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觀察part3:從「蜂蜜檸檬」看「韓國瑜」搜尋熱度異常,真韓粉其實在美國?!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一個台灣的熱門政治人物,搜尋熱度的上限要到多少才能說得上「沒有異常」?結果這幾天就出現「蜂蜜檸檬」,不但引起大家購買蜂蜜檸檬的風潮,還出現一大堆音樂kuso二創大爆發。放上我覺得最好聽的和弦版本。

所以短期內「蜂蜜檸檬」會大熱搜應該是可預期的。那實際狀況是多熱呢?
這是90天的韓國瑜 / 柯文哲 / 蜂蜜檸檬的搜尋趨勢

  1. 蜂蜜檸檬最後這周狠狠地超越了柯文哲,最高點高出柯文哲2倍。
  2. 但在韓國瑜面前還是輸了
  3. 從9月29日開始,韓國瑜的搜尋熱度上升曲線非常明顯。

來看看過去7天的韓國瑜 / 柯文哲 / 蜂蜜檸檬

  1. 台北市市長辯論會的日期是11/10,在那之前蜂蜜檸檬乏人聞問,突然大家都「搜起來」了
  2. 蜂蜜檸檬這三天的搜尋量都超越柯文哲
  3. 蜂蜜檸檬只有在11/12早上9:00~11/13早上1:00這段時間略為超車韓國瑜。其他時間還是輸給韓國瑜。

不過這些搜尋都是針對台灣,如果依照我之前推論韓國瑜的搜尋有更大的外力介入,是不是在全球搜尋能看出些什麼呢?結果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那個莫名的律動是怎麼回事??

如果比對上一張圖,蜂蜜檸檬超越韓國瑜的時間,跟這張是一致是沒錯。但為什麼這張會有那麼明顯的搜尋量循環?而且這個循環不是只出現在韓國瑜,是所有的字都有這個現象。為什麼?

看看搜尋低點的時間,都落在每天凌晨4點。那個時間大家都在幹嘛?

 

睡覺。

所以這個搜尋量循環反應的,是一天的作息時間囉?這個假設對嗎?我決定先拋開政治人物,拋開蜂蜜檸檬,我們一樣來搜尋減肥。
台灣7日搜尋趨勢

全球7日搜尋趨勢

所以台灣跟全球都有一樣的律動。那…不同時區的作息時間,是否會出現偏移?,來增加搜尋日文的「体重」,跟英文的「lose weight」

可以看出來時區差異越大,低點會偏移,但整體依照時間造成點搜尋熱度潮起潮落模式是相同的。

那為什麼只看台灣的搜尋量的時候,看不太出來這樣的趨勢?

上面兩張圖放一起比,可以發現如果台灣只搜減肥,高低起落其實是很明顯的。只是當減肥跟柯文哲 / 韓國瑜 一起比較的時候,那個依照一日作息高低起落的相對性,比起韓國瑜的搜尋量變化,太微小不足道了,以至於被壓扁了。

可是當搜尋熱度拉到全球的時候,這時候如果有外力介入搜尋,且搜尋量很大,且大的很規律的時候。那巨大的一日作息的高低起落搜尋量總數,就又把韓國瑜在台灣的搜尋量的高低起伏給沖淡。

這個現象我想到的假設有兩種:

  1. 外力介入者的搜尋行為跟我們很近,推測他們的作息時間跟台灣的差異不大。
  2. 外力介入者因為主要要介入台灣的選舉,所以他們操作的方式也必須因此符合台灣的作息時間,才能有最大的影響力。

不管是1還是2還是混合,至少都可以看得出外力介入的搜尋量一定是很大,才會導致一樣的時間區間,台灣跟全球的搜尋熱度曲線有如此巨大的差異。

那外力介入的巨量搜尋量,若以ip位置來看會來自於哪裡呢?如果上述1的假設正確,那我猜巨量搜尋量應該來自於中國?這次我把簡體的韓國瑜也加進來搜搜看。

很意外的,不是。中國的搜尋量規律性沒那麼強。韓國瑜的搜尋量有除了台灣中國,也分佈在美國跟澳洲。那試試看美國?

中了。巨量「繁體韓國瑜」搜尋來自美國,且熱度分佈符合台灣的一日作息。那來自美國的搜尋量,分佈在美國哪裡呢?

最多的搜尋量來自加州,加州跟台灣的時差是16小時。台灣凌晨4:00的時間,加州時間應該是,中午12:00。所以理論上加州的正常一日搜尋熱度分佈,應該會跟台灣的錯開。但顯然在這幾個關鍵字上來自美國的流量並沒有錯開。從這裡可以推出我的1的假設是錯的。2的假設可能性比較高,而且大量外力介入的搜尋量來自美國的ip。那至於這是「真美國人」幹的?還是「有人用vpn跳轉ip」做的?還是有人直接設點在美國操作?這些可能性都是有的,我就不下定論了。

不過大概可以得到一個結論,就是真韓粉其實在美國(?

台灣政治人物搜尋熱度的上限在哪?

不管前面的異常流量來源要怎樣解釋,但這些證據都只是繼續應證「韓國瑜」搜尋熱度有很大的異常。有大量人為操作應該是很確定的了。那到底台灣政治人物搜尋熱度的上限又在哪呢?

因為正好台灣這幾年出了幾個應該大家都會覺得算有名的政治人物,例如柯文哲,撇開柯文哲上一屆以黑馬之姿拿下台北市市長寶座。我相信以總統等級來說,馬英九 / 蔡英文 在搜尋熱度上應該也不會太差。連勝文雖然輸了,但當年「希望的種子」網路也很多人kuso二創,可以猜想他的網路搜尋量應該也不會太差。又正好這五年除了有台北市長選舉,也歷經總統選舉,那何不一起來做比較試試?

近5年熱門候選人的搜尋趨勢圖

滑鼠移到點上可以看到搜尋熱度的相對比較數字,從5年的圖表可以看出幾件事:

  1. 五個人的相對搜尋熱度高點:
    韓國瑜100,蔡英文(2016年) 54,馬英九(2012年) 30,柯文哲(2014年) 65 ,連勝文(2014年) 37
  2. 「韓國瑜」搜尋熱度是「蔡英文」最高點的近2倍。是「馬英九」最高點近3倍
  3. 一樣是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本身也是財力資源雄厚的「連勝文」,搜尋熱度最高的時候比馬英九略高。但也只有到「韓國瑜」的3.5成。
  4. 「柯文哲」在上屆選舉最高熱度只到「韓國瑜」的6.5成。

那如果從google趨勢 2004 年開始有紀錄起,先踢掉連勝文,把陳水扁選總統的紀錄也列入的話呢?

  1. 五個人的相對搜尋熱度高點:
    韓國瑜100,蔡英文(2016年) 32,馬英九(2008年) 41,柯文哲(2014年) 42 ,陳水扁(2004年) 23
  2. 馬英九在2008年的網路聲勢與2014年的柯文哲相當

綜合上述兩張圖。以台灣要靠近選舉大家才會對政治人物有高度搜尋興趣的這個特點來說,並把所有熱門人物並列,我大概可以下幾個簡單的結論:

  1. 柯文哲在 2014 年選舉的最高熱搜點,大概就是一個「直轄市」候選人在台灣同時狹電視+網路推波助瀾的熱度極限。
  2. 總統級的選舉,除非未來出了更厲害的明日之星,不然短期內,極限應該也差不多是柯文哲 2014年熱搜高點。
  3. 不管是哪個候選人,熱搜的最高點都出現在「當選那天」「當選那周」。只有韓國瑜的熱搜高點「還沒到選前就連續近兩個月不斷的自我突破」

選舉觀察part2:看「韓國瑜」網路資訊風向的被操弄

再寫這篇,算是回應朋友在我臉書的留言的某些疑問,跟一些網路留言。我先把他們的疑問大概條列整理。問題大概可以歸類到這幾個,這些問題我依照我預備回答的順序整理如下。

  1. 韓國瑜在這個時間點搜尋量大得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2. 拿韓國瑜跟跟韓劇、林志玲這種常用詞彙比較適當嗎?
  3. 是搜「韓國」的人的搜尋熱度跟「韓國瑜」的混在一起了吧?
  4. google Trends 的計量正確可以信任嗎?有相關機制來確保他們的計量不失真嗎?
  5. 搜尋結果數量的大爆發應該是中時系統大量新聞發新聞的結果吧?
  6. 網軍主戰場在臉書的留言、按讚、分享,還有八卦版,操作google關鍵字搜尋量有什麼意義?

1.韓國瑜在這個時間點搜尋量大得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這是根基於「韓引起比較多的興趣(正面反面都是)很正常,搜尋量當然大的多。」所推導的結果。所以要進一步問的是「搜尋量大到多少算正常?大到多少算不正常?我憑什麼說韓國瑜的搜尋量大到不正常?」

這個問題,用一張圖就可以回答。一樣是用 google Trends 拉出韓國瑜 / 柯文哲 / 金庸 /韓劇 四個關鍵字搜尋熱度的資料。但是把時間軸拉到5年,也就是柯文哲上次選舉的時間一起納入。

這是全球的搜尋量

這是台灣的搜尋量

以金庸來比較,可以看出台灣跟全球的搜尋量差別很大,代表很多搜尋金庸的人不在台灣,合理推測應該是在中國的比較多。

以全球搜尋量來說,在8月中以前,金庸的搜尋量都高過於韓國瑜。然後韓國瑜在8月中後黃金交叉,9月中後就一飛沖天沒下滑過。直到金庸過世時,瞬間衝高搜尋熱度,搜尋量才又高過於韓國瑜。所以韓國瑜何德何能讓大家從9月中開始「持續都想搜尋」?

另外,以柯文哲上次選舉13個月的搜尋趨勢,跟這次選舉從今天往前推13個月的搜尋趨勢來比較。先只用柯文哲搜。

2013/11~2014/12

2017/10~2018/11

柯文哲在上次選舉的搜尋熱度,前面是經過階段堆疊的,2013年12月~2014年5月一階,5~8月底拉高一階,9~10月再拉高一階,最後11月選舉月才衝上高峰。但即使衝上高峰也不是一口氣就衝上去。從最低拉到最高花了半年時間。

今年因為柯文哲跟上一次比「有名了」,所以原本就有一定的搜尋熱度,但搜尋熱度上升趨勢還不至於衝的很誇張,一樣有順著時間接近選舉,逐漸「堆疊」的狀況。

那一樣的時間長度,把韓國瑜放一起比較的話呢?

所以韓國瑜狠狠打趴柯阿伯啊。再看一次五年的比較

韓國瑜,一個在半年前名不見經傳的人,在都7月以前搜尋熱度都遠低於柯文哲。何德何能可以在一個半月內衝破高峰,比三年前的那個經歷被KMT弄的柯文哲,搞到後來出來選的柯文哲,要來的有更多的搜尋量?

政治人物的名字不是不能有瞬間搜尋量,但重點在於搜尋熱度是否經過正常的堆疊過程。韓國瑜搜尋量的瞬間增加「是否為正常」,各位就自行判斷吧。

2.拿韓國瑜跟跟韓劇、減肥、林志玲這種常用詞彙比較適當嗎?

這是針對上一篇文章,很多人提出的問題。所以要說明一下為什麼我要挑這些詞。我刻意在拿韓劇這個關鍵字來比較,是因為演藝娛樂相關的文字,搜尋量大過於政治人物是很正常的,因為對演藝娛樂有興趣的人一定多過於對政治人物有興趣的人。另外減肥這個詞,所適用的族群(性別,年紀)相對於政治人物也是比較廣的,這兩個字從五年的搜尋量來看,都可以看出他們是長期的熱搜字。我需要的長期且穩定的熱搜字作為一個比較的基準線,這是我挑選這兩個字的原因。至於為什麼是這兩個字,不是其他字,沒別的理由,憑感覺撈,這點我不否認。

但我知道像林志玲這種明星字,他的搜尋曲線一定是不穩定的,所以我只是把的搜尋後的網頁收錄數量拿來做相對比較,就沒有把它丟到 google trend 做趨勢比較。我當時只是推測,理論上韓國瑜的搜尋網頁收錄數量不應該大過於明星,所以挑了一個我覺得應該大家一定都聽過的明星來做比較。不過這裡要強調一件事,網頁收錄數量跟搜尋熱度是兩件事,兩者沒有關聯性。

另外也感謝網友來信的提醒,11/9他來信提到Google 搜尋關鍵字有無雙引號,會影響搜尋的精確度。確實用這樣的方式搜尋,搜尋結果數量比較正常一點。但這裡簡單說明一下為什麼會有差。如果搜「韓國瑜」會把「韓國 瑜」的網頁搜尋結果也算進來。「韓國 瑜」這個詞的搜尋意義比較接近「如果一個網頁內容有韓國,也有瑜,就算進來,但韓國跟瑜這個字不一定完全連在一起」,但如果搜「”韓國瑜”」,意思是「我就是要搜網頁內容精準符合有『韓國瑜』三個字連在一起的才算數」,那自然網頁內容比對上要更精準。以前者來說,隨便舉個例子喔,也就是網頁如果內容寫到「韓國」跟「周子瑜」,這樣的網頁也會被計算進來。

也許有人說,抓到了!所以不精準!我下一個問題會用另外一個關鍵字例子回答這件事。不過這裡我只問一個問題:你覺得就搜尋行為來說,搜尋「韓國 瑜」是要找「韓國瑜」的機會比較大?還是要找「韓國 周子瑜」或其他「韓國 xx瑜」的機會比較大?

3.是搜韓國的人的搜尋熱度跟韓國瑜的混在一起了吧?

這個質疑我覺得是所有質疑中最棒的一個,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呢?確實有喔!而這個問題也反映了電腦邏輯判斷誤區跟極限。但這個問題其實也非常容易回答。我們只要把「韓國」跟「韓國瑜」兩個字的搜尋熱度放在一起比較,不就知道了嗎?

來看看這5年「韓國」跟「韓國瑜」的搜尋趨勢

從這張圖可以看到幾個現象:

  1. 「韓國」這個字是一個有穩定搜尋量的字,五年的搜尋量前面看起來都很平穩。而且搜尋量真的很高。
  2. 當「韓國瑜」搜尋量沖天炮的時候,「韓國」的搜尋量一樣被計算到沖天。
  3. 兩者沖天的趨勢與幅度幾乎是一樣的。
  4. 韓國瑜的搜尋熱度最高的時候,可以達到「韓國」五年以來搜尋量的平均水平。
  5. 韓國瑜搜尋熱度的高點,是「韓國」這個詞五年來搜尋量平均水準的2倍多。

所以到底是搜「韓國 瑜」的讓搜「韓國」的字熱度衝高?還是搜「韓國」的讓「韓國瑜」的搜尋熱度衝高?

這個例子很好的關係在於,「韓國」正好就是一個「有穩定搜尋量而且量很大的關鍵字」。難道是台灣從9月開始想去韓國的人變多了?那來同時搜一下日本美國跟歐洲好了?

原來對韓國瑜有興趣的人可以超過對美國有興趣的人呢,真是大開眼界了~其他的不多說,總之感謝「韓國瑜」的名字有「韓國」,讓我們用這個例子來看出電腦判斷的極限。並增加台灣人對韓國的興趣(誤

認真說,如果沒有這次機會把韓國跟韓國瑜比,可能真的有人會誤會想去韓國的人變多了呢。

google Trends 的計量正確可以信任嗎?有相關機制來確保他們的計量不失真嗎?

先講結論,如果google自己出的資料是不可信任 / 失真嚴重,說真的,我也沒其他更可以信任的資料能夠分析了。如果「google的資料不可信任」這個前提你認為成立,那我也直白的說,這兩篇文章都可以不用讀了。

我也承認,我沒有能力去確認「他們是否有相關機制確保資料不失真」。我只能用我過去使用 google adsense 跟 google Analytices 的經驗,判斷他們的數據應該有做過濾確保不失真,也相信他們一定有足夠的技術可以做這件事。

先來看google自己怎麼解釋「搜尋熱度的趨勢變化」。大家可以自己去google trend按「搜尋熱度的趨勢變化」標題旁邊的「?」,我這裡直接貼他寫的文字啦。

「這些數字代表搜尋字詞在特定區域和時間範圍內的熱門程度變化趨勢,以圖表中的最高點做為比較基準。100 分代表該字詞的熱門程度在該時間點達到最高峰。50 分表示該字詞的熱門程度為最高點的一半,0 分則表示該字詞熱門程度的資料不足。」

因為 google Trends 主要是用歷史資料來看哪些字的搜尋熱度變化。所以在我所認識的業界,最常使用 google Trends 的是做 SEO 網路排名跟網路行銷的代理商 / 網路行銷公司。他們看 google Trends 的目的是挑選適合操作的關鍵字。不管是操作網路廣告也好,或是操作網站的網路排名也好,都適用。

也因為這樣,在使用 google Trends 的時候,我們會輸入多組關鍵字。因為我們要知道的是哪些關鍵字比較熱,哪些關鍵字比較冷。這是為什麼我的分析會拿 google Trends 來作為比較的原因。

回到我前面說的,我為什麼可以確信 google 有足夠的技術可以做到「判斷他們的數據應該有做過濾確保不失真」,這要講到十幾年前我做過的一件蠢事。我很早就有部落格,當時用的是sina,然後我有掛 google adsense ,希望可加減賺廣告費。但掛了才發現其實很難賺。有一次我很無聊,用我自己的電腦點了我自己部落格的廣告,過一陣子發現 google adsense 那裡顯示我有廣告收益。於是我動了壞心眼,如果在別的地方有機會用電腦,我就上網搜尋我的部落格,打開後點一下廣告,而且很克制的只點一下。一個月內我大概做這事情不到五次吧,畢竟那時候還沒有手機平板,我也不上網咖,在別的地方用電腦的機會其實也不是那麼多。

然後過了一個月,我的 google adsense 被停權了。

我知道這很蠢,但我是要用這個例子來說,google透過使用者點擊統計,可以判斷這個使用者行為是否屬於「正常」範圍。我當時之所以被停權,是因為我的部落格流量並不大,他們長期統計已經大概知道正常的流量對應廣告點擊率大概的範圍,雖然我點不到五次,但跟我當時網站的流量做比較,那個廣告點擊的頻率大大超出正常範圍,所以他們判定我人為作弊,所以停權。

另外 google Analytices 在統計流量的時候,也早就已經做到不會因為你用同一台電腦一直重整畫面,網站流量就不正常攀升。所以你說 google 有沒有相關機制來確保他們的計量不失真?至少我相信是有。那你要不相信,就不相信吧。

5.搜尋結果網頁的大爆發應該是中時系統大量新聞發新聞的結果吧?

我直接來針對台灣幾個新聞網站搜一下他們在google被收錄的數量來做比較。又因為這問題我其實沒有覺得很重要,所以懶得截圖了,大家有興趣的可以自己花兩天時間搜尋紀錄試試看。以下是我搜尋的紀錄與分析。

11/9 晚上11:00 媒體網站被收錄數量

  • 中國時報 約有 1,22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chinatimes.com.tw)
  • 中天新聞 約有 812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www.ctitv.com.tw)
  • 風傳媒 約有 324,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www.storm.mg)
  • 天下雜誌 約有 111,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www.cw.com.tw)
  • 蘋果日報(全球) 約有 10,500,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appledaily.com)
  • 蘋果日報(台灣) 約有 4,500,000 項結結果(搜尋字詞:site:tw.appledaily.com)
  • 聯合報 約有 8,210,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udn.com)
  • 自由時報 約有 3,880,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ltn.com.tw)
  • LINE TODAY 約有 2,350,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today.line.me)

名人關鍵字搜尋結果數量(以下搜尋量採用前後加上””的方式搜尋)

  • 柯文哲:約有 14,900,000 項結果
  • 韓國瑜:約有 18,200,000 項結果
  • 林志玲:約有 30,100,000 項結果
  • 蔡英文:約有 35,200,000 項結果

11/10 早上9:00 搜尋媒體網站被收錄數量

因為媒體產出的量級數字跟名人關鍵字搜尋數量的量級差太多了,「小媒體」的我今天就沒搜。只挑聯合報跟蘋果日報(全球)。

  • 聯合報 約有 8,390,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udn.com)
  • 蘋果日報(全球) 約有 10,800,000 項結果(搜尋字詞:site:appledaily.com)

名人關鍵字搜尋結果數量

  • 柯文哲:約有 13,800,000 項結果
  • 韓國瑜:約有 19,300,000 項結果
  • 林志玲:約有 27,700,000 項結果
  • 蔡英文:約有 42,000,000 項結果

網頁收錄量也跟搜尋熱度一樣會有高有低,所以有增加減少的變化很正常,我這裡要看的是增加減少的「量級數」。

網頁收錄數量一次增加減少的量級都是用幾百萬的變化的。台灣媒體網站頁面被收錄最多的網站是聯合報,隔一天增加的網頁數是18萬。即使用蘋果日報(全球)來看,也不過增加30萬。而且這是「全站總網頁被收錄數」,並沒有只針對「韓國瑜」這個字詞作過濾。

也就是單一關鍵字網頁收錄數要做到百萬變化,要有很多網站一起做。但是看看台灣媒體其他網站的整體被搜尋數量,就可以看出這也不是台灣「各大媒體網站狂出新聞稿」就可以操作出來的數字。

再提醒一次,請大家在講「大量」的時候,不要只憑感覺。把數字拿出來。

6.網軍主戰場在臉書的留言、按讚、分享,還有八卦版,操作google關鍵字搜尋量有什麼意義?

我這裡就不解釋搜尋排名操作的理論,簡單回答:你覺得當你搜尋的時候,誰決定哪些文章可以排在前幾頁?

基本上操作關鍵字就是在操作網頁排名,把他希望大家可以優先看到的資訊往前擠。又為什麼韓國瑜大部分的搜尋看起來都在台灣?若要操作排名在中國不能操作嗎?基本上現在google可以根據你的地點做在地搜尋。例如你在台北,跟你在高雄,一樣搜尋「餐廳」,手機的搜尋結果是不同的。桌機也是一樣,像我用電腦搜尋餐廳,他前面先顯示google map的資料,就會顯示我家巷口的熱炒店。

那做在地排名要根據什麼?在地的搜尋熱度跟搜尋後實際看了哪些網頁是其中一項因素。所以如果要操作當台灣人搜尋韓國瑜的時候,哪些資訊排前面,那搭配在地關鍵字搜尋行為就是必要的。另外我上一篇會比較收錄網頁數量,是想驗證他們有沒有在大量產出網頁,做網頁外連,用這個方式推特定網頁的排名。當然,熟知搜尋排名的都知道,要更細緻的操作遠遠不止這些。這裡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但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你現在看到所有韓國瑜的新聞「一定」都是他們操作上去的,因為「新聞」的排名速度更迭本來就變化的很快。且每個人的搜尋結果也會根據個人的搜尋習慣 / 地點 / 設備不同而略有變化。這裡只是要說操作關鍵字搜尋行為,再搭配一些作法,是能夠直接影響什麼網頁排在前面的。

想一個假設性問題:你今天投票意向不是鐵票,藍的綠的都投過,但想知道投誰贏面比較大,你上網打韓國瑜,搜的結果是預測韓國瑜會贏,跟預測韓國瑜會輸,兩者的結果會不會間接影響你的投票意向?

如果你只把網路戰鎖定在社群媒體跟ptt,那真的把網路戰看得太淺了。人家有計劃有組織的網路戰,做的可是全套的。

***************
感恩讚嘆蜂蜜檸檬,於是又有了第三篇….
選舉觀察part3:從「蜂蜜檸檬」看「韓國瑜」搜尋熱度異常,真韓粉其實在美國?!

選舉觀察:台灣新聞自由的被箝制與網路資訊風向的被操弄

之前只是跟朋友聊到韓國瑜的網路資訊有很明顯的操作痕跡,但今天發現一件事讓我覺得毛毛的。覺得一定要趁還有印象的時候記錄下來。

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我在滑臉書的時候看到朋友分享了一篇文章,是天下雜誌寫的,標題我印象中有提到愛家公投跟中國因素,當時想說車上不方便看就先轉貼到自己的牆上備份起來。這幾天有時間想說要回頭好好來讀一下的時候,赫然發現該文章不見了!

這很奇怪,這篇文章上架沒幾天,為什麼會突然刪掉呢?一般來說台灣的新聞如果是內容有更動,反正都網頁化了,直接更新內容就好。由於之前已經耳聞過很多因為高層壓力而下架新聞的事件,我覺得這案情實在不單純。但在這之前我應該要先趕快把網路上找得到的資料先備份下來,免得口說無憑。

於是我重新在 google 搜尋「愛家公投 中國 天下」,搜尋結果如下,可以看到文章是三天前收錄到google的。針對像這種新聞大站,google的收錄都是很即時的,所以可以合理推論這篇文章三天前確實存在。但什麼時候被刪除?不確定。

然後我想想看看google有沒有留著暫存頁面。所以點進去頁面庫存檔,發現竟然完全沒有頁面庫存。

這就很詭異了。你可能會說,文章都被刪掉了,沒有頁面庫存有什麼奇怪的嗎?但就我個人的操作經驗來說,依照 google 爬蟲的運作,如果今天不是文章來源網站本身主動要求刪除頁面庫存,google自行刪除已收錄的庫存資料的速度是不會那麼快的。這個很顯然天下應該有使用 google console 去對 google 要求刪除庫存資料,才會那麼快庫存頁面就消失了。

我決定再碰一下運氣,用 wayback machine 網頁時光機找找看有沒有庫存。搜尋結果如下

所以他在11/6的時候確實也有收錄過。點進去看他收錄的版本

「反同婚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文章上下架時間軸

所以看得出來 wayback machine 爬到的資料,當時已經改成「付費閱讀」了 可能因為爬天下的網站上限超過,所以顯示成「付費閱讀」以至於沒有爬到完整內容。然後從這裡也可以看到該篇文章的發文日期是2018/11/5。所以可以合理推測這篇文章「反同婚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的時間軸如下:

  • 11/5 上稿
  • 11/6 被改成限付費閱讀 wayback machine 爬到的資料
  • 11/7(或更早)文章被刪除了

但幸好我用標題搜尋ptt後發現,ptt那裡已經有人全文轉錄了(備份網址一)(備份網址二)。說真的看了全文內容後,我個人真的覺得這就是一篇專訪,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為什麼我眼裡沒什麼大不了的文章,竟然會落得下架?

我在想的問題是:是誰要他們下架?反同教會?中國?還是其他?又就算姑且不論背後的勢力為何,但這是否也意味著確實有外部壓力正在影響甚至箝制台灣的新聞自由?

這也讓我想到之前觀察韓國瑜網路訊息的現象,當時我覺得韓國瑜的新聞感覺好像多到一種不太正常的地步。於是用google大神打了幾個關鍵字。我相信在此時刻的台灣,柯文哲的新聞多應該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於是我打了「柯文哲」跟「韓國瑜」比較一下他們的搜尋結果。

這是10/31我傳給朋友看的訊息

  • 韓國瑜:約有 46,900,000 項結果
  • 柯文哲:約有 14,000,000 項結果

避免有人說我在虎爛。截圖證明一下

這是我今天(11/8)為了整理這篇文章再次搜尋的結果

  • 韓國瑜:約有 53,400,000 項結果
  • 柯文哲:約有 14,700,000 項結果

這是今天重新搜尋的截圖

中間經過8天,柯文哲的搜尋結果增加了700,000,平均一天增加87,500。韓國瑜的搜尋結果增加了6,500,000,平均一天增加812,500。韓國瑜一天的新網頁收錄數量是柯文哲的9.28倍。以我以前在操作公司跟追蹤對手網站SEO的經驗判斷,這其實有非常明顯的人為操作。但是會是KMT在操作嗎?我認為他們沒那麼聰明。那會是誰在操作的?

另外如果我做SEO操作,不會只有「大量生產內容」,還要想辦法讓這些內容「排名可以排前面」,那就必須配合大量的關鍵字搜尋跟點擊的行為,那這件事是否同時發生呢?所以我到 google 趨勢去查詢,同時輸入幾個政治人物的名字做比對。

紅線是柯文哲,他長期搜尋熱度高不意外。綠線是黃國昌,前面有一個突起是當時在「罷免黃國昌」的關係。從這個趨勢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韓國瑜的搜尋熱度不但很高,而且高的很誇張,並且是從9月中開始上升,9月底開始誇張的沖天。

這是只有在台灣,那如果把搜尋結果改成全球呢?

因為全球包含台灣,所以搜尋結果差不多也很正常。韓國瑜看起來有更多外力支撐他在高點。我好奇全球都是哪些區域在搜尋的。來看一下區域搜尋熱度比較看看。

顯然中國對黃國昌很沒興趣啊。然後我進一步想,那如果我把這一年幾個重大社會議題一起拉進來比較的話呢?

勞基法凸起來的時間點就是一例一休修法的前後。我比較意外的是公投從10月中後跟柯文哲的搜尋趨勢黃金交叉,也呈現沖天炮的趨勢。

不論是勞基法還是罷免,上升到高點回到一般值經歷的時間差不多都在20天內,也就是三個禮拜。但是韓國瑜的搜尋熱度從9月中開始上升以來,到現在都還在高點。這本身就是一個不正常的搜尋趨勢。

韓國瑜比志玲姐姐還紅,關心韓國瑜的人比看韓劇的人多

我突然想到,前陣子金庸過世,當時不管台灣還是中國都有很多人弔念,那當時的搜尋趨勢跟韓國瑜比會是如何呢?

結果金庸的搜尋熱度高點竟然只比韓國瑜多一點點而已,而且很明顯一周內 google 也預測會下跌。那我不禁在想,韓國瑜的網頁收錄數跟金庸,志玲姐姐還有蔡英文總統比,誰多誰少呢?今天(11/8)搜尋結果如下

  • 柯文哲:約有 14,700,000 項結果
  • 韓國瑜:約有 53,400,000 項結果
  • 金    庸:約有 58,700,000 項結果
  • 林志玲:約有 31,800,000 項結果
  • 蔡英文:約有 60,600,000 項結果
11/9 補充資訊:有網友來信提醒,關鍵字搜尋頭尾加上””搜尋的數量比較精準。前面計算因為都是用沒有加””的方式搜尋,數字我就不修正了。但過幾天我會用這個方法重新搜尋,再持續追蹤看看數量變化。11/9重新用這個方式搜尋結果如下。

  • 柯文哲:約有 14,900,000 項結果
  • 韓國瑜:約有 18,200,000 項結果
  • 金    庸:約有 51,600,000 項結果
  • 林志玲:約有 30,100,000 項結果
  • 蔡英文:約有 35,200,000 項結果

原來韓國瑜比志玲姐姐還紅耶,我也是醉惹…..而且我相信以現在這種速度增加,韓國瑜的網頁收錄數量要超越蔡總統不遠惹~不然我來搜一些其他熱門字好惹,例如減肥,韓劇,看看他們的搜尋趨勢跟韓國瑜比又是如何。

原來台灣人對減肥跟韓劇的搜尋熱度還少於韓國瑜。在9月底的時候,大家對韓國瑜的熱度就超越減肥了。到10月中的時候還超越韓劇。果然只有韓國瑜可以超越韓劇(?

從 google 看公投議題被外力操作的痕跡

回到公投,這趨勢我也覺得有點誇張,不只高過柯文哲,而且還是持續上升。在10/14前的上升幅度還算正常範圍,但是10/14後明顯搜尋熱度上升的速度變快。且是持續三週上升,這個模式跟勞基法與罷免是第二週到最高點第三週回到正常水平,明顯是有差異的。

所以來看看有哪些地區對公投跟勞基法有興趣。

顯然中國對台灣公投也是很有興趣的,但是對勞基法就完全沒興趣了。

搜尋趨勢的部分我如果把時間軸拉短,改成90日。比較韓國瑜 / 柯文哲 / 陳其邁 / 公投。加上一個金庸。

可以看到金庸搜尋熱度一周內就回到平常狀態。韓國瑜的搜尋熱度上升的很不正常。公投的搜尋熱度持續維持還高於柯文哲也很詭異。

搜尋時間軸若改成30日。把金庸拿掉,改用減肥來比較。

你相信搜公投的人可以連著兩個禮拜比搜減肥的多嗎?我是不相信啦….

另外,網路搜尋使用者行為如果只看台灣,也不要傻傻的以為那真的都是台灣人自發性的搜尋結果。要記得一件事:中國如果想來台灣設置VPN跳板,是非常簡單的事。在網路上把自己的位置偽裝成台灣,特別是中國有錢有資源,一點都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我甚至敢大膽的推測,這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

所以上述 google 趨勢,若對照「反同婚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的來看,我覺得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是很明顯的。他們其實不在乎什麼挺同反同,但他們在乎的是怎麼利用這些「勢」來影響台灣的政治,影響台灣的媒體,所以你會發現,只要這個「勢」可以影醒台灣政治的,他們就會有興趣,例如公投,例如反同。但如果這個「勢」對他們沒有太大幫助,例如黃國昌,例如勞基法,他們就沒興趣。而這才是我們需要提防的。

****************************

針對以下疑問與質疑

  1. 韓國瑜在這個時間點搜尋量大得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2. 拿韓國瑜跟跟韓劇、林志玲這種常用詞彙比較適當嗎?
  3. 是搜「韓國」的人的搜尋熱度跟「韓國瑜」的混在一起了吧?
  4. google Trends 的計量正確可以信任嗎?有相關機制來確保他們的計量不失真嗎?
  5. 搜尋結果數量的大爆發應該是中時系統大量新聞發新聞的結果吧?
  6. 網軍主戰場在臉書的留言、按讚、分享,還有八卦版,操作google關鍵字搜尋量有什麼意義?

請見選舉觀察part2:看「韓國瑜」網路資訊風向的被操弄

小心「內容農場型粉專」,你可能也不自覺成為問題資訊的傳播者

會想寫這篇是源自於早上看到的一篇臉書文。從一個叫做「台灣之光」的粉專轉貼的,文章如下

我只有想說雞排博士這故事我知道,一樣的內容剛發生的時候就讀過了,但怎麼我印象中這個人不是長這樣,我記得他是臉瘦瘦的。但也只想到這,沒再想更多。

然後過了一陣子看到有人發文在講這件事,附上了影片

然後我才想說去google一下。實際上的雞排博士,是叫宋耿郎,這是在2013的新聞: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30324/180769.htm

宋耿郎的長相是這個樣子的

對照新聞看就很清楚了,也就是早上我看到的那篇粉專文章,簡單來說它就是拿了別人2013年的文章,配上另外的自拍,然後就發出去了。反正一般人誰會去查證呢?如果真的有人查證去留言,那隱藏掉也就沒事了。

對照最近很夯的「假新聞」。其實防堵這種所謂「假」「不真」「有問題」的資訊,是在跟人性本質上對抗,所以才會困難。困難的點有幾個:

  1. 如果你看到一篇文章,文字內容你看完點頭稱是,你第一個動作會是「我先查證」還是「我先分享」?
  2. 如果你有想到「我要先查證」,那第二個問題就是:如果這個文章沒上過新聞,甚至網路上是找不到資料的,你要如何查證?
  3. 即使網路上是找得到資料的,又要如何確保「找到的資料」本身也是「沒有問題」的?

1我就先自我承認,我大部份時候都是先分享,而不會去查證。這篇會特別去查證,也是因為看到有人提,想到我早上看到照片時確實也覺得怪怪的,所以才想說來查一下。不然更多時候我不會特地去做查證。

2的部分也很容易發生,假如有人傳的是一篇他在書上看到的文章,而這個書可能當初也不是網路文章集結而成的,就會有很大機會是網路上查不到的。透過這樣的資訊操作,就可以很容易的把A的文章說是B寫的,然後再透過網路的三人成虎曾參殺人的效應,當網路只有你留的東西可以被查到,恭喜你,你就成功創造了倖存者偏差。

3的問題是,並不是google的到就是「對的」。而是你找到還要有足夠的知識背景去判斷「內容有沒有問題」

這三點列下來就會發現,以前之所以媒體有其存在的意義,其實就在於「查證」是要花時間花功夫的。這十幾年看下來,我總覺得媒體把自己做小了,做小了還不打緊,還把責任怪說「都是民眾只愛看什麼」。

我不會說「都是民眾只愛看什麼」這件事是對的,我也承認民眾有民眾的責任。但是當媒體把自己的責任「只」化約成「都是民眾只愛看什麼」,然後就拋棄了媒體責任媒體專業的時候。那至今的墮落就是媒體自己造成的問題。

怪別人永遠都是最簡單的。

但是上述提到「查證」這件事到底能怎麼解呢?很多的訊息即使是從網路流傳的,要找到源頭也沒有那麼簡單。而且有的事「不查證」其實影響還好。但有的事情「不查證」可能會殺死人。那到底這個尺要抓在哪裡,該怎麼抓才好,這真的是個大難題啊。

********

後記:

9/19 下午7:30 再看的時候,粉專臉書我嵌入的文章已經被移除了所以已經看不到。本篇文章在寫的時候,同篇文章底下我也有看到文章原作者宋耿郎有去這篇底下留言揚言提告。這篇沒截圖真是我的失策…但是我在當初看到說這件事的臉友底下的留言有看到截圖,就一起放上來留存。截圖出處在這

這截圖可以清楚看到雞排博士本人出來抗議。

台灣之光」這粉專的作者應該是 Max Chiang ,因為粉專內容用了大量他的自拍照。被移除的盜用文章用的是這張照片,截圖如下

然後從這個人在他的粉專雞排博士被大量轉貼時,他臉書是這樣寫

在粉專文章被抗議刪除後,他繼續在自己臉書發表的公開文這樣寫

我這裡就不寫什麼評論了,大家自己判斷吧。

我完全不認識這個人。但我只是覺得今天不管這個人在他的領域有多大的成就(看他臉書的資歷會覺得是個很厲害的人沒錯),盜用別人文章不附上出處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如果不是雞排博士本人都出來抗議,他會刪除文章嗎?我是很懷疑。

不過回到這篇文章本身。我真心覺得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大家真的要有資訊查核的意識。

老人才會用@yahoo…從email看出你的年紀,真的是這樣嗎?

這篇原本只是po在臉書上,朋友說覺得是不錯的社會觀察,加上大家的回應又讓我想到一些其他的例子,所以就一起整理到部落格囉。

寫這篇是源自於網路上看到這篇文章:老人才會用@yahoo…從email看出你的年紀:「世代差異」摧毀雅虎,下一個可能輪到臉書

單純關於產業分析的部分我覺得寫的大體方向 ( 內容摘要:從一個大公司角度來看,有時候這種世代行為差異,可能會成為一場夢魘,摧毀你的事業,即便在企業操作上,你公司沒有做錯任何事。)  沒有甚麼問題。但關於老人才會用@yahoo這件事,倒是可以從別的面向來看。

下面是我個人觀察的一些整理:

網路使用習慣確實有世代差異。但是世代差異反而是所有差異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比較難觀察到的其實是同世代但不同職業與學科背景的使用差異。我有時候覺得差異真正大的反而是這部分。

我大學的時候才知道google,而且大概是大一之後的事,更之前都只會用yahoo不知道有google,但在那之前,其實有很多念工科的同學早就在用google了,所以他們很早以前就會說「你自己估狗啊!」,然後那時候還聽不懂估狗是什麼。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第一個信箱都是kimo,也就是被yahoo合併以前的台灣奇摩。

長庚大學因為位置的關係,算是一個很封閉的學校,所以校內不管什麼系的學生,都會用學校的bbs。所以當時我一直以為大學生就是要用bbs啊。

可是在我還在校時,有一天同學會我跟我一個念別的學校的同學(印象中應該是師大)聊天,他提到他沒在上bbs,覺得bbs很難用的時候。我其實有點嚇一跳。

然後另外一個是五六年前我在聯成兼課教電腦的時候,有一個學生跟我說他每天都會看yahoo首頁,看看有什麼新鮮事。這個同學大概就是大我個5歲以內的年紀而已。而我已經忘記我上次好好看yahoo首頁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然後我爸,六十幾歲了,他很早就都在用google查學術資料。

什麼樣的人會擅長用google?有大量搜尋「不只生活資訊還有其他資訊,特別是學術或技術資訊」需求的人。因為單純的生活資訊,例如吃喝玩樂,yahoo其實還可以用,搜尋結果也未必比較差。但如果搜學術技術資訊,yahoo完全是不堪用的。

為什麼我可以很肯定說吃喝玩樂用yahoo還堪用?因為我之前網路行銷是賣食品的,來網站買東西的狀況,yahoo的轉換率高於google的轉換率。搜尋量在行動網路熱以前,yahoo跟google的搜尋量一直是相當的。我自己不用yahoo,但我們行銷的對象有一半的人都是用yahoo找到我們的。

所以什麼決定了你習慣用google還是yahoo?其實是個人的搜尋需求。而什麼樣的人會特別需要找學術技術資訊?早期工科類的會最需要,然後可能慢慢延伸到部分要做研究的其他學科。

所以一旦你念的不是這些學科,或是你從事的工作沒有這麼龐大的資訊搜尋需求,你就不會特別覺得搜尋一定要使用google,而這樣的人即使是搜尋也會停留在使用yahoo。

而網路服務使用的世代差異,也許真正的原因是在於,上一個世代的背景大多不會有龐大的搜尋需求,而不在於他們年紀大。

朋友回饋的幾個例子也列在這:

  1. 我有女生朋友是因為交往了理工科出身的男朋友,才改用google的。
  2. 我搜尋都用google,只有信箱在用雅虎,因為雅虎的信箱從國小就在用了,已經跟太多東西綁在一起……
  3. 那天老妹在用hotmail。我才想到有一群msn舊使用者用戶當初可能也都是用msn的信箱。(不過據說現在改的很難用,而我帳號自從轉換到skype之後,已經忘記很久了…)

至於標題寫說用yahoo的是老人。這部分「老人」的定義可能要再下的更精準一點。如果是60歲以上的老人,用的恐怕還是gmail,原因是60歲以上的人,要他自己完成手機的基本設定其實很困難,所以大多數是靠年輕人(不管是他的兒子女兒還是通訊行店員),而手機綁gmail設定比yahoo要來的容易。

真正會用yahoo信箱最大宗的反而是現在的中生代,我說的中生代是指25~35歲,而且是小時候 (國小或國中) 就開始接觸網路的那一群。因為他們太多生活的東西都跟yahoo信箱綁在一起了,所以放棄掉信箱改用新的成本太高,即使他們有gmail,yahoo信箱也無法完全丟掉。

40~60的人有沒有在用yahoo信箱?有,這群人的背景大概就是25~35歲這年齡層的父母。他們給小孩用網路,自己可能也會用。但是他們用網路的使用量應該是遠少於25~35這個年齡層的人。他們進入行動上網年代時,把yahoo信箱拋棄的可能性反而更高,因為在他們接觸網路到個人資料需要常填寫私人mail的情境,反而沒有下一代會遇到的多。

以我來說,早期我買過mail2000的信箱,這個信箱我現在基本上不太會繼續用在資料填寫上,但因為早期有很多的個資我都是用這個信箱,以至於這個信箱我還是得持續保留。

在描述使用者樣貌的時候,真的要小心,不要落入只剩下年齡而失去對其教育工作與生活背景的想像。也不要忘了,有的時候不是族群變了,而是大家一起都老了。

快樂學習?

我想很多人都誤會了快樂學習的真義。所謂快樂學習,不是無壓力。因為學習本身就是一種壓力。會覺得學習是快樂的,不是因為學習的過程有多歡樂。而是那種學習了之後、知道自己會了甚麼、更甚著在生活中能夠去使用、或是因此理解這個世界運作的規則,因為發現知道,而產生的那種「因為理解而覺得快樂」的感覺。

那才是學習會讓人快樂的原因。

但是學習的過程,絕對不可能一直都很快樂,那個過程是辛苦的,因為你要逼著自己去學一個你原本不懂不會的東西,你必須披荊斬棘,把遇到的問題逐一解決。然後在這個過程中,你得到了成就感,於是覺得快樂。因為成果讓你覺得快樂,於是過去那些辛苦的過程就不算甚麼。

所以真正的重點,不是說用怎樣的方式讓學習這件事情變成快樂的事,而是怎樣培養小孩子、讓他可以體會感受到因為學習、為了學習而辛苦、而最終終於懂了某件事情,而產生的成就感。所以快樂學習的真義,是從學習的過程中找到樂趣,而非只是用快樂的過程來學習。這是大家常常搞混的地方。因為同樣的學習過程,A也許覺得快樂,但B也許覺得很無趣。

舉個例子,我自己是做網頁設計的,網頁語法我是高中的時候,自己上網找資料自學的。會不斷自學,當然是因為興趣,也因為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找到了樂趣。但我現在在教學生做網頁的時候,我常常覺得「教語法」這件事情是很無聊的。

這很奇妙,我很喜歡做網頁,我覺得做網頁的過程是有趣的。我覺得瞭解那些語法的意義是好玩的,我看到我用記事本打出一些語法,結果在瀏覽器上就可以看到視覺的成果,我常常覺得這個過程真的好奇妙。

可是我發現,我很難把我自己的這種體會、跟領略,在教課的過程中教給學生。於是假設我自以為是的說:「你看!這個過程很奇妙吧!透過瀏覽器的轉譯,原本看不懂得文件就有了視覺化的呈現」,學生大概會覺得「這老師在自high個鬼」

於是我回頭思考我以前的學習過程,為甚麼我會覺得學網頁語法是有趣的?是「做網頁」這件事情原本就很有趣嘛?不,純粹是我在瞭解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樂趣,但我卻很難去轉述,那個樂趣是怎麼產生的。

我想,所謂的快樂學習,實際上是會因人而異的。一個喜歡做廚藝的人,你要他去學化學,他可能會很辛苦,辛苦的覺得化學好無聊。但時如果有一天,他的廚藝培養到一個程度,他想精進,然後發現他必須瞭解一些「食物的化學」時,他這個時候回去學化學,他這時候也許一樣還是會覺得很辛苦,但是必能夠在這過程中得到甚麼而心甘情願的這樣辛苦。

所謂的快樂學習,應該是培養小朋友基本的表達能力後,接著巡著小孩的天性,讓他發展他的強項。這樣小朋友才可能在學習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樂趣。

參考文章:李家同:「我不認同快樂學習!」

其實有時候滿同情李家同先生的。他年紀大了,有一些定見,於是他發表的某些文章,有時候會被網民拿出來批的很慘,加上以人廢言,以至於他發表甚麼文章,都會被批評。但不可否認,我覺得他在教育方面的一些看法,其實是滿不錯的。

當然,並不是說我覺得這整篇文章的論點我都贊同,但重點還是他主要想表達的「反對只有快樂而不學習」「所有學習的基礎就是國文、數學和英文」,這兩大部份我是認同的(真要說我覺得英文可以拿掉只剩國文跟數學就好 :p)。基本的表達能力跟邏輯思考的能力沒有先培養起來,就好像建大樓地基沒打穩一樣,之後要學別的事情,都會相對辛苦。

不過台灣的數學教育是否能夠培養出邏輯思考能力,這大概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性別認同

這只是一篇整理一些雜亂想法的文章…
==========================================
怎樣算同性戀?怎樣算異性戀?
乍看之下,
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就算是同性戀不是嗎?

可是,來假設幾種狀況。
A.一個男生,他的性別認同是女生(例如河莉秀),他喜歡男生。
B.一個男生,他的性別認同是男生(例如蔡康永),他喜歡男生。
C.一個女生,他的性別認同是男生,他喜歡女生。
D.一個女生,他的性別認同是女生,他喜歡女生。

A跟C,算是同性戀嗎?
我想,如果真的要廣義的說,
應該是喜歡的性別跟對自身所認同的性別相同,才能叫做同性戀。
而只要喜歡的性別跟自身所認同的性別相異,就算是異性戀。

一個很斯文、動作很女性化的男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男生身分的喜歡女生。
一個很粗魯、動作很男性話的女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女生身分的喜歡男生。
一個很陽光很man的男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男身身分的喜歡男生。
一個很秀氣很文靜的女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女生身分的喜歡女生。

兩個很秀氣的女生可以在一起。
兩個很像熊的男生也可以在一起。

如果他們彼此相愛,為何不可?
為什麼相愛一定要有「你當男的角色、我當女的角色」的分別?

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有太多的可能性。
即便是異性戀,
也有女主外男主內、女強男弱這種的關係。
如果在異性戀裡這樣的狀況是被大家視為屬於正常的一部分,
那同性戀中種種的差異又何須被視為不正常?

如果一個人的靈魂精髓來自於他的心,
那我們憑什麼因為這個人的性別認同與比較多數的人不同,
就認為他是有問題的?
是的,性別認同事一種很個人很私密的事。
我們憑什麼去評論他們的私事?

你可以不喜歡、你可以很討厭、你甚至可以很厭惡。
就像有的人喜歡吃蘋果、有的人討厭榴槤。
但誰都沒有資格公開去批評別人喜歡什麼是有問題的,不是嗎?
起碼不應該在當事者面前說,這是人跟人相處的基本禮貌。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年頭沒基本禮貌的人,似乎還挺多的。
真愛聯盟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

廢死與否的一些想法整理

除夕寫這個真怪…不過看到一篇社論,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原文:欠缺反省的正義觀

文末提到

是不是誤判風險一直是由社會底層的人承擔,因而這個社會才會這麼容易地把誤判當作「可容許風險」?誤判之所以被容許,是否認為這樣的風險永遠不會落在循規蹈矩者之自己的身上?多數人不信任法官,卻又堅持死刑具有正當性,是不是從來沒有意識到,這兩者之間的矛盾其實顯現出一種欠缺反省的正義觀?

最近因為江國慶案,一些支持廢死的人又跳出來說話。

我支持死刑,但並不是因為我覺得司法可以完全相信,我只是覺得真的犯了殺人罪的人,應該要死。如果一個殺人者殺了人卻不需要死,幾年後還可以假釋出獄,那對社會其他安份守己的人很不公平。但是我不夠聰明,想不到有什麼方法可以兼顧讓該死的去死一死,又避免掉誤判。

反過來看,廢除死刑。殺人者不用死,因此避免誤判冤獄死刑。誤判會不會因為沒有廢死而消失?不會。因此廢死的好處不是避免誤判,而是避免冤獄而死。然後死刑者無期徒刑、監禁的成本由整個社會來承擔,冤獄者有一輩子可以努力翻供。

據說歐洲曾經有統計過,要避免司法誤判造成冤獄,所投入的成本會遠高過於廢除死刑。如果是這樣,廢死與避免司法誤判,選擇廢死只是成本考量。

實際上,不管有死刑或是沒死刑,都有人的正義要被犧牲,只是被犧牲的人是誰的問題。誤判永遠都會存在。我支持死刑,但不代表我支持誤判,我很清楚我支持死刑的正當性是建立在被處死刑者確實有罪的前提上。但我承認我不夠聰明,想不到兩者兼顧的方法,而我也不認為廢死就是兩者兼顧的方法。廢死是否就是懂得反省的正義觀?I don’t think so.

真正有理想懂反省的正義觀,應該是極力避免誤判。但我們都知道,只要是人,就會有失誤。有失誤,就會有人被犧牲。

與其說對司法有選擇性的信賴,不如說是不知道如何會更好的無奈。
廢死與不廢死,差異只是在於看被犧牲的要是誰,而不是哪種方式不會有人被犧牲。如果都有人要被犧牲,就代表其實他們都不是很好的方法。而在我看來,廢死與不廢死提出的說法,並沒有誰強過誰。

關於死刑的我思我見

簡單來說,我的立場是贊成死刑。不過最近新聞報的這件事情不應該只是簡化成贊不贊成死刑,這個新聞本身其實有非常多個面向值得做討論。而網路上有很多關於廢死文章,其中的切入點都滿值得去思考的。

1.我為什麼贊成死刑
理由有很多,但是我覺得其中比較值得拿出來跟廢死做討論的,應該是「社會成本」這一塊。
有的人可能會覺得,養44個死刑犯需要多少成本,整個社會去平攤一個人也付不了多少錢,況且那些貪官要污的污更多。我想說的是貪官污錢是一回事,但那並不能掩蓋廢死需要付出的成本是要所有社會大眾共同分攤的這件事情。如果真要這樣講,那什麼欠費就都不用討回來啦!拿官員貪汙來擋就好了。

廢死到底要付出哪些成本?我來粗略的估算一下

  1. 蓋監獄的成本:一旦終身監禁的律法確認,那勢必要特地為這些死刑犯蓋特殊的監獄,總不可能跟其他囚犯混雜在一起。蓋監獄的成本不是只有蓋而已,收購土地等等都要包含在內。
  2. 管理監獄的成本:監獄不是蓋好就可以關人了,管理監獄也不可能一個人管就好,而管理監獄會衍生的人除了有獄卒跟監獄內的管理人員外,還有掌廚的、監獄內輔導犯人在獄內工作的。這是需要一個人事團隊才能做的。
  3. 食衣住行的成本:不是只有吃要錢,住需要花水電,這些都是每個月必須要付出的固定費用,關的人越多,這個費用也就越高。

所以一個能夠嚇阻、隔絕這種死刑犯的方法,如果以成本考量來說,我是贊成死刑的。

廢死主義者在跟一般大眾溝通廢死的理念的時候,如果要拿「寬恕」這種東西來說,實在太打高空了。所以王清峰會被罵的那麼慘說真的很活該。網路上有太多寫的更好的角度可以拿來講,她偏偏挑最爛的來說。
大家可以參考這篇「我支持廢除死刑,也支持王清峰下地獄

2.我認為廢死可討論空間何在
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廢死的討論,讓我覺得比較能拿來切入的是這個「冤獄誤判」這項。廢死的論點是:因為判決是由人判決的,那就很難避免冤獄的可能性。而且你真的相信這個國家的司法體制嗎?如果不相信,那又怎麼能夠相信他們做的所有判決都是正確的,特別是這種攸關人命、不可逆的判決。

據說有國外的研究指出降低冤獄的成本實際上比永久隔離的成本要高,不過我覺得一旦要討論的是在台灣適不適合廢死,這些資料應該要從台灣的在地情況去做研究,會比較有說服力。關於冤獄,我認為可以就現在44個死刑犯的個案去做討論。如果這44個在多方評估認為其中不是冤獄,那至少這些已經定讞的死刑應該要被執行。而不是說要廢死,然後連定讞的都要放著。廢死可以繼續推動啊,但是現在的法律該執行的就要去執行。

3.我沒有辦法贊同人權律師為死刑人辯護的原因
我昨天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結果在推特碎碎念了一堆,放在這裡整理一下
以陸正案來說,陸正的爸爸昨天有上電視節目,他說他當時根本不相信他兒子被殺了,他認為他的兒子還在、會回家。一直到那時候他拿日記去警局,然後犯人看到陸正爸爸來的時候嚇到,說他昨天夢到陸正跟他說陸正爸爸會來,然後跪在陸正爸爸面前認罪,還把犯罪手法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陸正爸爸當下還覺得「你在亂說什麼,我兒子一定還活著」,結果後來其他相關嫌疑犯全部跪下認罪。他才體認到他兒子真的被殺的事實。
這個案子後來人權律師一直咬著這些嫌疑犯是被刑求的,所以翻供。第一,我不知道刑求是不是事實。第二、如果是「有被刑求」「但實際口供與相關證據也證明他有犯罪」,請問,因為被刑求所以有犯罪的就可以不算數嗎?
這個案子到後來讓我看到的是人權律師硬要替犯罪者辯護的執念。切入的角度不是說有什麼直接證據證明罪犯不是他們,而是想找鑑定、行政流程上的瑕疵作為切入。
我的疑問是,人權律師寧可玩法律接力賽,跟被害者家屬鬥上十幾二十年。而不是在這十幾二十年用別的方式宣導他們想要廢除死刑的理念來讓大家認同他們。最近有很多的文章都寫的很好呀,雖然我支持死刑,但我不否認有些理念是好的。是啦,以前沒有網路,但是難道沒有網路理念就無法宣導嗎?然後,寧可在這十幾二十年間,耗費上好的人力(從法官、律師、檢察官等等等)來貫徹他們不要讓那些已經有犯罪的人被判決死刑。如果還是繼續這樣十幾二十年,大部分的人還是不會了解廢除死刑的理念,也不可能因為了解而認同。那以後還是會有死刑犯產生,不是嗎?我不認為加害者真的就有那麼多錢一直打官司。只是,那些人權律師這些行為(一直跟被害者鬥上好幾年、背後有十幾個律師)讓我感覺已經完全偏離了他們要的訴求(廢除死刑)了。只是為了不要讓犯人被判死刑而不擇手段。像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宗教信仰。當一個好的理念變成的宗教信仰而無視其他的時候,不只會模糊了原來的理念,也只會讓別人更不想去了解那個理念、覺得那只是當事人莫名其妙的執念,毫無根據。為了不讓犯人被判死刑,就可以像禿鷹一樣到處找漏洞(沒直接證據就只想找程序瑕疵)來辯護?這該是人權律師捍衛自己廢除死刑理念的作法嗎?

為了冤獄極力辯護是一種正義,為了有證據證明的犯罪者辯護算什麼正義?說到底也只是為了反對死刑而辯護,這跟為了反對而反對又有什麼兩樣?我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懷疑,這些所謂人權律師,也只是為了沽名釣譽而已?

有這樣的人權律師,想推廣廢死的理念,我說真的很難啊….

為什麼我贊成修法讓國外醫學院生應通過醫師甄試考試才能持國外學歷考國考?

最近在PTT的medstudent在沸沸湯湯的討論關於「波波醫生」的事情,什麼是波波醫生呢?詳細請看「小心!波波就在你身邊」「到波蘭念醫科,正夯!!!」這兩篇解釋的相當清楚。

拿台灣醫學生跟波蘭醫學生來比較的話,簡單來說…

台灣的醫學生是採前端控管,也就是需要經過重重篩檢的人才有資格念醫學院,進入醫學院後也必須到達規定的實習實數並且通過實習考試,才能得到考國考的資格,因此最後的「國考」,只是一個形式。幾乎只要去考,就能通過。因為我們要的是臨場表現純熟的醫生,而不是會考試的醫生。

但是波蘭的醫學生只要去波蘭念大學四年、實習八個小時,回台灣就可以有資格參加國考。這樣的醫生品質是令人擔憂的。

相信大家看醫生都有遇過類似的經驗:覺得要看很多個醫生才能確定自己的身體狀況、有時後會遇到感覺醫術不太高明的醫生。
試著想想看:如果在台灣經過層層考試篩選跟長時間實習的醫學生,當了醫生之後都有可能讓你我有這樣的感覺,那你怎麼能夠放心那些來自波蘭的醫學生有能力正確幫你診斷疾病?

如果說國考只是一個形式、因為我們要的是會做事而不是會考試的醫生,那為什麼要同時要求二階段學歷甄試呢?因為在台灣的學生已經有經歷過聯考制度的篩選,能進入醫學系的錄取率只有0.65%,但是這些波波醫生卻繞過這樣的篩選,那等同「只要有錢去波蘭唸書就可以當醫生」,這種「只要有財有勢就可以當醫生」的事情,對於社會上一般財力普通、只能靠考試替自己爭取求學求職翻身機會、有的甚至唸書還需要就學貸款的人來說,是相當不公平的。

因此,要求修法讓所有來自國外的醫學生必須通過醫師甄試考試(包含通過教育部二階段學歷甄試、台灣認可之醫療機構實習期滿且成績合格才可以持外國學歷參加台灣之醫師國考而取得醫師執照)才能確保我們的醫療品質以及維持社會公平

請願意幫忙連署的人下載連署表格
—–步驟為下:—–
1) 下載連署書,列印出來,第一頁是連署內容
2) 第二頁後,每一頁都有十二個空格可以簽名
3) 斟酌可以拿到幾個簽名加以列印張數(舉例: 認為可以拿到50個簽名,就把1-6頁印出來, 因為12簽名x5頁=60個簽名)
4) 裝訂起來
5) 把信封寫好寄到 To: WWJ 105台北市郵政信箱118-66號
6) 用平信或限時即可。絕對不要用「掛號」 因為名字並非WWJ,會導致信件遺失或收不到。
本連署由PTT上的WWJ發起,目標是10天內彙整到1萬個簽名連署,因此請願意連署的人在5/2前寄出,5/5會公佈連署人數。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人可以上PTT的medstudent看「波波醫生」的相關討論

為了我們自己的醫療權益著想,請大家一起募集連署!

延伸閱讀:
波蘭醫師一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