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大數據的 murmur

有朋友貼一些新的電商開店平台把 Big data 作為賣點之一。
貼出來大家看了都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不,我不是說 Big data 不能作為賣點。

如果今天PChome或是幾個比較老牌的電商說他們推出大數據服務,讓供應商可以透過這個服務去調整他們的供貨品項跟價格策略或文案策略,那不論這套服務是否真的有效,起碼在他們已經有龐大訂單資料的前提下,我會相信他們有能力提供這樣的服務。

大數據的前提是啥?
是你要先有數據。
先有數據,然後累積很多數據,
累積了很多數據,才能拿來作分析。

分析的前提是啥?
你要先知道你要分析什麼,
然後去找出對應適合的統計方法。
再用統計出來的數據作分析做驗證。

所以,一個新的開店平台,客戶源還不夠的狀況下,要怎麼做 Big data?
他充其量能做的就只是:幫你預先做好用數據出幾種常見圖表的功能而已。但抱歉,這就只是基本統計而已。你只要熟excel,你就能自己做。

我喜歡舉一個之前看過一個故事做例子,他說在創業比賽裡面,有個點子常常會很多人做,就是線上訂家常晚餐。因為很多住外面的人都只能吃外食,但也希望即使沒有廚房也能吃到家常菜。但參加創業比賽的大多著重在程式開發。也就是做的是「怎麼方便訂便當」的系統。

而真正拿這個點子來實際創業的,用一個部落格 + google表單 + 開始做家常晚餐外送。就做起了生意。因為這個生意,「做出家常菜外送服務」才是重點。

沒有便當,系統做得再方便,生意也做不起來。
做出便當,即使不用太方便的系統,也有方法可以做到生意。即使那個方法可能不是你心裡覺得最理想的那種方式。

「便當在哪裡?」

在大多數時候,核心價值往往不是看起來最炫的那個。如果今天你連一個月10筆訂單都弄不到,講大數據只是自我安慰而已。開店平台講大數據也只是要跟你說他們系統很厲害而已,但對你的生意一點都不會有任何幫助。重點不是系統能做什麼,而是你能做什麼。

想要不要做大數據以前,先想辦法把訂單量拼到每月100張以上比較實際。

那些年我做網路行銷的日子(一):前言與背景

【前言】

離開前公司算算也九個月了,一些當時的操作經驗,應該也該找個時間整理整理來寫文了。算是對自己那段時間的紀錄吧。

當時離開不開心歸不開心,不過認真覺得那時候做的行銷操作的經驗跟心得是滿值得紀錄跟分享。主要也是那時候我真的投入非常多的時間跟精力,他算是我職涯中很重要的分水嶺:如何從一個基礎員工試著走到接近管理階層的視角,除了承擔日常工作的轟炸,又要如何抽離讓自己從遠處評估操作績效。曾經我有一顆工作硬碟壞了,裡面滿滿是這間公司的工作檔案,我實在捨不得,最後花了一筆錢把資料救回來。這段經歷不論離開時的情緒如何,對我來說都是一段值得被記憶的經驗。

但也因為離開的時候幾乎是跟老闆鬧翻了,所以文章內就不提公司名了。知道是哪間公司的朋友們就請自己默默知道就好 XD 。

文章會提到我們實際操作的種種,最後也會寫對台灣中小企業困境與現況的一些反思,總之就是我對那段「歷史」的回想跟反省。

對我來說算是紀錄,所以前面會比較流水帳一點,比較具體的分析等流水帳寫完後面再來整理。

【背景】

後續內容講到公司跟人名都改用英文代稱。英文名稱也都隱去原名跟公司與人實際中文名字無關。

A 公司的背景是做醬油醬料的,早期強調手工,後期強調純釀,自有品牌。小有名氣但市場佔有率並不大。

我跟 Ca 以前是某網路公司的同事, Ca 本身是一個很有領導能力的工程師。在那個網路公司是某一組的 RD 主任。我當時的職位是網站企劃,不過我之前的工作經驗都是網頁設計,做網站企劃,做視覺設計,做切版,看GA,關鍵字廣告有碰過看過報表但不熟,SEO有概念知道文案原則,大致是這樣。

最早我是 Ca 的外包, Ca 跟幾個朋友創業,接了 A 公司的案子幫他們做網站,但 Ca 的公司缺設計,所以我做網站設計跟切版, Ca 寫程式跟做網路行銷。

當時 Ca 對 A 公司的收費方式,是沒有收製作費,而是談業績抽成,因為網站主機就是 Ca 在管理,所以可以完全掌握官網的業績。抽成的實際 % 數我忘了,但印象應在 10%~15% 左右。不過 Ca 並沒有因此要我血汗,當時我是報價給 Ca 的公司拿設計費。

Ca 有跟我提他純抽成的想法,他覺得台灣有很多這種有潛力的中小企業,用純抽成的方式會讓他們有很強的誘因給我們做網站,如果我們有能力幫他們做好行銷,從營業額抽成努力做個 10 個廠商,應該是個穩定的收入。他覺得 A 公司算小有名氣,如果做起來,是很好的 demo case。

我因為拿得到設計費都沒差,不過當時 Ca 的說法我也覺得好像有點道理,這門生意似乎可以做做看。

我印象中,後來網站上線後沒幾個月, Ca 的創業公司因為內部股東想法不同後來就收掉了。但 Ca 個人還是有繼續幫 A 公司做網站的主機維護。

我接了這個設計案之後大概一年多之後,我從一間小公司剛離職,當時跟 Ca 聊天,Ca說 A 公司的老闆 Por 想找他做正職。Ca 知道做網路行銷只有一個人是完全不夠的,所以想找我一起。

為什麼老闆 Por 會想找 Ca 呢?因為 Ca 公司收掉的這段時間大概將近 2 年的時間,A 公司找關鍵字廣告經銷商操作網路行銷。 yahoo 跟 google 都有做。但老闆覺得成效不如 Ca 那時幫忙操作的那幾個月的成效好。

Ca 的公司還在的時候,有幫 A 公司做了幾檔行銷活動,有一檔是實體刮刮卡,刮了可以上網站拿紅利點數。那一檔活動很成功。業績有很明顯的提升。這是老闆 Por 想再找 Ca做的原因。

而我印象中當時我有幫忙多規劃其他網路活動,但後來 Ca 就要我停了先不要做。所以幾個活動都只做了企劃但沒進到實作。

那時候老闆 Por 上來台北跟我們談,談完後開了兩個方案給 Ca ,於是 Ca 再找了我聊聊。兩個方案分別是:

方案一:一次給一筆錢給我們自己做行銷規劃,比較高的網站業績抽成,每筆抽,但要長期做後面就只靠抽成。

方案二:當正職員工,另外談業績達標的業績獎金。

我當時覺得我自己在行銷操作這塊的經驗還有得磨,選方案一沒把握,風險會太大。如果我們的想法是透過這個機會磨練跟測試 Ca 對網路行銷的想法是否真的可行,選方案二會比較好。 所以後來我跟 Ca 就成了 A 公司的員工,但因為公司在南部,當時談就是遠端工作。我在新北新莊,而 Ca 在另外一個縣市。

後來我做了兩年三個月的正職,又做了一年半的兼職,前後加起來三年九個月。

Chicken Attack 雞雞攻擊為什麼好聽?


這幾天一直聽 Chicken Attack (雞雞攻擊),實在太洗腦了,
重點是旋律好好聽,卻配上很搞笑的歌詞跟MV。
證明只要旋律棒,管你歌詞是啥都會在網路上熱傳XDDDD

聽了好幾次,對歌手石井健雄很好奇。
一直在想為什麼會覺得這歌好聽?

查了一下才知道石井健雄堪稱在德國最有名的日本人。
他很早就去歐洲發展,娶了德國老婆,
是在瑞士德國都很知名的約德爾歌手。

根據wiki上寫的,約德爾唱法最早源於瑞士阿爾卑斯山區,
是早期瑞士與奧地利的牧民用於呼喚牛群、羊群以及進行遠距離交流的喊叫聲。
是傳統音樂中較具特色的一種山歌唱法。

聽了好幾次想說怎麼覺得這種唱法哪裡聽過,
後來才想到「山頂黑狗兄」。

同樣是約德爾唱法,編曲不同聽起來差異就非常大。
後來又找了石井健雄 1993 的時候唱的 New Bibi Hendl,

感覺他那時候就很喜歡雞了XD
不過 New Bibi Hendl 的編曲還是比較像歐洲傳統山歌,
但是 Chicken Attack 卻不是。
他的編曲有點古典交響樂的味道,
讓我想到vista的opera

聽了一下,約德爾歌曲比較常見是會集中在歌曲的某一個段落用「喔雷伊喔雷喔雷伊」這類的發音,
而 Chicken Attack 除了最後一段用了約德爾唱法,
融合在整個旋律裡面又搭配了大量的轉音,這裡聽起來有歌劇的fu,
(他轉音轉得很漂亮應該也是因為他很擅長約德爾的關係)
然後再加上用的調子也不同於傳統的約德爾歌曲常用的是大調,
Chicken Attack 用的是小調,
(太久沒碰鋼琴了聽不出來是什麼調…只分的出來大調小調Orz)

就變成一首很特別但又很好聽的歌。(廢話XD)

從永豐金證券網頁漏洞問題看網站測試盲點

今天早上同業在傳這個臉書訊息

簡單來說就是有人要寫程式抓爬資料的時候,發現永豐金證券網頁登入後,會用js儲存使用者的身分證字號與密碼,且密碼是用明碼存。

這意思就是說你在登入狀態下,如果不幸你電腦有中木馬,他們就可以透過直接爬網頁的原始碼就直接取得你的帳密。也不用去破永豐金的資料庫就可以取得了。

你就想像是你開門進到家裡面,家裡有人,但門口直接產生一支你家的鑰匙,所以別人只要在這時候經過你的門口,就可以拿到你家鑰匙。大概是像這樣的意思。

然後有人就在這臉書底下問「為什麼之前測試的時候沒發現?」,這問題是每次有網站有資安問題被揭發的時候,很多人會想問的問題。在回答這個問題以前,我想先說一下我自己以前做網站企劃時的經驗。我不知道其他軟體公司內部的測試流程是怎麼安排。以以前在P家的經驗來說,新服務上線前的測試,會由企劃部全部的企劃一起上去測試,主要負責的企劃做彙整並在程式部門修改完畢後重新檢查確認都有過。

但即使是主要負責的企劃測試,他跟一般使用者最大的差異,只在於他比較熟整個網站的架構,所以在測試的時候知道要測得比較細。但著重的點還是在「功能使用」。

即使我自己會寫html code,測試的時候除非遇到css的問題會稍微幫忙找一下問題點。查css也就是我看code的極限,不然我也不會沒事開原始碼來看。

也就是網頁有些「問題」,並不是「一般使用功能的測試流程」能夠發現的。而是需要「有足夠經驗的相關工程師」去做檢查。

像是之前有購物網站曾被人家發現透過改js就可以跟改購物金額而且還可以完成購物流程的,就是很典型的「金額是否正確的判斷只寫在js但沒在後端做二次檢查」。但這個基本上要有點程式背景才能想到要怎麼測出這個漏洞。

很多人以為程式設計師都一定有資安概念,其實未必。一來「工程師」也已經分流分得很細。有前端,有後端,有MIS,大家主力能力都不同。二來現在能夠「會寫程式」跟以前比門檻也已經相對低,也就是你即使不是相關背景畢業,也有可能「會寫程式」,理論上相關背景(例如資工資管)畢業應該會對這類資安問題比較敏感(如果他上課都很認真的話)。但像半路出家而資安理論又沒特別有系統去學習的人,就很有可能會寫出犯下低級資安錯誤的網站。我自己本身如果不是因為長期合作的資深工程師會不吝惜分享他的經驗,我其實也不會有機會知道這種事。

「為什麼之前測試的時候沒發現?」

如果當時測試沒有額外使用資安軟體掃過,甚至也沒有比較懂資安的工程師從資安角度去做code review,那就會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坦白說永豐犯這樣的錯其實有點誇張(當然有人提就馬上修正是好的),因為他們畢竟是有資源的大公司。但你大概就可以想像,很多小公司專門接外包所開發的網站,資安都有很大的機會可能是有問題的。會不會遇到?真的就是運氣運氣了….

但這樣說,並不是要替這樣的錯誤「開脫」,只是希望讓大家理解,現在軟體開發的水很深,有很多的「專業」並不是身在其中的人就一定能完整擁有的。而我們能做的,常常也就只是「遇到就盡快改進」。

—-

基於這個部落格只是讓我個人做一些筆記,也沒有時間上來回覆留言,所以之後的文章就直接把留言關掉啦。之前的要一篇一篇關我也懶,就放著長草吧:p

無法被超越的馬蓋先

今天在西門町看到2016新馬蓋先的預告片。怎麼看都覺得新馬蓋先很不「馬蓋先」。我看的預告片是這隻

然後回家跟我妹講,我妹問我主題曲一樣嗎,我說對呀沒換。後來他上網看影片說主題曲明明不一樣,我上網找才發現主題曲有改。在西門町播得把主題曲換成以前的馬蓋先主題曲。

我覺得新主角看起來根本沒有馬蓋先的fu ,太輕浮,太油條,看起來也不是聰明的樣子。完全沒有老馬蓋先睿智親切又謙虛的氣質。

「太簡單就不好玩了」這句話根本不像馬蓋先會說的!!!太自大了!!!

哥哥朋友說你再多看幾次,就是有點像麥特戴蒙的馬蓋先啊。

我以我粗淺的印象又多看了幾次,是有點像,但總覺得麥特戴蒙還是比較好一點。上網找了一下照片。

tv

有人說新馬蓋先演員盧卡斯提爾 才25歲。理查迪恩安德森當年演馬蓋先已經35歲了所以比較成熟穩重。

可是我覺得主要是臉型的問題。盧卡斯提爾的下巴比較尖,左右菱角比較明顯,臉的比較瘦,在不同角度下陰影會讓他的下巴顯得更尖更長。

我那時候想像麥特戴蒙都會比新演員好,實際照片比較我覺得最大差異就在臉型。他們兩個有些角度確實神韻有一點點像。可是麥特戴蒙下巴比較圓潤。給人感覺就是會相對穩重。理查迪恩安德森的下巴更圓潤。

我慢慢可以理解為什麼人家形容小人會說小頭銳面,確實臉型會給人一個既定的第一印象。

話說盧卡斯提爾短髮並不難看,而且他其實比較適合短髮。長髮飄逸整個很悲劇…

然後網路上看到有人單純分析2016馬蓋先的劇情,感覺編劇本身就很悲劇了,加上演員,悲上加悲。這篇評論裡面裡面有之前國外預告片的截圖,噓的遠大於讚的,說當時底下有人留言說「不管是誰創造還有執導了這種垃圾,都應該以背叛童年的罪刑處以絞刑」,看起來大家都很悲憤XD

我認真覺得,我們那個年代的看了搖頭不會想看。新的則會因為劇情不好也不受歡迎。八成會腰斬吧XDDD

從分不清dpi何時使用看教育問題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因為接了一個政府標案,網站上線後banner要放到其他政府網站上宣傳。於是收到了一個像這樣的需求:「請提供約 600*254 像素 150*150 dpi 的 banner,」

然後我想起來上次聽到像這樣的需求的時候,是我在另外一間公司,也是外部窗口索取 banner 時發生的。我不知道上面這句話有多少人知道他哪裡有問題。但我也是這時候才發現,發現很多人觀念有誤但不自覺。

先說一下上面這個需求的問題在哪。dpi 指的是當圖片列印輸出時每一英寸的點數量。所以當每一英寸的點數量越多(在輸出設備可支援的狀況下),圖片印刷出來的精緻度也會越高。所以dpi重點在於「印出來的每一英寸含多少點」的這個觀念。

但是,螢幕顯示圖檔,它的顯示的dpi就一律是 72 dpi,你即使把圖的dpi改成 150(dpi只有一個數值也不用 *),原始像素尺寸不變,那他在畫面上顯示的大小還是以72 dpi在顯示。如果今天這張圖只要用在網頁上。由於你一定會使用電腦瀏覽網頁。所以你一定是以螢幕看這張圖。所以當你要跟別人要一張banner,其實不需要要求dpi。只要給對寬高像素尺寸即可。

有人以為,dpi不是解析度嘛?那是不是解析度越大圖片縮小就比較不會糊?事實上這還是看圖片的絕對像素尺寸,跟dpi也沒關係。你只要去想這個問題:一張100px * 100px 的圖,跟一張 800px * 800px 的圖,哪一張比較有縮圖的空間?一定是大張的。一張800px * 800px 的圖,你可以用軟體把它的解析度調整成 150dpi跟72dpi,但是他們在同一個螢幕上顯示的大小,依舊會相同。

但如果你把這張圖,拉到向量圖處理軟體,例如illustrator,你就會發現,他拉進去預設顯示的大小,就會有所不同。原因在於illustrator會用dpi去換算這張圖在實際印刷的時候,他的大小應該是什麼。但是當你在illustrator內,手動把圖片放大縮小時,就同時會影響了這張圖實際輸出的dpi值。

好,上面這裡是定義說明。事實上更確切的說,數位處理用的其實是ppi,但他的觀念跟dpi的差異很小,所以這裡還是用大家習慣的dpi來解釋。下面來說說我的反思跟感嘆。

我仔細去想,我是什麼時候搞清楚dpi的定義的?因為我高中就自學網頁,所以很早的時候我就大概知道螢幕顯示的dpi都是72dpi,大學學設計,所以大概知道印刷用300dpi,除非圖片呈現有高品質要求的才會到600dpi,但當時我只記得這些數字,對定義本身其實沒有非常暸解。

畢業後一開始做的工作有稍微接觸到印刷,我那時候有個大概的概念:大圖輸出像是大型看板或是貼牆壁的大型壁貼這種,150dpi即可。因為他是遠看,所以不用追求近看時的細緻度。

所以對dpi的瞭解就是dpi越高,印刷呈現的圖檔精緻度就會越高。我知道在網頁上呈現的圖檔,只要像素寬高知道就好,解析度多少都不重要。但是這時候我並不清楚dpi的實際定義是啥。

所以那時候我看到有人要banner並指定dpi的時候,都會翻白眼。我還記得我在一間公司跟同事解釋banner的dpi一律都是72的時候,他說但窗口就是這樣要。在只想把任務完成的狀況下,我就還是給了有同樣dpi的圖免得對方不懂還來說我們錯。

真的完全搞清楚dpi確切定義,是在後來我要去補習班教電腦前,自己去考ACE的時候,在Adobe photshop 官方手冊有清楚的解釋dpi的定義。這個時候我才真正的確認並理解dpi只有在印刷輸出的時候才有意義。

所以我知道dpi確切定義這件事,是學校教清楚的嗎?不是。有多少人在講dpi的時候,都是聽來聽去的積非成是,卻從來沒有搞清楚dpi是什麼意思?更進一步來說,為什麼我們都不會去問,dpi是什麼?

客戶不懂dpi,窗口不懂dpi,我其實都覺得無可厚非。但設計師不懂dpi,這就很可怕。今天會講出「請提供約 600*254 像素 150*150 dpi 的 banner。」最初始提出這個需求的,勢必不會是「窗口」自己。

而明明我們只要上google 打 「dpi 是什麼」,就可以找到一狗票正確解釋的文章。但我們從不覺得我們需要去問這個問題,所以我們不會去google,於是積非成是的「要求」就繼續傳承跟擴散。

我常常覺得,我們的教育把大家都馴化到不愛問為什麼。不喜歡深究事情的基本定義。於是我們總是使用著我們不懂的詞彙,卻也不覺得自己要去搞清楚這些詞彙指涉的意義,或是甚至自以為懂。

「會用就好了不是嗎?」

可是有時候,你不懂定義,就會讓你用錯啊。但你卻不認為你錯了。你可能被糾正的時候還會說:「我們都是這樣用的啊。」

既定觀念難以改變就在此啊。

關於輔大心理系夏林清事件的喃喃

如果你從小受的教育,都是小的要尊敬老的,晚輩要服從長輩。和諧比衝突好,自我肯定建立在他者的評價大於實質貢獻。而這些隨著你的年紀增長,已經內化成你價值觀的一部份,說不出卻覺得理所當然。你會養成怎樣的性格?

你可能會很在意面子,而且這個面子不是建立在你對自己個人實踐的認同,更多是建立在別人對你的尊敬崇拜上的時候,所以以下犯上,從下而上的指責,本身就是一種侵犯。在被侵犯的當下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你憑什麼這樣說我?」而不是問:「為什麼你要這樣說我?」

所以國民黨反省不像反省的反應不意外,所以那些在公車上指責年輕人不讓位碎碎念的婦人的行為不意外,所以夏林清跟其同陣線的人的反應不意外。他們以前習慣用「權力上對下而我在上」的姿態,太久太久,久到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不可質疑。

與其說夏林清「保護自己面子尊嚴更重於保護被害者」的反應是「正常人性」,不如說這樣的反應其實是威權教育底下必然的產物。他有一半是人性,有一半卻來自於文化。

昨天一直在想一件事,中文裡面關於「道歉」可以用的詞彙,跟英文比起來感覺好少好少。道歉,賠不是,賠罪,對不起,不好意思。這幾詞彙,除了不好意思的強度是在所有道歉詞彙中最輕微的,其他的道歉都幾乎等於認錯。

可是事實上,有的時候的狀況是:因為理解你因為我的話感受到不舒服,所以我為讓你感到不舒服的這件事情願意跟你道歉,但這不等同我說的話是錯的。

這時候的道歉與其說是認錯,不如說他的本質是因為看見對方的感受,願意接受對方的感受而釋出的善意。中文裡的「道歉」,如果不去指涉是針對什麼道歉,你幾乎區辯不出來這樣的道歉到底是屬於什麼。

英文裡表達的道歉的說法有很多,字彙與句型有這麼多種。在英文裡這個「道歉」指的是「責任在我」或「針對打擾打斷表達不同意見」或「就事論事的道歉」或「針對可能讓別人不悅的起手式」,用的是不同的詞彙與句型。翻譯成中文全部就只有「抱歉」「道歉」「對不起」「不好意思」。

於是在中文文化裡面,「道歉」等同「認錯」等同「所有的責任在我」。而認錯是有損面子的,所以若不是因為真的覺得自己錯了,我們不習慣說「道歉」。

而當對方說「道歉」的時候,我們的反應不是「思考理解辨識你道歉的理由與原因」,而是認為「你知道錯了就好」。

**********************************

看到很多人轉貼各種「奇文」,我想說的是,也許當我們覺得對方寫的是「奇文」的時候,我們可能也都要認知到,整個文化教育施予在我們身上的隱性價值觀到底有多大。任何「奇文」的產生都一定也有他自己的脈絡,不會是莫名其妙就有的。

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避免未來有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我們有能力選擇「不寫出這樣的奇文」,並辨識出我們想要捍衛的到底是正義,還是只是個人尊嚴的不可侵犯。

雜記

早上處理公司的事,突然讓我想到以前在另外一個小公司一個很不好的回憶。

那時候公司的組成狀況是這樣

  1. 老闆:他的本業是做氣體分析設備的,而我們這個小小網路部門是因為很陰錯陽差的理由所以產生的,這裡不描述那個莫名其妙的原因。平常老闆不會在辦公室。
  2. 已經離開的前主管:要特別提前主管是因為當時以下其他人都是這個主管面試進來的,包括我。
  3. 業務一名
  4. RD:年紀大我八歲。

當時因為前主管已經離開,結果狀態就變成我要負責帶網路部門。公司透過關鍵字廣告看是否有機會有一些網頁設計的單進來,關鍵字廣告是我在負責下,但一直沒有電話。然後有一天RD突然跟我說,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沒電話嗎?

我說不知道。

然後他才跟我說,我下的廣告電話打錯了。

當然講完我也就去改了。但當時這件事情時讓我感覺滿不舒服的。不舒服的原因有幾個:

  1. 我不知道他發現這件事情多久了,如果已經發現一陣子,之前為何不提?他當時講的語氣讓我覺得他不是那時候才發現的,也許不一定是事實,但當時我這種感覺很強烈。覺得他刻意擺出「我看你什麼時候發現」的姿態。
  2. 錯了我該改沒錯,但是我不喜歡他跟我講這件事情的方式,你何不直接跟我說「我們的電話號碼是不是放錯了」,而是用一種「你居然沒發現」的語氣在講話。

那時候的不愉快基於一些前置原因,我對RD一向都盡量客氣,畢竟我不會寫程式,但這個RD後來的一些工作態度都讓我很不欣賞的,簡單說起來就是:所有非程式的事情就完全不想碰(在一個小公司,這點我個人覺得很糟)都往外推,例如當時公司印表機透過內網連不上,問他他只說他不會,這事後來是我處理掉的。然後他自己能力其實沒有很強但又有點仗勢反正公司只有他會寫程式。

所以當時的不愉快,有一部分也是建立在我對他印象已經不太好這個基礎上。我心裡也覺得他是個很難溝通有錯又不認的RD。所以當我有事情被他用這種方式指出錯誤的時候,我會更強烈覺得不舒服。

當然,那時候我自己還沒領悟一件事情:那些跟我很好溝通的RD,之所以很好溝通,不是因為我的溝通能力多強,而是那些RD本身的溝通能力跟專業能力都很強。但我不能去用這樣的標準要求所有我遇到的RD都是那樣,人就是有能力高低的差異,不能一概而論,也不能都拿同一套方式去用。

然後直接講結論:一個公司的「文化塑造」真的很重要。特別是新創公司,文化塑造有很多層面,有一部分是一開始挑人就得謹慎,有一部分是如果知道自己無法挑到夠好的人,那主管就必須要有能力讓這些人往「夠好」的方向前進,但是即使這些人一開始「不夠好」,有個根本的要件是他本身的「態度」也要能符合公司文化。當時公司不算老闆只有三個人,一個解決問題不積極的RD,其實就足以讓整個團隊的意志消沈。

當然,當時的我也不夠好。在情緒的處理上,在事情的處理上,有很多不夠圓融的地方,當時我也確實不懂怎麼帶人,只覺得「為什麼同樣要求以前的RD都不會有問題,你問題就那麼多。」。那時候我老闆也跟我說「你不能期待你帶的人都夠好,有時候你得等著他一起成長。」。這段話我認同老闆,但我當時無法用在那個RD身上最大的原因也是:先生你長我八歲啊你。那時候後來換過一個業務,新業務很年輕小五歲,態度積極。我當時就一點都不覺得他問我蠢問題有什麼關係,因為他不懂本來就很正常,我也很願意跟他解釋。

做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天時跟地利往往不是可求的,常常你只能等待。人和是唯一自己掌握權比較高的。我們盡力,但也必須要理解,有時候人不適合就真的不適合。而如果遇到一個人和的環境,就真的要好好的珍惜。

益品書屋好佛心?兩個你不該去益品書屋的理由

  1. 自稱是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的定義不是沒有營利就可以叫社會企業,不然每一個創業之初正在虧錢燒錢的公司都可以說自己是社會企業了。( 益品書屋的公司徵才資料直接就寫自己是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比較明確的定義是:企業營利所得的利潤繼續投入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與一般企業追求的利潤大部分進到自己口袋是不同的,而社會企業不等於不營利,也不等於不能賺錢。
    現在一堆有理念的小書局經營辛苦,他們一樣是在推廣閱讀,也試著在理念可以的範圍內善待員工,我也從來沒看過他們自稱社會企業。益品書屋到底憑哪一點可以把自己定義成社會企業?
  2. 以找志工之名行找無償勞工之實
    誰不知道王品創辦人是大資方,去找 (或是接受) 學校合作志工服務時數,擺明就是以志工之名行找不用錢的勞工之實。如果今天你是沒有資金背景的小型理念書局,我不會說甚麼,但是你不是,你是王品創辦人,你有的是資金。但是你卻做這樣的事情,這種資方真的很丟臉。 ( 台北海洋技術學院找志工的公告 ),今天即使是學校主動找合作,你是可以拒絕的,但是你沒有。
    如果是學校主動找這樣的公司做志工服務時數,我也想問,學校接洽這種業務的人腦袋到底長哪裡去了?找外面一大把真正的NGO都比找益品書屋要來的適合啊!

要怎麼說我對益品書屋的那種生氣與難過…

前幾天只是看到有人轉貼,當時雖然知道她這種營運模式鐵定不賺錢,也不過是漫畫王的重新包裝。但王品創辦人嘛,有錢就可以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這是他的自由。

看到以前讀書會的朋友大家相約覺得以後讀書會可以去益品書屋的時候,一開始也覺得反正就是一個讓大家可以便宜使用的場地。

但看到益品書屋去跟學校合作說要找志工,突然有種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的感覺。

媒體效應讓大家看到的是:王品創辦人佛心地開了一間不賺錢的精緻漫畫王。於是湧入一堆人去嘗鮮。王品創辦人賺了媒體宣傳也賺了好名聲。

媒體不會報的是他們去學校找志工當勞工用!!

不該是這樣的…台灣的資方怎麼有辦法不要臉到這個程度…

老人才會用@yahoo…從email看出你的年紀,真的是這樣嗎?

這篇原本只是po在臉書上,朋友說覺得是不錯的社會觀察,加上大家的回應又讓我想到一些其他的例子,所以就一起整理到部落格囉。

寫這篇是源自於網路上看到這篇文章:老人才會用@yahoo…從email看出你的年紀:「世代差異」摧毀雅虎,下一個可能輪到臉書

單純關於產業分析的部分我覺得寫的大體方向 ( 內容摘要:從一個大公司角度來看,有時候這種世代行為差異,可能會成為一場夢魘,摧毀你的事業,即便在企業操作上,你公司沒有做錯任何事。)  沒有甚麼問題。但關於老人才會用@yahoo這件事,倒是可以從別的面向來看。

下面是我個人觀察的一些整理:

網路使用習慣確實有世代差異。但是世代差異反而是所有差異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比較難觀察到的其實是同世代但不同職業與學科背景的使用差異。我有時候覺得差異真正大的反而是這部分。

我大學的時候才知道google,而且大概是大一之後的事,更之前都只會用yahoo不知道有google,但在那之前,其實有很多念工科的同學早就在用google了,所以他們很早以前就會說「你自己估狗啊!」,然後那時候還聽不懂估狗是什麼。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第一個信箱都是kimo,也就是被yahoo合併以前的台灣奇摩。

長庚大學因為位置的關係,算是一個很封閉的學校,所以校內不管什麼系的學生,都會用學校的bbs。所以當時我一直以為大學生就是要用bbs啊。

可是在我還在校時,有一天同學會我跟我一個念別的學校的同學(印象中應該是師大)聊天,他提到他沒在上bbs,覺得bbs很難用的時候。我其實有點嚇一跳。

然後另外一個是五六年前我在聯成兼課教電腦的時候,有一個學生跟我說他每天都會看yahoo首頁,看看有什麼新鮮事。這個同學大概就是大我個5歲以內的年紀而已。而我已經忘記我上次好好看yahoo首頁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然後我爸,六十幾歲了,他很早就都在用google查學術資料。

什麼樣的人會擅長用google?有大量搜尋「不只生活資訊還有其他資訊,特別是學術或技術資訊」需求的人。因為單純的生活資訊,例如吃喝玩樂,yahoo其實還可以用,搜尋結果也未必比較差。但如果搜學術技術資訊,yahoo完全是不堪用的。

為什麼我可以很肯定說吃喝玩樂用yahoo還堪用?因為我之前網路行銷是賣食品的,來網站買東西的狀況,yahoo的轉換率高於google的轉換率。搜尋量在行動網路熱以前,yahoo跟google的搜尋量一直是相當的。我自己不用yahoo,但我們行銷的對象有一半的人都是用yahoo找到我們的。

所以什麼決定了你習慣用google還是yahoo?其實是個人的搜尋需求。而什麼樣的人會特別需要找學術技術資訊?早期工科類的會最需要,然後可能慢慢延伸到部分要做研究的其他學科。

所以一旦你念的不是這些學科,或是你從事的工作沒有這麼龐大的資訊搜尋需求,你就不會特別覺得搜尋一定要使用google,而這樣的人即使是搜尋也會停留在使用yahoo。

而網路服務使用的世代差異,也許真正的原因是在於,上一個世代的背景大多不會有龐大的搜尋需求,而不在於他們年紀大。

朋友回饋的幾個例子也列在這:

  1. 我有女生朋友是因為交往了理工科出身的男朋友,才改用google的。
  2. 我搜尋都用google,只有信箱在用雅虎,因為雅虎的信箱從國小就在用了,已經跟太多東西綁在一起……
  3. 那天老妹在用hotmail。我才想到有一群msn舊使用者用戶當初可能也都是用msn的信箱。(不過據說現在改的很難用,而我帳號自從轉換到skype之後,已經忘記很久了…)

至於標題寫說用yahoo的是老人。這部分「老人」的定義可能要再下的更精準一點。如果是60歲以上的老人,用的恐怕還是gmail,原因是60歲以上的人,要他自己完成手機的基本設定其實很困難,所以大多數是靠年輕人(不管是他的兒子女兒還是通訊行店員),而手機綁gmail設定比yahoo要來的容易。

真正會用yahoo信箱最大宗的反而是現在的中生代,我說的中生代是指25~35歲,而且是小時候 (國小或國中) 就開始接觸網路的那一群。因為他們太多生活的東西都跟yahoo信箱綁在一起了,所以放棄掉信箱改用新的成本太高,即使他們有gmail,yahoo信箱也無法完全丟掉。

40~60的人有沒有在用yahoo信箱?有,這群人的背景大概就是25~35歲這年齡層的父母。他們給小孩用網路,自己可能也會用。但是他們用網路的使用量應該是遠少於25~35這個年齡層的人。他們進入行動上網年代時,把yahoo信箱拋棄的可能性反而更高,因為在他們接觸網路到個人資料需要常填寫私人mail的情境,反而沒有下一代會遇到的多。

以我來說,早期我買過mail2000的信箱,這個信箱我現在基本上不太會繼續用在資料填寫上,但因為早期有很多的個資我都是用這個信箱,以至於這個信箱我還是得持續保留。

在描述使用者樣貌的時候,真的要小心,不要落入只剩下年齡而失去對其教育工作與生活背景的想像。也不要忘了,有的時候不是族群變了,而是大家一起都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