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隨寫]興趣與工作

我想我是個很幸運的人,工作的內容也是自己的興趣之一。會用之一的原因在於,我知道不是所有的興趣都適合成為工作。例如我喜歡畫圖,但是除了曾經做過電子 賀卡設計之外,我很清楚這樣的工作對我來說不適合長久做下去。我只是比較幸運的有一個興趣(網頁設計),拿來當工作也很適合,因此勝任愉快。

以前我會說,找工作,興趣很重要。現在我會說,找工作,在這個工作中找到你自己的快樂很重要。工作本身也許不見得是你最感興趣的事情,但是你要能夠從工作的內容中找出你能夠施予熱情的地方。我經歷過很多次的轉換工作,一直都是在網頁設計這個圈子打轉,雖然遇過公司倒的、設計風格不合被fire的,但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很倒楣過。反正工作沒 了,再找就有。也許就是天生勞碌命,只要開始要找,找到工作的時間都不會拖的太長。在工作的過程中,也是有經歷過倦怠期,但是我沒有一次討厭過自己的工 作。原因卻不完全是因為我本身就喜歡網頁設計,而在於我總是能夠在每次設計的過程中找到小小的成就感。不是來自於網頁做完了,而是來自於做的過程中每一個 小小的進步與突破。那些突破在別人看來是沒有感覺的,那可能只是一段html code的精簡,一段css的應用,一個程式概念的了解。但是在那個過程裡,我可以看到自己的進步。一步一步的,即使很小,卻能慢慢累積。又或許該說,正 因為有成就感,才造就我對網頁設計的更多興趣。就像雞生蛋蛋生雞一樣:有興趣想了解=>了解後找到樂趣=>有興趣了解更多=>了解後找 到更多樂趣。一旦以興趣為工作卻不能依著這個循環走,那再怎樣強烈的興趣也不適合成為工作。

我覺得工作跟人生一樣,能不能夠快樂,是自找的。知足常樂更是永恆不變的道理。如果你不能從你的工作中去挖掘探索能夠給自己快樂的元素,那即使工作內容做的是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一樣是不會快樂的。

[文字隨寫]聲音的層次

我喜歡靜靜的聽音樂,因為那樣可以細細去聽到一首歌裡面,不同聲音的層次,人聲也好,音樂裡不同的樂器也好。

當安安靜靜的可以全心全意的只聽音樂的時候,在每次聽音樂的時候,可以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不同的聲音裡,去仔細的注意每個樂器的節奏、淡入與淡出。就像有 人喜歡慢慢吃東西細細品嚐食物的味道一樣。我喜歡在腦袋裡將音樂裡不同的聲線聽個仔細,那對我來說是很有樂趣的一件事情。

[文字隨寫]反差

對於朋友,我算是個愛講話的人,而且講的很流利,好像話題會自己源源不絕的湧出似的,想都不用想。但對於喜歡的人,我卻總是顯得口拙,每一句都像是硬擠出來似的,每一個表情都顯得僵硬。

在最應該顯得自然的人面前,我總是顯得最不自然。

[文字隨寫]圖畫的力量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很少畫圖。也許是從希望每張圖的背後都能夠包含著甚麼意義的時候開始吧。

畫圖的初衷其實是很單純的,不那麼嚴肅的事情。只是當純粹天馬行空的畫對我來說不再具有吸引力的時候。我開始發現要畫出心目中的圖是件難事。

不是要多高超的繪畫技巧,而在於一張圖能夠說出多少的故事,帶來多大的力量。而能夠產生力量的圖,對我來說,很難只有純粹的畫面。

不是要讓你想像啊。而是要直指我想要告訴你的一切。那才是我想畫圖的目的,於是下筆成了難事。

[文字隨寫]台北雜感

摘自給網友的信件內容,加了一些補充。描述我對台北市人的感覺。每次看到有人因為一些議題就在那裡分台北人跟南部人的時候,這樣的感覺就會很強烈。雖然我小時候也是住在台北市,但對於一些台北市人的想法與觀念,卻實在沒有辦法認同。
——————————————————–
那 時後去花蓮,他們說花蓮是文化沙漠,我卻有不同的感覺。充其量只能說那裡的藝文活動較少,一些藝文資訊相較之下也比較不容易取得。但是這樣就被稱為沙漠, 總覺得不公平。民宿老闆說:台北人去花蓮,很多是為了享受那種清淨的感覺,所以房間乾淨就好,他們懂得甚麼叫做精神生活的。但南部人去很多卻會覺得,怎麼 那麼普通的房間,我花了錢就要住豪華的啊,有點暴發戶心態。

我聽了心理卻有些不以為然。台北人就是因為在都市待太久了,沒啥時間跟空間滿足精神生活,所以才需要去花蓮住民宿補足那樣的感覺。南部人在某種程度上精神 生活比在北部富裕的多(為甚麼會有這種印象…這也許是台南跟台中還有其他住給南部朋友給我的感覺),出去花錢當然會想要享受,住點跟平常不一樣房間, 享受一下奢華。不管是北部人或南部人,其實也不過就是想要補足在生活中得不到的那麼一點,是精神生活也好,是物質生活也好。在我看來,在本質上並沒有甚麼 差別。

不過也許會覺得不以為然的原因很單純:我不喜歡某些台北人那種自以為是的氣質。自以為高人一等,自以為比較有文化,自以為比較有秩序。

我 聽過一些開車的人說,在台北開車是真的比較安全,大家還是有比較守秩序。我想,那是因為台北市執法比較嚴格的關係,並不是真的是因為台北人比較高尚、本質 比較守法。不過就是罰出來的,久了成習慣了,才慢慢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也許有人會認為這種說法是揚棄了人性中好的一面,不過基本上同樣的事情也在其他 的國家發生。以日本為例子來說,他們之所以能夠養成極好的秩序,也是因為在明治維新的時候,執法嚴格,而且徹底實行法律中人人平等的信念:就是說即使你是 大官,不守法就是開罰,毫無例外。)而台北能夠嚴格執法也不過就是因為資源比較多,所以警察也比較多,所以可以很密集的開罰單跟巡邏,因此相較之下大家就 會比較守法。但如果因此倒果為因的說是台北市人本來就比較守法所以在台北市開車才會比較安全,而不去思考這其實是都市跟都市之間資源分配差異所造成的結 果,久而久之就會產生一種自以為比較高等的傲慢。

我喜歡台北的便利性,卻對有些自認身為台北人而產生的傲氣很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