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才會用@yahoo…從email看出你的年紀,真的是這樣嗎?

這篇原本只是po在臉書上,朋友說覺得是不錯的社會觀察,加上大家的回應又讓我想到一些其他的例子,所以就一起整理到部落格囉。

寫這篇是源自於網路上看到這篇文章:老人才會用@yahoo…從email看出你的年紀:「世代差異」摧毀雅虎,下一個可能輪到臉書

單純關於產業分析的部分我覺得寫的大體方向 ( 內容摘要:從一個大公司角度來看,有時候這種世代行為差異,可能會成為一場夢魘,摧毀你的事業,即便在企業操作上,你公司沒有做錯任何事。)  沒有甚麼問題。但關於老人才會用@yahoo這件事,倒是可以從別的面向來看。

下面是我個人觀察的一些整理:

網路使用習慣確實有世代差異。但是世代差異反而是所有差異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比較難觀察到的其實是同世代但不同職業與學科背景的使用差異。我有時候覺得差異真正大的反而是這部分。

我大學的時候才知道google,而且大概是大一之後的事,更之前都只會用yahoo不知道有google,但在那之前,其實有很多念工科的同學早就在用google了,所以他們很早以前就會說「你自己估狗啊!」,然後那時候還聽不懂估狗是什麼。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第一個信箱都是kimo,也就是被yahoo合併以前的台灣奇摩。

長庚大學因為位置的關係,算是一個很封閉的學校,所以校內不管什麼系的學生,都會用學校的bbs。所以當時我一直以為大學生就是要用bbs啊。

可是在我還在校時,有一天同學會我跟我一個念別的學校的同學(印象中應該是師大)聊天,他提到他沒在上bbs,覺得bbs很難用的時候。我其實有點嚇一跳。

然後另外一個是五六年前我在聯成兼課教電腦的時候,有一個學生跟我說他每天都會看yahoo首頁,看看有什麼新鮮事。這個同學大概就是大我個5歲以內的年紀而已。而我已經忘記我上次好好看yahoo首頁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然後我爸,六十幾歲了,他很早就都在用google查學術資料。

什麼樣的人會擅長用google?有大量搜尋「不只生活資訊還有其他資訊,特別是學術或技術資訊」需求的人。因為單純的生活資訊,例如吃喝玩樂,yahoo其實還可以用,搜尋結果也未必比較差。但如果搜學術技術資訊,yahoo完全是不堪用的。

為什麼我可以很肯定說吃喝玩樂用yahoo還堪用?因為我之前網路行銷是賣食品的,來網站買東西的狀況,yahoo的轉換率高於google的轉換率。搜尋量在行動網路熱以前,yahoo跟google的搜尋量一直是相當的。我自己不用yahoo,但我們行銷的對象有一半的人都是用yahoo找到我們的。

所以什麼決定了你習慣用google還是yahoo?其實是個人的搜尋需求。而什麼樣的人會特別需要找學術技術資訊?早期工科類的會最需要,然後可能慢慢延伸到部分要做研究的其他學科。

所以一旦你念的不是這些學科,或是你從事的工作沒有這麼龐大的資訊搜尋需求,你就不會特別覺得搜尋一定要使用google,而這樣的人即使是搜尋也會停留在使用yahoo。

而網路服務使用的世代差異,也許真正的原因是在於,上一個世代的背景大多不會有龐大的搜尋需求,而不在於他們年紀大。

朋友回饋的幾個例子也列在這:

  1. 我有女生朋友是因為交往了理工科出身的男朋友,才改用google的。
  2. 我搜尋都用google,只有信箱在用雅虎,因為雅虎的信箱從國小就在用了,已經跟太多東西綁在一起……
  3. 那天老妹在用hotmail。我才想到有一群msn舊使用者用戶當初可能也都是用msn的信箱。(不過據說現在改的很難用,而我帳號自從轉換到skype之後,已經忘記很久了…)

至於標題寫說用yahoo的是老人。這部分「老人」的定義可能要再下的更精準一點。如果是60歲以上的老人,用的恐怕還是gmail,原因是60歲以上的人,要他自己完成手機的基本設定其實很困難,所以大多數是靠年輕人(不管是他的兒子女兒還是通訊行店員),而手機綁gmail設定比yahoo要來的容易。

真正會用yahoo信箱最大宗的反而是現在的中生代,我說的中生代是指25~35歲,而且是小時候 (國小或國中) 就開始接觸網路的那一群。因為他們太多生活的東西都跟yahoo信箱綁在一起了,所以放棄掉信箱改用新的成本太高,即使他們有gmail,yahoo信箱也無法完全丟掉。

40~60的人有沒有在用yahoo信箱?有,這群人的背景大概就是25~35歲這年齡層的父母。他們給小孩用網路,自己可能也會用。但是他們用網路的使用量應該是遠少於25~35這個年齡層的人。他們進入行動上網年代時,把yahoo信箱拋棄的可能性反而更高,因為在他們接觸網路到個人資料需要常填寫私人mail的情境,反而沒有下一代會遇到的多。

以我來說,早期我買過mail2000的信箱,這個信箱我現在基本上不太會繼續用在資料填寫上,但因為早期有很多的個資我都是用這個信箱,以至於這個信箱我還是得持續保留。

在描述使用者樣貌的時候,真的要小心,不要落入只剩下年齡而失去對其教育工作與生活背景的想像。也不要忘了,有的時候不是族群變了,而是大家一起都老了。

快樂學習?

我想很多人都誤會了快樂學習的真義。所謂快樂學習,不是無壓力。因為學習本身就是一種壓力。會覺得學習是快樂的,不是因為學習的過程有多歡樂。而是那種學習了之後、知道自己會了甚麼、更甚著在生活中能夠去使用、或是因此理解這個世界運作的規則,因為發現知道,而產生的那種「因為理解而覺得快樂」的感覺。

那才是學習會讓人快樂的原因。

但是學習的過程,絕對不可能一直都很快樂,那個過程是辛苦的,因為你要逼著自己去學一個你原本不懂不會的東西,你必須披荊斬棘,把遇到的問題逐一解決。然後在這個過程中,你得到了成就感,於是覺得快樂。因為成果讓你覺得快樂,於是過去那些辛苦的過程就不算甚麼。

所以真正的重點,不是說用怎樣的方式讓學習這件事情變成快樂的事,而是怎樣培養小孩子、讓他可以體會感受到因為學習、為了學習而辛苦、而最終終於懂了某件事情,而產生的成就感。所以快樂學習的真義,是從學習的過程中找到樂趣,而非只是用快樂的過程來學習。這是大家常常搞混的地方。因為同樣的學習過程,A也許覺得快樂,但B也許覺得很無趣。

舉個例子,我自己是做網頁設計的,網頁語法我是高中的時候,自己上網找資料自學的。會不斷自學,當然是因為興趣,也因為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找到了樂趣。但我現在在教學生做網頁的時候,我常常覺得「教語法」這件事情是很無聊的。

這很奇妙,我很喜歡做網頁,我覺得做網頁的過程是有趣的。我覺得瞭解那些語法的意義是好玩的,我看到我用記事本打出一些語法,結果在瀏覽器上就可以看到視覺的成果,我常常覺得這個過程真的好奇妙。

可是我發現,我很難把我自己的這種體會、跟領略,在教課的過程中教給學生。於是假設我自以為是的說:「你看!這個過程很奇妙吧!透過瀏覽器的轉譯,原本看不懂得文件就有了視覺化的呈現」,學生大概會覺得「這老師在自high個鬼」

於是我回頭思考我以前的學習過程,為甚麼我會覺得學網頁語法是有趣的?是「做網頁」這件事情原本就很有趣嘛?不,純粹是我在瞭解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樂趣,但我卻很難去轉述,那個樂趣是怎麼產生的。

我想,所謂的快樂學習,實際上是會因人而異的。一個喜歡做廚藝的人,你要他去學化學,他可能會很辛苦,辛苦的覺得化學好無聊。但時如果有一天,他的廚藝培養到一個程度,他想精進,然後發現他必須瞭解一些「食物的化學」時,他這個時候回去學化學,他這時候也許一樣還是會覺得很辛苦,但是必能夠在這過程中得到甚麼而心甘情願的這樣辛苦。

所謂的快樂學習,應該是培養小朋友基本的表達能力後,接著巡著小孩的天性,讓他發展他的強項。這樣小朋友才可能在學習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樂趣。

參考文章:李家同:「我不認同快樂學習!」

其實有時候滿同情李家同先生的。他年紀大了,有一些定見,於是他發表的某些文章,有時候會被網民拿出來批的很慘,加上以人廢言,以至於他發表甚麼文章,都會被批評。但不可否認,我覺得他在教育方面的一些看法,其實是滿不錯的。

當然,並不是說我覺得這整篇文章的論點我都贊同,但重點還是他主要想表達的「反對只有快樂而不學習」「所有學習的基礎就是國文、數學和英文」,這兩大部份我是認同的(真要說我覺得英文可以拿掉只剩國文跟數學就好 :p)。基本的表達能力跟邏輯思考的能力沒有先培養起來,就好像建大樓地基沒打穩一樣,之後要學別的事情,都會相對辛苦。

不過台灣的數學教育是否能夠培養出邏輯思考能力,這大概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性別認同

這只是一篇整理一些雜亂想法的文章…
==========================================
怎樣算同性戀?怎樣算異性戀?
乍看之下,
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就算是同性戀不是嗎?

可是,來假設幾種狀況。
A.一個男生,他的性別認同是女生(例如河莉秀),他喜歡男生。
B.一個男生,他的性別認同是男生(例如蔡康永),他喜歡男生。
C.一個女生,他的性別認同是男生,他喜歡女生。
D.一個女生,他的性別認同是女生,他喜歡女生。

A跟C,算是同性戀嗎?
我想,如果真的要廣義的說,
應該是喜歡的性別跟對自身所認同的性別相同,才能叫做同性戀。
而只要喜歡的性別跟自身所認同的性別相異,就算是異性戀。

一個很斯文、動作很女性化的男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男生身分的喜歡女生。
一個很粗魯、動作很男性話的女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女生身分的喜歡男生。
一個很陽光很man的男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男身身分的喜歡男生。
一個很秀氣很文靜的女生,
他可以是認同自己是女生身分的喜歡女生。

兩個很秀氣的女生可以在一起。
兩個很像熊的男生也可以在一起。

如果他們彼此相愛,為何不可?
為什麼相愛一定要有「你當男的角色、我當女的角色」的分別?

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有太多的可能性。
即便是異性戀,
也有女主外男主內、女強男弱這種的關係。
如果在異性戀裡這樣的狀況是被大家視為屬於正常的一部分,
那同性戀中種種的差異又何須被視為不正常?

如果一個人的靈魂精髓來自於他的心,
那我們憑什麼因為這個人的性別認同與比較多數的人不同,
就認為他是有問題的?
是的,性別認同事一種很個人很私密的事。
我們憑什麼去評論他們的私事?

你可以不喜歡、你可以很討厭、你甚至可以很厭惡。
就像有的人喜歡吃蘋果、有的人討厭榴槤。
但誰都沒有資格公開去批評別人喜歡什麼是有問題的,不是嗎?
起碼不應該在當事者面前說,這是人跟人相處的基本禮貌。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年頭沒基本禮貌的人,似乎還挺多的。
真愛聯盟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

廢死與否的一些想法整理

除夕寫這個真怪…不過看到一篇社論,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原文:欠缺反省的正義觀

文末提到

是不是誤判風險一直是由社會底層的人承擔,因而這個社會才會這麼容易地把誤判當作「可容許風險」?誤判之所以被容許,是否認為這樣的風險永遠不會落在循規蹈矩者之自己的身上?多數人不信任法官,卻又堅持死刑具有正當性,是不是從來沒有意識到,這兩者之間的矛盾其實顯現出一種欠缺反省的正義觀?

最近因為江國慶案,一些支持廢死的人又跳出來說話。

我支持死刑,但並不是因為我覺得司法可以完全相信,我只是覺得真的犯了殺人罪的人,應該要死。如果一個殺人者殺了人卻不需要死,幾年後還可以假釋出獄,那對社會其他安份守己的人很不公平。但是我不夠聰明,想不到有什麼方法可以兼顧讓該死的去死一死,又避免掉誤判。

反過來看,廢除死刑。殺人者不用死,因此避免誤判冤獄死刑。誤判會不會因為沒有廢死而消失?不會。因此廢死的好處不是避免誤判,而是避免冤獄而死。然後死刑者無期徒刑、監禁的成本由整個社會來承擔,冤獄者有一輩子可以努力翻供。

據說歐洲曾經有統計過,要避免司法誤判造成冤獄,所投入的成本會遠高過於廢除死刑。如果是這樣,廢死與避免司法誤判,選擇廢死只是成本考量。

實際上,不管有死刑或是沒死刑,都有人的正義要被犧牲,只是被犧牲的人是誰的問題。誤判永遠都會存在。我支持死刑,但不代表我支持誤判,我很清楚我支持死刑的正當性是建立在被處死刑者確實有罪的前提上。但我承認我不夠聰明,想不到兩者兼顧的方法,而我也不認為廢死就是兩者兼顧的方法。廢死是否就是懂得反省的正義觀?I don’t think so.

真正有理想懂反省的正義觀,應該是極力避免誤判。但我們都知道,只要是人,就會有失誤。有失誤,就會有人被犧牲。
與其說對司法有選擇性的信賴,不如說是不知道如何會更好的無奈。
廢死與不廢死,差異只是在於看被犧牲的要是誰,而不是哪種方式不會有人被犧牲。如果都有人要被犧牲,就代表其實他們都不是很好的方法。而在我看來,廢死與不廢死提出的說法,並沒有誰強過誰。

關於死刑的我思我見

簡單來說,我的立場是贊成死刑。不過最近新聞報的這件事情不應該只是簡化成贊不贊成死刑,這個新聞本身其實有非常多個面向值得做討論。而網路上有很多關於廢死文章,其中的切入點都滿值得去思考的。

1.我為什麼贊成死刑
理由有很多,但是我覺得其中比較值得拿出來跟廢死做討論的,應該是「社會成本」這一塊。
有的人可能會覺得,養44個死刑犯需要多少成本,整個社會去平攤一個人也付不了多少錢,況且那些貪官要污的污更多。我想說的是貪官污錢是一回事,但那並不能掩蓋廢死需要付出的成本是要所有社會大眾共同分攤的這件事情。如果真要這樣講,那什麼欠費就都不用討回來啦!拿官員貪汙來擋就好了。

廢死到底要付出哪些成本?我來粗略的估算一下
  1. 蓋監獄的成本:一旦終身監禁的律法確認,那勢必要特地為這些死刑犯蓋特殊的監獄,總不可能跟其他囚犯混雜在一起。蓋監獄的成本不是只有蓋而已,收購土地等等都要包含在內。
  2. 管理監獄的成本:監獄不是蓋好就可以關人了,管理監獄也不可能一個人管就好,而管理監獄會衍生的人除了有獄卒跟監獄內的管理人員外,還有掌廚的、監獄內輔導犯人在獄內工作的。這是需要一個人事團隊才能做的。
  3. 食衣住行的成本:不是只有吃要錢,住需要花水電,這些都是每個月必須要付出的固定費用,關的人越多,這個費用也就越高。

所以一個能夠嚇阻、隔絕這種死刑犯的方法,如果以成本考量來說,我是贊成死刑的。

廢死主義者在跟一般大眾溝通廢死的理念的時候,如果要拿「寬恕」這種東西來說,實在太打高空了。所以王清峰會被罵的那麼慘說真的很活該。網路上有太多寫的更好的角度可以拿來講,她偏偏挑最爛的來說。
大家可以參考這篇「我支持廢除死刑,也支持王清峰下地獄

2.我認為廢死可討論空間何在
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廢死的討論,讓我覺得比較能拿來切入的是這個「冤獄誤判」這項。廢死的論點是:因為判決是由人判決的,那就很難避免冤獄的可能性。而且你真的相信這個國家的司法體制嗎?如果不相信,那又怎麼能夠相信他們做的所有判決都是正確的,特別是這種攸關人命、不可逆的判決。

據說有國外的研究指出降低冤獄的成本實際上比永久隔離的成本要高,不過我覺得一旦要討論的是在台灣適不適合廢死,這些資料應該要從台灣的在地情況去做研究,會比較有說服力。關於冤獄,我認為可以就現在44個死刑犯的個案去做討論。如果這44個在多方評估認為其中不是冤獄,那至少這些已經定讞的死刑應該要被執行。而不是說要廢死,然後連定讞的都要放著。廢死可以繼續推動啊,但是現在的法律該執行的就要去執行。

3.我沒有辦法贊同人權律師為死刑人辯護的原因
我昨天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結果在推特碎碎念了一堆,放在這裡整理一下
以陸正案來說,陸正的爸爸昨天有上電視節目,他說他當時根本不相信他兒子被殺了,他認為他的兒子還在、會回家。一直到那時候他拿日記去警局,然後犯人看到陸正爸爸來的時候嚇到,說他昨天夢到陸正跟他說陸正爸爸會來,然後跪在陸正爸爸面前認罪,還把犯罪手法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陸正爸爸當下還覺得「你在亂說什麼,我兒子一定還活著」,結果後來其他相關嫌疑犯全部跪下認罪。他才體認到他兒子真的被殺的事實。
這個案子後來人權律師一直咬著這些嫌疑犯是被刑求的,所以翻供。第一,我不知道刑求是不是事實。第二、如果是「有被刑求」「但實際口供與相關證據也證明他有犯罪」,請問,因為被刑求所以有犯罪的就可以不算數嗎?
這個案子到後來讓我看到的是人權律師硬要替犯罪者辯護的執念。切入的角度不是說有什麼直接證據證明罪犯不是他們,而是想找鑑定、行政流程上的瑕疵作為切入。
我的疑問是,人權律師寧可玩法律接力賽,跟被害者家屬鬥上十幾二十年。而不是在這十幾二十年用別的方式宣導他們想要廢除死刑的理念來讓大家認同他們。最近有很多的文章都寫的很好呀,雖然我支持死刑,但我不否認有些理念是好的。是啦,以前沒有網路,但是難道沒有網路理念就無法宣導嗎?然後,寧可在這十幾二十年間,耗費上好的人力(從法官、律師、檢察官等等等)來貫徹他們不要讓那些已經有犯罪的人被判決死刑。如果還是繼續這樣十幾二十年,大部分的人還是不會了解廢除死刑的理念,也不可能因為了解而認同。那以後還是會有死刑犯產生,不是嗎?我不認為加害者真的就有那麼多錢一直打官司。只是,那些人權律師這些行為(一直跟被害者鬥上好幾年、背後有十幾個律師)讓我感覺已經完全偏離了他們要的訴求(廢除死刑)了。只是為了不要讓犯人被判死刑而不擇手段。像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宗教信仰。當一個好的理念變成的宗教信仰而無視其他的時候,不只會模糊了原來的理念,也只會讓別人更不想去了解那個理念、覺得那只是當事人莫名其妙的執念,毫無根據。為了不讓犯人被判死刑,就可以像禿鷹一樣到處找漏洞(沒直接證據就只想找程序瑕疵)來辯護?這該是人權律師捍衛自己廢除死刑理念的作法嗎?

為了冤獄極力辯護是一種正義,為了有證據證明的犯罪者辯護算什麼正義?說到底也只是為了反對死刑而辯護,這跟為了反對而反對又有什麼兩樣?我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懷疑,這些所謂人權律師,也只是為了沽名釣譽而已?

有這樣的人權律師,想推廣廢死的理念,我說真的很難啊….

為什麼我贊成修法讓國外醫學院生應通過醫師甄試考試才能持國外學歷考國考?

最近在PTT的medstudent在沸沸湯湯的討論關於「波波醫生」的事情,什麼是波波醫生呢?詳細請看「小心!波波就在你身邊」「到波蘭念醫科,正夯!!!」這兩篇解釋的相當清楚。

拿台灣醫學生跟波蘭醫學生來比較的話,簡單來說…

台灣的醫學生是採前端控管,也就是需要經過重重篩檢的人才有資格念醫學院,進入醫學院後也必須到達規定的實習實數並且通過實習考試,才能得到考國考的資格,因此最後的「國考」,只是一個形式。幾乎只要去考,就能通過。因為我們要的是臨場表現純熟的醫生,而不是會考試的醫生。

但是波蘭的醫學生只要去波蘭念大學四年、實習八個小時,回台灣就可以有資格參加國考。這樣的醫生品質是令人擔憂的。

相信大家看醫生都有遇過類似的經驗:覺得要看很多個醫生才能確定自己的身體狀況、有時後會遇到感覺醫術不太高明的醫生。
試著想想看:如果在台灣經過層層考試篩選跟長時間實習的醫學生,當了醫生之後都有可能讓你我有這樣的感覺,那你怎麼能夠放心那些來自波蘭的醫學生有能力正確幫你診斷疾病?

如果說國考只是一個形式、因為我們要的是會做事而不是會考試的醫生,那為什麼要同時要求二階段學歷甄試呢?因為在台灣的學生已經有經歷過聯考制度的篩選,能進入醫學系的錄取率只有0.65%,但是這些波波醫生卻繞過這樣的篩選,那等同「只要有錢去波蘭唸書就可以當醫生」,這種「只要有財有勢就可以當醫生」的事情,對於社會上一般財力普通、只能靠考試替自己爭取求學求職翻身機會、有的甚至唸書還需要就學貸款的人來說,是相當不公平的。

因此,要求修法讓所有來自國外的醫學生必須通過醫師甄試考試(包含通過教育部二階段學歷甄試、台灣認可之醫療機構實習期滿且成績合格才可以持外國學歷參加台灣之醫師國考而取得醫師執照)才能確保我們的醫療品質以及維持社會公平

請願意幫忙連署的人下載連署表格
—–步驟為下:—–
1) 下載連署書,列印出來,第一頁是連署內容
2) 第二頁後,每一頁都有十二個空格可以簽名
3) 斟酌可以拿到幾個簽名加以列印張數(舉例: 認為可以拿到50個簽名,就把1-6頁印出來, 因為12簽名x5頁=60個簽名)
4) 裝訂起來
5) 把信封寫好寄到 To: WWJ 105台北市郵政信箱118-66號
6) 用平信或限時即可。絕對不要用「掛號」 因為名字並非WWJ,會導致信件遺失或收不到。
本連署由PTT上的WWJ發起,目標是10天內彙整到1萬個簽名連署,因此請願意連署的人在5/2前寄出,5/5會公佈連署人數。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人可以上PTT的medstudent看「波波醫生」的相關討論

為了我們自己的醫療權益著想,請大家一起募集連署!

延伸閱讀:
波蘭醫師一覽表

[社會觀察]譴責學校老師盜用楊比比部落文章

今天在推特上看到有人提到楊比比遭盜用的關鍵字,一開始不知道是什麼,因為也沒有看到相關討論,於是上網google了一下,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看到這樣的事情,感覺很生氣。因為很巧的才在昨天我在我妹的部落格看到一則令人錯愕的留言:

請注意被我選取起來的文字,看到這裡,我的心情很複雜。該說他很禮貌,想要用照片前還會先問?還是要說他很白目,想用別人的照片又不想要註明出處想當第一手資料?要說他小人,他其實可以直接copy、佔為己有而不跟你告知(例如網溪國小資訊組長楊珮琦小姐的行為)。要說禮貌,這樣的內容又讓人感覺很糟,很像是有人要強暴前先很禮貌的跟你說:「我可以強暴你嗎?我不會對你很溫柔,因為我真的需要發洩我的慾望」的那種感覺。後來討論過後,我妹把相簿隱藏起來,連原本想要跟他說之以理的回覆都簡化成剩下一行。因為對於有些人來說,你想跟他說明一些道理,他也許還會覺得「你雞婆啊,想說我都已經問你了,不想給就不要給,說那麼多幹嘛」,我不清楚留言者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態、怎樣的想法來發表這樣的留言,所以後來只留下這樣的回覆。

回到楊比比部落格資料遭盜用的事情,我順著連線到盜用者網溪國小資訊組長楊珮琦小姐設置的道歉部落格。看他發表的幾篇所謂「誠心道歉」的文章,但是文章底下的留言只有幾則,因為留言功能被關閉了。





說真的,從第一篇到最後一篇,我完全感受不到這個人所謂的「誠心誠意」,而且你沒看錯,文章留言功能都被關了,所以後來大家都跑去留言版留言(你也沒看錯,他把放在首頁瀏覽留言版連結拿掉了)。一個說要道歉的人,卻把文章留言關閉,把留言版連結隱藏,這是什麼樣的心態?關於盜用的證據,楊比比部落格已經留了很多資料,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很明顯的,假如該老師想要借用這些資料,明明只要在部落格底下留言說:「你的資料寫的很棒,我希望可以轉錄到網溪國小的網頁上並註明資料出處,不知道您是否願意讓我轉載?」我相信大多數的部落客不會那麼吝嗇的不讓你轉,只要你有問、有寫出處,一切好談。但是這位楊珮琦小姐並沒有這樣做。他直接盜用,並且據為己有。結果他在部落格裡面卻寫:「因為教學上的需要,誤用了楊比比的圖片,事件發生至今,我誠心致歉,也虛心檢討,希望能為自己的無心之過做些補救……」而且在來回的信件中,都不斷閃避自己佔據資料為己有的行為,只把重點說這是使用在教學上。如果,他真的誠心承認自己的錯誤,他何必這樣模糊焦點,又何必用「誤用」「無心之過」這樣的詞語來為自己脫罪?

看到這裡,我真的覺得很心痛。
道歉、誠心認錯,有那麼難嗎?
一個為人師表的人,怎麼會是用這樣的態度在面對自己的過失?楊珮琦小姐在來往的信件中不斷強調自己使用在教學,但這並不能合理化他把楊比比的資料佔為己有的行為,為什麼不坦承面對只想模糊焦點?

我非常贊成楊比比據以力爭,到訴諸法律途徑提告那位老師。為了是一個「理」字。我非常不能苟同那些「他也是用在教育不是用在商業行為上,你就不要跟他計較」的態度。竊取別人的資料佔為己有作為教學資料難道就可以合理化這樣的犯罪行為?那試問學校可不可以用盜版軟體?難道學校會跟軟體廠商說「我們也是用在教育上,不是用在商業行為上,你就不要跟我們計較」嗎?結果面對這樣的事情,學校的態度是:「楊珮琦也不是拿去賣,也是用在教育上,現在她也已經道歉,難道不能原諒一個已經道歉的老師嗎? 」

一來他的道歉根本感受不出誠意,二來我想說:「加害者憑什麼理直氣壯的要求被害者原諒?

今天先撇開智慧財產權,這位楊珮琦小姐根本是連做人的基本禮貌都沒有。相信大家在學校多少都會有跟別人借筆記或是借別人筆記的經驗。你在跟人家借筆記來抄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先詢問一下?人家願意借你才可以拿去抄。那,面對網路上部落客的原創資料,留個留言詢問人家願不願意借轉錄不也是基本禮貌嗎?連這樣的道理都不懂,而且還大刺刺的佔為己有,楊珮琦有什麼資格作為一個傳道授業的老師?她的行為,比本文開頭提到的學生,還要可恥啊!

我不認識楊比比,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
如果那位老師在她的部落格有讓人感受到她的誠意,我還不會有衝動想寫。但是連過去看了真的覺得很生氣。這篇文章不是為了聲援,而是為了留著證據,讓所有想要這樣盜用別人資料據為己有的人瞭解:不要以為網路證據可以很容易的消滅,不要以為網路上的盜用行為隨便說了對不起可以煙消雲散,不要以為「用作教育」就不需要尊重他人,不要以為「沒有用在商業用途」就可以無限上綱,也許法院的判決結果不見得可以給楊比比一個公道,但是至少我們可以共同譴責這樣的行為!

[社會觀察]非關人道,而在於人性中的善與惡

網路上有很多人在討論這次四川地震台灣應不應該去救災的問題。 有人覺得中國是個對台灣不友善的國家,所以沒有必要去幫助他們(EX.1.人道? 2. 原來這樣就叫人道啊?)。有人覺得發生了這麼大的災害,大家應該把政治放一邊,發揮以德報怨的精神去救助(EX.台灣人,做個以德報怨的文明人吧!)。有人覺得給予中國的援助不應該以金錢為主,而應該以救援技術為主(EX.講到地震,台灣可以貢獻更多!)。

很明顯,說不要去幫忙的一定會被罵得很慘,像是不人道啊等等等…

說說我自己的想法。
該不該去幫忙?我認為,應該要去幫忙。當年921,中國也有援助台灣。我厭惡中國政權,也厭惡當年他們要幫台灣的時候還不忘藉此機會矮化台灣為他們的一省。但是中國人民有沒有錯?答案是沒有。錯的是在上位那些意識形態凌駕於一切的該死政治人物。
有沒有看到這次地震災害的照片?


那些無法再拿起書本唸書的孩子們,難道你會說他們死了活該嘛?難道你要說「沒辦法誰叫你們是中國人」嘛?

但是,我不是不能理解一些對中國深絕厭惡的人在此時此刻的心情,以「人道?」這篇文章,我想他要表達的主要重點在於:「他們對我們百般打壓,台灣sars後依舊對台灣想進入who這件事情用力阻撓,要我們怎麼去跟他們講人道?」

面 對「人道?」這篇文章,我想說:我們不用很偉大的覺得別人陷入災害就認為一定要去救人;我們可以承認我們對人的善意與惻隱之心是有選擇性的。但是,我們至 少可以不要落井下石,不要拿什麼宗教來說嘴,不要說那種「下輩子不要當中國人」、「減少中國人的天災人禍都歡迎」的風涼話,我們只要承認:「我們不是聖 人,我沒有辦法真心真意的覺得我們應該去幫助他們。」這樣就足夠。

而面對那些抨擊「人道?」的人,我想說得是:可以把人性中的「善」發揚 光大,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即使在文明社會裡「冷漠」也是很普遍的事情,如果可以體會那些想要去幫忙的人他們的「惻隱之心」,是不是可以尊重那些因為被欺壓 而導致的「冷漠之心」?因為他們的冷漠並不是無的放矢啊!

*******************************************

有 人說,因為儒家思想,華人對於「人權」的觀念一直停留在犯罪者不應該有「人權」的思維上。我不認為是因為儒家思想的關係,這一切其實只在於人性。一個可以 原諒殺人犯的被害者家屬,是很偉大的。可是當被害者家屬不能原諒殺人犯的時候,你能說他沒有惻隱之心嘛?犯罪者不是不能有「人權」,但是當那些人權團體在 替犯罪者爭取「人權」的時候,又有誰來替那些已經被傷害的人爭取「人權」?

我們都是人啊!你可以說惡事不要做,可以說我們應該要去做善事,可以說我們應該要隱惡揚善。但是當有人沒有辦法真心為善的時候,強迫人家為善難道就對嘛?有些抱著政治目的為善,難道會讓那些單純想付出的善心人士覺得舒服嘛?

*******************************************
我 贊成台灣政府出救難隊去幫忙,以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名義去都可以。但是,如果對岸要在這個時候繼續搞政治打壓,要台灣去的救難隊不能有國旗徽章的話。我只能 說,善意出去了,是中國政府用惡意的心態回報,在這種狀況下,是中國政府在草菅自己的人民的性命,我們沒有必要為了救人,而搞低自己的國格。

在 物資救災的部份,我也不太贊成捐錢,反而比較贊成說我們捐錢給正式的援助機構,透過這些機構用這些錢去買物資再提供給大陸空投到災區。災區裡一定會有一些 人是沒有受傷的,這些沒有受傷的人也一定會加減在災區救人出來,那在正式的救災人員還沒有到達之前,至少要有一些物資(像是食物、水、簡單的醫療器材)讓 這些人可以維生並且照顧其他受傷的人。不要說受傷的人有先被就出來,結果是因為沒有醫療器材先做消毒處理而造成感染身亡或是因為沒有食物造成餓死,那就真 的是二度傷害了。

結語:網路上看來看去,我覺得最認同的是這篇文章四川大地震,震到台灣Funp

[社會觀察]開放大陸觀光,真的是台灣觀光業的救命仙丹嘛?

一開始,是從新聞媒體得到的感覺,好像只要台灣開放大陸觀光。台灣的觀光業就會變得有復甦的希望。

可是當我聽到叔叔說,他認識的旅行社老闆跟他說:「我們在旅遊旺季的時候都會去接歐美團,大陸團是不接的,通常要等到秋冬沒什麼生意的時候,才會加減接大陸團來做」。我不禁認為,開放大陸觀光,能夠「拯救」到國內的觀光業,其實是那些在市場上只能透過壓低成本搶業務的公司。對於比較有規模的旅行社來說,開放大陸觀光能夠為他們帶來的利潤,恐怕是很有限。
我叔叔所說的那間旅行社並不是像雄獅那種大間的旅行社,而是屬於旅行業務自己出來開業接團的小型旅行社。也就是說,如果你是有本事可以接到歐美團的業務,大陸團根本就不會是你想要接的case,可是如果你沒有本事去接到利潤比較高的歐美團,那你只能透過壓低成本去搶大陸團。

我們可以想想,如果小公司有本事接到大case,他們就不用千方百計的去搶大陸團這種利潤低的小case。當市場走向削價競爭的時候,那些堅持品質的廠商往往會寧可退出這樣的紅海,去走高單價的服務。也就是說,開放大陸觀光,充其量是讓這些不具競爭力的旅行社有苟延殘喘的機會。但是對於整體觀光業來說,是否能夠大幅提昇大家的收入,我認為是有待商榷的。

說到底,讓自己增加競爭力,有那個能力去接到高單價的團,才是治本之道。

[社會觀察]關於工作態度

每次有人說,七年級生的工作態度不好。我總覺得不服氣。好像講這些話的人,自己的工作態度都很好似的。其實每個世代都會有負責、不負責任的人存在,在我們這個世代,工作態度比較不好的比例也許真的比較高。但我也必須要說,會有這種狀況,有很大的責任是在於他們父母的教育方式。

但不管怎樣,我總覺得,當要指責某些世代的工作態度不好的時候,請先反求諸己的問問自己:「我的工作態度好不好?」。在我工作的過程中,遇過很多很負責任的七年級生,也遇過不少責任感工作態度都不怎樣的六年級生。而這些不負責任的六年級生,卻也自以為是的說著對七年級生的壞印象。這讓我覺得真的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