台灣,所以真硬要以血統(生母)來說,我本來也就是台灣人,從對岸來的血緣不過佔了我血液中2的7次方分之 一而已。從另外一個例子來看:一個在美國長大的華裔,你問他是哪裡人,他會理所當然的說:「我是美國人」。

英國與法國也是在經歷過百年戰爭後,才各自凝聚了英格蘭人與法蘭西人的民族自信心,在那之前,英國人與法國人在血統是難以切割清楚的。美國人的祖先是來自於英國的清教徒,在經歷過獨立戰爭後終於與英國正式切割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所以,國家認同,真的有必要跟血統扯上關係嘛?如果現在有義大利人說:「從前歐洲都是由羅馬所統治,所以在歐洲的土地上所有的國家都屬於義大利」,那大家一 定會說他頭殼壞掉了。那當有人說:「台灣應該要回歸祖國懷抱,因為我們都源自於同一個民族」的時候,那不是一樣的愚蠢嘛?

我可以理解那些在二次世界大戰跟著蔣介石來台灣的榮民,他們對於祖國的認同是在對岸,即使經過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依舊相同。因為那是他們的故鄉,他們的童 年曾在那裡渡過,他們的離開是逼不得以。如果他們下一代的認同也是如此,這也都還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反過來說,那些原本就在這塊土地上生長了好幾代的人, 或是後來才遷移到台灣的移民,他們對故鄉的認同是在台灣,也同樣事很正常的事情。

吃果子,拜樹頭。十年懷胎固然辛苦,但十年教養難道就比較輕鬆?那要以生母或是養母作為樹頭,那都屬於個人選擇,都應該被尊重。我尊重那些以中國為自己祖國 的人,關於他們其中的某些人,整天念念著祖國,想著祖國的好,指責著台灣的不好。ok,台灣是自由民主的國家,要怎麼批評都無所謂。但請不要因為自己的想 念,就指責別人不想念叫做「數典忘祖」。「你的王道不等於我的王道」,這句話同樣適用。

[政治思維]一些感觸


老實說,我很恨我們的媒體,我也很恨中共在國際社會上對台灣的打壓。我不會恨中國人,但是我不會說我是中國人。我會說我是台灣人。

中共高層對於台灣的不屑,我可以理解,因為在他們心中,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他們在政治上的考量。但是中國代表團對台灣代表團搶國旗的舉動,我覺得很悲哀。因為在他們心中,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只因為他們自小受的教育就是這麼告訴他們。這就像早一輩有受教育的那些人,早期接受國民黨的教育,接受了「台灣沒有人才,所以需要中國的人才過來治理你們」的說法,而實情卻是「台灣在日據時代開始所培養的精英都被殺光了」。

他們就是中共極權政策教育體制下的產物。現在在那裡擁護蔣公崇拜的人,就是在當時接受國民黨教育體制下的結果。還記得嗎,小時候作業本後面總寫著”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從清朝到日據時代,到國民黨接收台灣,一直以來,都是接受這樣的殖民教育。中國人所受的也許不是殖民教育,但絕對是極權主義下的集體國族思想洗腦。

現在在台灣,該感到幸福的,至少我們已經擺脫了過去極權透過教育洗腦的年代,而這一切,對岸的中國人還在經歷當中。而蔣中正的歷史評價,不該是那些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說了就算的。功大於過還是過大於功,該是攤開真實的歷史,讓那些曾在那個時代經歷過的人去評論的。

今天報紙寫著「台灣成功向歐盟申請植物品種權保護」,還有之前大葉大學參加日本微型機器人比賽勇奪冠亞軍,去年跟今年都連霸。這樣的新聞,在yahoo新聞搜尋,都只能各找到一則。但是我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都會覺得,台灣是一個很有希望,很有潛力的地方。我總不懂,為甚麼我們的媒體在面對這樣的事件時,都不會想去報導。粉飾太平不是好事,但是製造紛擾卻是更加的不堪。如果我們的媒體可以多一點像非凡電台”台灣真善美”這類的節目,我相信大家會對台灣有更多的信心。

引用自Mark’s Place的話:

『你可以對民進黨,對綠色執政沒信心,可是你不能對台灣沒信心。』
『看看這部影片,我的朋友啊!你要對台灣更有信心,天助自助者。這些都是媒體與政客不想告訴你的事,因為他們希望大家活在無知與迷惘中,這樣才更好操控。千萬別讓政客與媒體讓你失去了對這塊土地的愛。』

台灣人,要對這塊土地還有自己有信心啊!

[政治思維]支持聖火來台 反對中國台北

這篇是看到黃立委的奧運聖火大連署,因而跑去他們部落格留言的內容。然後我就看到有人PO現在這篇文章的標題。覺得言簡意賅,所以就引用了下來下面是我個人的看法
****************************************

沒有國哪裡會有家,我可以體會黃立委站在體育選手的立場,那種希望迎接聖火的心情,迎接聖火對於訓練了那麼久的體育選手來說,確實是一種莫大的榮耀。

雖然很多政治人物常常把理念簡化之後用幾句口號來煽動民眾,但是,政治其實遠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啊!有的人會說,國家的名字有那麼重要嗎?有的人會說,請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不要把體育拉近政治的混水。我只想問,你去國外留學遊玩的時候,你會說「我是台灣人」還是我是「中國人」?我只想問,當王建民被中國媒體說「中國投手王建民在美國發光」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我會說我是台灣人,我會因為中國媒體這樣而覺得他們不要臉到極點。甚至在看棒球的時候我都會覺得,為甚麼連在台灣本地的媒體報導的時候,還是要說中華隊而不是說台灣隊。有人會說,台灣人有自信,怕什麼?我會說,如果有自信,那為什麼不能堅持自己是一個國家而要被人家矮化成地方政府!如果有自信,那為什麼要先委屈自己把自己矮化成人家的一部份才能夠接受榮耀!如果有自信,為甚麼我們不能說我們是台灣而非得接受中國台北的說法!我們明明就是台灣,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有什麼不對!為甚麼我們非得用這種阿Q自信去迎接有屈辱意味的聖火!

民進黨不接受聖火來台,不單單只是因為政治而已,他們是在為台灣爭取應該要有的國際地位!我們是一個國家!不是中國的附屬品!把體育拉近政治混水的,明明就是中國在做的事情。他們連中華民國野鳥協會這種跟政治沒有關係的團體,都要在國際野鳥協會上要求我們改名。請你們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把跟政治不相干的事情硬是要做政治操作。你們要抵制也應該是抵制中國。而不是台灣政府。假如中國還是要把台灣貶為地方政府,我支持民進黨現在的作為!假如中國肯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以國對國的方式傳遞聖火,我也絕對贊成聖火來台。今天台灣退一步,明天中國就進兩步,直到台灣無路可退為止。中國已經打壓台灣太多太多,請不要再自我退讓去壓縮自己的國際空間了。中國人是不會買你台灣的帳的!

[政治思維]關於倒扁挺扁的我思我見(這是政治文,不喜歡的,可以選擇不看)

先說說我的立場,我們家的人都是偏綠的,而我相信,很多人之所以會偏綠或偏藍,家人的立場影響很大。

但是不管大家的立場是什麼,我卻非常厭惡政治人物用政治立場來撕裂人民的感情。很不幸的,現在在台上看到的政治人物,都在用這一招。而我也可以很肯定的說,並不是只有民進黨在用,國民黨自己也一樣。當民進黨要把「挺台灣」導向「挺扁」的時候,而國民黨把「反貪腐」導向「倒扁」,然後凡是不「倒扁」的一律說成「贊成貪腐」。兩個黨所做的其實都是相同的事情。

我不倒扁,卻也不挺扁。因為我認為,一個民主國家,對於定罪這件事情,都應該交由司法去解決。而不是由媒體,由個人觀感去定罪。即使今天阿扁的所作所為辜負了那些投給他的人,關於他是否貪污這件事情,都應該交由司法審判。我不喜歡民進黨老是拿國民黨過去來跟自己比爛,卻也討厭國民黨拿「民進黨只會比爛」這件事情為自己脫罪。簡單來說,就是雙重標準。對別人要求的標準嚴苛,對自己要求的標準鬆散。兩個黨都一樣。不去面對自己的過錯,只會把砲口指向別人模糊焦點。而當有人願意承擔過錯的時候,另一方卻又只會見縫插針落井下石。

我不挺扁,但是我也不支持倒扁,因為我看不出來,阿扁下臺,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如果今天有充分的理由與證據可以證明,阿扁下台後,台灣的政府就可以變的清廉,立法院處理法案的速度可以變的有效率,藍綠兩派可以變的和平相處,政治人物能夠以民意為依歸盡速審核有利於民的民生法案。那我會願意支持。但是實際上呢?我想答案很清楚。會造成現在政治人物亂搞的原因,在於制度的不夠周全。那要讓社會變的更好,應該是從改善制度著手。如果不改,今天十個總統下臺,台灣也不會變的更好。其實我很想問問那些去凱道靜坐的人們:「你們覺得,阿扁下臺了,台灣就會變好了嗎?」如果阿扁真的下了台,事實上只是開了一個很差的範例。以後大家只要看哪個政治人物不爽,就可以用群眾運動的方式逼迫下臺。所有的法制,所有的民主,將會蕩然無存。這是你們要的社會嗎?這是你們想要的生活嗎?

我討厭那些媒體把群眾簡單畫分成挺扁或倒扁。這個社會變的很奇怪,好像中間的聲音都沒有了。只要從語言中聽出你不屬於哪一方,就自動的把你分到另外一方。一個容許多元思想的民主社會,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激情過後,生活還是要過。想想怎麼讓自己的生活可以過的更好,會比捲入那些政治人物的鬥爭來的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