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觀察]養子不教,學校的錯?

陳怡安陳安儀小姐的部落格看到這一篇文章:一件小事看了下面第一則回應,然後想到以前老媽在安親班教書後面幾年發生的事情。還有遨遊天地任我行的八年級小朋友的工作觀

當看到小朋友的工作觀、價值觀、基本禮貌很差的時候,第一會說「現在學校在教甚麼」,其實想想,我覺得更應該問「現在的家長都在教什麼」。曾經有女同事帶他的小孩到公司,小孩亂翻別的同事桌上的東西,結果那位女同事只有口頭上說不能亂翻喔,但實際上還是放任小孩子繼續翻。也曾在餐廳看過小孩子 到處亂跑,在餐廳擺飾的盆栽鐵欄鑽來鑽去,最後來還燈插座弄掉。結果那位家長就這樣看著小孩亂跑,然後繼續跟朋友聊天。一直到服務人員出手制止,才敷衍的 跑出來帶回小孩子,過了一會又跟剛剛一樣放任小孩子亂跑。如果在所有生活瑣事上,家長的態度都是如此,你能期望他的小孩在未來能多有禮貌呢?你能希望他的 小孩長大後能懂得甚麼叫做尊重嘛?

現在的八年級生,他們的父母的出生年約略會落在48~62年次之間,以年紀來推算,這些父母在公司應有一定的位階,正值壯年。教育程度相較於再早一些時候的 嬰兒潮世代更為提高。當這些已經在公司身為高階主管的成人念著七年級草莓不長進,也許他們根本沒想過,下一代如果更糟,那正是他們教出來的。

教改改了這麼久,最應該改的其實是家長的心態,偏偏這卻不是制度能夠改的到的。當大部分家長都懷著:教育是學校的事情,教不好是老師的問題,都是因為學校如 何才導致學生變壞,都是因為學校如何才導致家長要帶小孩去補習(等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的時候。制度怎麼改都是沒有用的。去認識一些老師,聽一些其他家 長說的話,有時後會發現,其實抱持功利主義的家長遠比老師要多的很多。我也相信,在這樣的狀況下,有很多老師會因為家長的壓力而顯得很無奈。

以前上公民課的時候,曾經提到教育大致區分為三種:一個是家庭教育,一個是學校教育,一個是社會教育。教改所能夠含括到的範圍,以學校教育為主,社會教育為輔,而家庭教育卻只能靠家長自己,正所謂身教大於言教,但是很多的家長都沒有去想過自己對於孩子的影響其實是最大的。無關乎家長學歷的高低,而在於心態。家庭教育最重要的不在於提早教會小朋友ABCD,也不在於提早讓小朋友補習學音樂,而在於培養小朋友正確的價值觀。

當新聞上說現在小孩的價值觀淪陷,覺得父母是他的僕人,過度自我自私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問問,他們的家長都是怎麼教小孩的。一個自私的孩子,不會是透過學校 教育教出來的。學校教育對於小孩子的影響,在很多時候是比不上家庭教育的。道德淪喪,絕對不會是因為上課多教一本公民課本就能夠導正的。也絕對不會是因為 公民課不考試所造成的。

與其抱持著一種自以為看的深入但其實只是把責任都推託給別人的家長,不如做一個從自己開始做起的家長。但是,有多少家長會覺得這是自己的責任?還有,這種「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的價值觀,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蔓延的?社會上最可怕的不是做錯了甚麼,而是做錯了還不知錯啊!

[社會觀察]無限上綱

這是一個貼標籤的社會,大家都知道。從別的方式解釋,貼標籤可以被解釋為是一種「分類」,因此貼標籤也未必就全然都是壞事或不好的。畢竟「分類」是人類在 學習的過程中所必然要要學會的技能,透過「分類」,知識可以變得更有組織性與連結性,因為連結性而觀照出更多整體的意義。但是在很多時候,大家似乎把貼標籤這件事情給無限上綱了。譬如因為媒體報導這個人很有錢、很有社會地位,因此變成他做的什麼事情都是值得效法的。即使是錯的也都可能被美化成對的。

而貼標籤對於那些社會中少數的人來說,更是危害大於益處。這是一篇小新聞:跨性別教師也需要工作權。看到這個新聞,你有甚麼感想呢?

我 只覺得,性別認同,要不要變性,是私人的事情吧。有時候我不懂,為甚麼這種私人的事情可以被無限上綱說成這個人沒有當老師的資格。我可以理解當一個家庭裡 有人的性別認同不是社會所預設的時候,大半數的家人很可能會受到很大的衝擊。但是衝擊歸衝擊,這依舊是人家的家務事。外人有甚麼資格去靠這個評斷這個人在 性別以外的事情?即便是關於性別這件事情來說,別人也沒有權利去「批評」。

同樣的道理,套用在同性戀、性別認同非社會所預設的人 身上,都是一樣的。他們對自己的性別認同為何,喜歡的對象是同性或異性,是否有強烈希望轉換性別的意願,這都屬於他們個人的選擇。別人都沒有權力因為自己 的喜好,就認為自己可以對他們評斷、威脅。你喜不喜歡是你家的事情,但是他們要怎麼選擇卻是他們的自由。要到什麼時候,我們的社會才能夠真正瞭解「我不認同你的意見,但是我捍衛你發表個人意見的自由」的真義呢?

[社會觀察]教育五四三

跟老爸去運動場走走活動筋骨,邊走邊聊。聊到了我爸他那個年代的教育體制,他說在他那個時候,可以考上台北工專的人,很多都是同時考上建中的。於是那些人 會看看自己的狀況、興趣,去選擇想要念高中還是五專。在錄取率不到兩成的年代,讀專科或是讀到大學並沒有高下之分,一直到不知道哪個教育部長開始一次開放 幾十個五專成立,從此之後五專學歷就漸漸式微,逐漸演變成讀五專的成績較差,讀高中走升學路的成績較好的印象。

嗯…似曾相識,不是嘛?這正是現在大學正在面臨的問題,歷史上相同的事情其實早就發生過,只是那時候侷限在專科。直到現在大學、研究所、博士班也陸續陷入同樣的窘境時,大家才突然驚覺到: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教育是百年大計,但是沒有一個教育部長能夠做的上百年。新官上任三把火,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在任內做些能夠彰顯自己政績的事情。於是教育政策就這麼樣的擺來盪去,說真的,損失最大的不是人民,而是整個國家社會。雖然很多人看不慣杜正勝,但我倒覺得教育部長不要一直換,是件好事。只要可以從現在開始管制,將辦學不利的五專、大學陸續淘汰,讓教育回歸市場機制,以縮減 大學、五專供給量以提昇教育品質,並且同時加強推廣社會對於終生教育、終生學習的觀念。導正社會「上大學是為了拿學歷」的錯誤認知,我相信幾年後大學跟五 專生的程度就必然可以回到一定的水準。只是,我們需要的是夠長的時間,以及持續不斷的對的政策。

對的人,作對的事,並且持續不斷的做下去。「從A到A+」談到一個企業要從優良變成卓越,結論是如此。關於政治、教育還有國家政策,不也是同樣的道理?

[社會觀察]M型不M型?消費型態的改變

前陣子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內容大致是說大學生的畢業旅行有M型畫的趨勢(又來一個M),然後就介紹兩個畢業旅行團,一個走貴婦風,一個走台客風。貴婦風畢旅團是幾個女生一起到日本來趟血拼之旅,台客團則是走環島自助旅行,住的是親戚家,吃的是各地夜市小吃。

但是我認為,與其說M型化,不如說現在的消費型態正在改變中,也就是說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寧可多花一點錢買好東西,或是乾脆能省則省或是不花錢」,但請注意,這指的是消費型態的改變。花多一點錢買好東西的人是不是都比能省則省的人有錢?那可未必喔!

我還記得那時候老爸要哥哥去挑家庭音響組,一花下去幾十萬元,我爸說了一句「現代人卡ㄟ康阿ㄇㄟˋ」(現代人比較捨得花),那套音響真的要跟頂級的比,其實 還稱不上是最好的,只是對於我們這種對聲音沒有挑剔到龜毛的人來說,已經真的很好很好了。而對我爸來說,他已經覺得有「貴」到了。

現代人真的有比較窮,生活比較不好過嗎?我喜歡「佐賀的超級阿嬤」作者自序中提到的一段話,意思大略是這樣:常常聽到有人說,現在的日子不好過喔!但是比起以前(戰後重建)的日子,現在人其實已經富裕很多了,重點還是在於自己怎麼想吧!

我寧可說,現在的人在消費習慣上,特別是對於需要花較多金錢的物品(或事情)上,有往兩極端分佈的趨勢,譬如同樣出去玩,要嘛參加很便宜的團或是當背包客,不然就是參加奢華的旅行團。所以為甚麼做中價位旅遊的公司一間接著一間倒。但是,那些參加奢華旅遊的人真的非常有錢嗎?那些寧可當背包客的人難道又真的窮嗎?其實他們只是選擇自己想要 的消費方式而已:花大錢or看可以省錢省到甚麼地步。但是他們追求的其實是一樣的東西:透過不同的方式使用(看待)金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快樂(價值)。

ok,回頭來說,處在中價位的消費族群真的沒了嘛?我們應該要來看看其他方面的消費。以3C商品的數位相機來說好了。真的了下去花大錢買高級數位相機的 人,在整體比例來說還是算少的。如果消費型態完完全全呈現M型化,那我們所看到有買數位相機的人,應該是要嘛拿高級相機(3萬以上),要嘛就是買低階數位 相機(1萬以下),而很少人拿中階的數位相機(1~3萬)。但是事實上呢?至少就我看到的,很多人買的都是中價位的相機,因為買不起最好的,但是又不想要 只有像傻瓜相機一樣的功能,希望有基本的調整光圈、快門的功能,然後還想有其他拍照模式跟功能可以使用,在價格與品質上去求一個平衡,於是他們便選擇了中 價位的相機。這樣的人還是佔了比較多的比例的。

事實上,中產階級在財富上並沒有真的往兩極端走的趨勢,只是在消費型態上變得分佈的比較平均而已(只是比較平均,但並不代表消費型態已經完全變成M型化)。 以前願意花大錢的人少,現在願意花大錢買好品質的人多一些,但也沒真的多到滿街跑。消費型態的改變並非是因為財富分配M型化所造成的(事實上也根本還沒發 生過財富分配M型化的狀況),中產階級並不是因為比較富裕才願意花大錢,也不是因為比較貧窮而努力省小錢,而只是他們願意在對他們來說比較不重要的方面省 小錢,然後把省下來的錢花在他們覺得值得花錢的地方(例如新聞所說有人寧可每天吃泡麵,然後省下的錢去做美容手術)。或是有的人寧可在每個地方都花較多的 錢買品質較好的東西,而不認為錢必然就應該要存起來(或是需要存很多錢)。因此實際上是現代人比過去任何時代的人都更懂得如何活用金錢享受生活,而非只是 一味追求積蓄。

不是錢賺的少了,而是我們對於「錢」的看法變了。

M型社會延伸閱讀:
平成十四年,M型社會
M形社會(M型社會)到底在哪裡?? (一)
M形社會(M型社會)到底在哪裡?? (二) – 所得分佈的調查
M形社會(M型社會)到底在哪裡?? (三) – m的加工方法
M形社會(M型社會)到底在哪裡?? (最終回) – 誤解與真實

[社會觀察]關於M型社會的好文

看基金版無意間看到別人貼的連結,但是我覺得內容寫的相當不錯。
去你的「M型社會」
再論M型社會

就跟扣七年級生是草莓族的帽子一樣,媒體常常在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也許有人會說,可是大多數人的觀感也真的認同台灣走向M型社會的狀態。而我想說的是,人會有對號入座的習慣。
心理學上有一個很有名的實驗:在 一個大學課堂裡,教授發給每個人一個白色信封,跟他們說這個信封裝著一張紙,上頭寫著對你們性格的描述,請打開來看,不要跟旁邊的人交談,如果你認同裡面 的各項敘述,請在每個敘述下面寫下「符合」,收回之後,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裡面的描述符合自己的個性,但是其實所有信封的內容都是一樣的。很神奇吧?因為對於性格的描述,只要講的模糊些,不要太明確,人都會有對號入座的習慣。

同樣的道理可以應用在很多的地方,譬如說當媒體想要行銷某個概念,他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情況,因為我們不是懂統計的人,不知道要有多大的差異才能證明真的有 差異。因此當我們看到某些例子,對照自身,覺得好像有些道理時,不知不覺中就接受了媒體所行銷的觀念。但是其實沒有數據可以證明這樣的現象在統計上是否真 的站得住腳。然後就變成因為大家都這樣講,所以我講甚麼寫什麼的時候就也拿來插一腳。

M型社會比較像是個流行的觀念,但正不正確,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狀況,有待討論。

延伸閱讀:
下流社會:新社會階級的出現(Downshifting!)
沿街叫賣的「M型社會」
《M型社會》的重新解讀

[社會觀察]關於人權上的道德爭議

看到這樣的一則新聞:女兒患腦性麻痺 母促切子宮阻發育 引發道德爭議
之前在美國也有一個類似的案例:凍結重殘兒發育引發爭議 父母上網辯護

面對這些案例,常常會有人權團體、宗教團體跳出來說話,他們的說法不外乎是:
1.父母是否有權決定重度障礙患者的生長權利?
2.到底這是為了孩子好,還是只圖自己照顧方便?
3.濫用優生學

每次看到這種新聞,我總有這樣的感覺:
那些人權團體、宗教團體講這些話,都可以很輕鬆。因為那些重度智能障礙的孩子,不是他們在照顧的。所以他們可以喊得很大聲,說那些父母不尊重自己孩子的人權。這個問題有點像是:當一個母親已經在戰場上失去一個孩子的時候,他是否有應該要求政府是免去他剩下唯一個孩子的從軍義務?我覺得在這個時候,不管這個母親 怎麼決定(要求免去從軍義務還是冒著可能在失去一個孩子的風險繼續支持孩子去當兵),都沒有錯。也就是說,那些面對如何照顧重度智障孩子的母親,不管他們 怎麼決定要如何繼續照顧自己的孩子,只要他們不是要把孩子給拋棄不管了,我認為,別人是無權置喙的。因為面對困境的人是那些父母,不是那些只會出一張嘴講 人權的人。

也許有人會說,那些人權團體、宗教團體裡面有的人也許也是面對同樣的困境,但是他們並沒有選擇凍結孩子的生長。是啊,但是那是他們的選擇,憑什麼別人不是這 麼選擇,他們就有權利去批評別人的處理方式呢?面對重症兒童的照顧,是很艱辛的一條路。那不是簡單一句「你不尊重孩子的人權」,然後就會變得比較好照顧的事情。「只圖自己照顧方便」的指控是很可笑的,因為他們還是要一輩子照顧這個重度智障的孩子啊。凍結生長之後,他們真的會方便到甚麼程度嗎?而且在這種狀 況下,假設以尊重重度智障孩子身體使用權的作法來說,當這樣的孩子繼續長大,他會面對更多的問題,對孩子來說真的就比較好嗎?久病無孝子,我相信這句話反 過來也是適用的。如果今天這樣的處理方式,可以讓他們更容易更放心的一輩子照顧自己的孩子,我覺得這反而是一個對孩子比較好的處理方式。

那些人權團體,有時間去躂伐那些已經很可憐的父母,為甚麼不把這個時間用在討論更應該注重人權(像是被害者的人權等)的事情上?有時候我真的對那些人權團體很反感…

[社會觀察]學歷與學習

老妹在準備研究所的考試,我說,如果你考上研究所,我就變成家裏學歷最低的了耶XD。我忘了我妹回我什麼,反正就很正經的說類似話不能這樣講甚麼什麼的。但是對於這個事情,說真的我只是開玩笑,我從來就不覺得這有甚麼好或不好。

小時候我很崇拜我爸,想著要一路念上去,大學,碩士,博士,然後當教授。等大學畢業後,崇拜還是崇拜,卻沒想繼續念了。一方面跟自己念的科系有關,另一方面 則是覺得,今天不管念到甚麼,最終就是要出來工作。如果我覺得這樣的學歷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如果我依舊保持著喜歡學習也不斷學習的初衷,那是不是要繼續念 到更高的學歷就已經不重要了。

台灣是一個重學歷,不重學習的地方。

因為學校越來越多,這樣的惡性循環也就變得越來越嚴重。很多人是不得不的被逼著要一直念上去,因為大家都有學歷,你沒有就顯得你低人一等。不管愛不愛唸書適不適合唸書,你就是被逼的要一直念。

於是我們都忘了思考,這樣一路為了學歷念上去,我們是不是真的從這樣的教育中去學到了甚麼。有多少人在脫離學校之後,還會想自己唸書的?有多少人在進到職場之後,還會想繼續進修的?我說的進修,不是只是因為工作需要而不得不進修,不是因為別人說學這個很好,不是因為有人在鼓吹說學這個是時代的趨勢,而是因為自己想學自己有興趣學而主動去學的那種學習。有多少人是因這樣而想去學的?

會變成這樣,教育制度要負責任,但是,真的只是教育制度要負責嗎?家長呢?台灣的父母很注重智力教育,但是有多少的父母會認為,培養孩子主動學習的態度是很 重要的?這跟智力教育是很不同的。他無關於成績,無關於功課表現,而是關於孩子的態度。主動學習並不只是狹隘愛看書而已,主動的想去探索未知的事物,也許 是不斷的拆解機械不斷的發問。這些都是主動學習這種態度底下會產生的行為。

怎麼樣的家長,也引導學校老師表現出怎樣的教學態度, 當大部分的家長都希望學校老師可以放多點時間在智力教育上時,又有多少的老師有辦法在這樣的趨勢中去堅持自己的理想?我很相信在這樣的環境中,有很多老師 所採取的教育方式也許根本不是他自己想要的。但是,又或許因為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中,有更多的老師也認為智力教育勝過一切,於是下一代,再下一代,每一個人 都在這樣的循環中。

讓人憂心的其實不是教育制度,而是這整個社會對於學歷與學習這件事情的價值觀。

[社會觀察]宅男風波

之前吳宗憲在節目上公然在街上拿漆塗在不認識人的車上。所以我看到新聞的時候,我覺得非常的生氣。所以所有教壞小孩子的節目,都可以以一句「節目效果」帶過就好。所以他們做綜藝節目,完全不需要去思考自己的社會責任就對了。真他媽的靠背!!

從吳宗憲說的:「我本來說的就不是小說內容,難道做人不能有點幽默感嗎?請他們要搞清楚真實狀況,若這些人因此不看我的節目,我也沒辦法。」以及製作人葉心如說:「她並不知道憲哥念的那段並非小說內容,她請動漫迷輕鬆看待,畢竟憲哥只是為製造綜藝效果。」就知道,他們壓根子就不認為自己有錯。「怎樣,我就是要把XX污名化,這只是節目效果啊! 我電視收視率好的很,我可沒有逼你看電視。不然你不要看啊!不然你咬我啊!我怕你喔!」他們所懷抱的不就是這種心態嗎?

原來做新聞的可以把新聞自由當護身符,而做綜藝節目的人可以把節目效果當保命牌呢!

何謂「宅」?各位,並不是喜歡待在家裡就叫做「宅」,而那些喜歡動漫沒有喜歡到變成熱迷的人也沒有資格被稱為「宅」,如果你待過動漫產業,你才會真正知道怎樣才能夠稱作「宅」。如果要問我感覺是什麼,從某個角度我確實不喜歡這個族群。而不喜歡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們對動漫的事情非常的龜毛,他們會很認真的反應像是「你們洛克人官方網站的人物圖片放成EXE的,不是劇場版的,這樣會不會讓第一次接觸的人搞混呢?」「艾莉西亞的「哎呀哎呀~」「唔呼呼~」才不是無意義的話哩,你們的人物介紹是怎麼寫的!」「愛理須的口頭禪翻成『大大的多管閒事』會比較適合他的形象吧,翻成『不用你雞婆』感覺太衝了…」

ok,反過來想。為甚麼會對這些細節如此龜毛?是因為有熱情吧。有很多喜歡動漫迷的人,對動漫的了解可以說到達「專業」的地步。他們可以一聽就知道這個動畫是哪個聲優配的,跟你滔滔不決的說著他們喜歡哪個聲優,他配過哪些動畫的角色,他們可以跟你分析不同動畫的畫風,同一個漫畫家前後畫風與編劇的轉變。你可以看他們很認真的寫著對於不同動漫的心得感想。

而且真正的「宅」,他們通常有一套自己心中的正義。他們大部分都很支持正版。甚至,在他們的認知裡,只是單純喜歡動漫,沒有到著迷專業程度者,是不能(不配)被稱為「宅」的。你可以因為個人喜好而不喜歡這個族群,但是你沒有權利去說「他們不配活在地球上」。跟那些對生活沒有熱情,只想過一天算一天度日的人比起來,跟那些對工作沒有熱情,只會一天到晚抱怨只想錢多事少離家近的人比起來。即使我覺得很多「宅」都怪怪的;即時他們的有些行事作為我不欣賞;但是我依舊認為,「宅」比上述這些人都可愛多了。也比這些人更有資格活在世界上,比吳宗憲、黑澀會美眉都還有資格多了。至少他們沒有去危害過別人,而綜藝節目卻只會以貶損的方式來製造話題與收視率。

是啊,台灣的媒體不都總是做這這樣的事情嗎?只要有收視率,哪管別人死活呢。反正被污名的不是我,反正節目我照做主持費我照拿,你奈我何呢?悲哀啊…

[社會觀察]認錯

在報紙上看到一篇特稿,批評小燕姐說吸毒不是什麼大過錯。說這是不是在鼓勵人犯錯,然後之後道歉就可以叫大家原諒他。標題寫著斗大的「張小燕包容吸麻,顛倒是非」。我只想對寫這篇文章的記者說,那你有種就永遠不要犯錯永遠不要說謊。不然你沒資格說這種話。你以為,認錯,說道歉,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嗎?

你在標題問,吸毒不嚴重,何者才嚴重。我說。吸毒當然不嚴重,因為吸毒傷害到的只有自身,除非吸毒者本身上有老母下有妻兒,不然今天他吸毒吸到死,也只有他的家人他的朋友會掉淚,但是他並沒有實質的傷害到他自己以外的人。比起酒醉駕車,比起殺人放火,吸毒最多傷害到自己,不會造成自己以外的人家庭破碎,怎麼能算嚴重。

你這種言論,只會讓那些已經犯錯,而正在猶豫要不要承認的人,收起自己的罪惡感,把做錯的事情繼續隱瞞而已。不然一承認就被你這種記者當落水狗打。吸毒的行為是該被譴責的,但是勇於認錯的行為也該被鼓勵的。犯錯了肯承認並且肯改過,這比什麼都難得。拿高標準看別人都比較容易,人家心胸寬廣覺得該給犯錯的人機會,結果被你這種記者寫說顛倒是非。寬容面對結果被說成顛倒是非,莫名奇妙。如果認錯的結果是被大家當落水狗打,以後還有人肯認錯?一二再再而三犯錯的人當然不值得同情,但是首犯且有悔改之心的人,給他們一次機會又何妨?況且他們一承認,金錢上的損失就已經夠多了。有必要這樣再用言論自由把他們一打再打嗎?拿高道德標準在檢視別人的時後,先看看自己吧。

[社會觀察]你給了社會甚麼,社會就成了甚麼。

很多人都說,台灣這幾年的經濟狀況不好。我得承認我自己沒有很深的感覺,是因為自己的家境還算不錯。很多人都說工作不好找或找不到工作,前者最近我比較有感覺,後者我則比較無法理解。我知道因為我不是社會的弱勢族群,所以對很多社會現象的體會不深。

但是我卻看到很多,不是弱勢族群的人,他們很會批評社會批評政府,他們覺得自己的薪水不好工作失業是政府跟大環境的錯。總把台灣沒希望了的話掛在嘴邊。但是當你問他們,那你對這個社會付出過了甚麼?他們也許會說:我自己要過活都沒辦法了,還付出甚麼?

真的沒辦法過活嘛?我不知道。但是當還可以過活的時候,我們又曾真正付出過甚麼?
政客是令人失望沒有錯。但是當看到那些隨著政客搖旗吶喊的群眾,登高一呼就大家前仆後繼的捐錢還到處問人說捐了100元了沒。而真正需要捐款的偏遠地區卻 幕不到錢的時候,我只覺得,不去試圖做深度思考的人民,對社會的傷害是比政客還可怕的。那是一種看不到的慢性毒。

「跟 社會上許多不幸的人相比,我們似乎都還過著不錯的生活, 吃的飽,穿的暖,不會去殺人放火搶劫,沒有到需要跳樓自殺以解脫的地步, 但是我們會不會關心我們的下一代, 有多少人吃不起營養午餐?有多少人買不起上課要用的書本? 有多少人連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都沒得住? 有多少的社會問題,是荒唐到發生了,我們還沒有疑惑,沒有質疑而視為理所當然呢? 你關心你的下一代會面臨到什麼樣的社會嗎? 你希望這個社會上比你窮的人,能過什麼樣的日子嗎? 原來社會會改變,源自於我們自己先對他冷漠。 那以後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批評人家做的不好?」

摘自peterkim’s Blog 「一塊虛幻的餅」讀後感

跟十年前比,現在的時機是真的比較差了,也許也真的有很多人的生活過的比較不好。但是,跟二十年前,三十年前那個還在戰前的時代比起來,我們的生活真的有苦到沒有辦法活下去嘛?有時候總會想,當我們說政府應該如何如何時,也許更應該問問自己,我能夠做些甚麼?

之前待業了一段時間,那時候在家裡有空就研究一下股票,正好搭上順風車,小小的賺了一些錢。賺到錢的當下卻不是全然的興奮,還有一種「怎麼可能錢能夠來的 這麼容易」的不踏實感。然後我只告訴自己。如果在年底本金可以翻一倍,那我就捐賺到金額的10%出去。後來因為台股上沖下洗,終究沒有達成翻一倍的目標。 但是,10%還是捐了出去,收據在12月初的時候收到。

我想這是我可以做的,而且一定還有下次以及更多的下下次,未必是因為投資賺錢,也許是其他名目。也許不多,但無論如何,「試著停止抱怨,去做些甚麼」這是我給自己的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