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維]為台灣人民的自由默哀

原來在台灣,揮舞著自己國家的國旗,是會被警察強行奪走的。
原來在台灣,對待五星旗比對待自己國家的國旗還要尊重。
原來在台灣,在公共場合揮舞國旗會被警察制止。

原來這就是警察國家
㊣暴力,我嚐到了--來自中華民國的警察!

【聲明】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行動藝術團 逮捕事件 影片紀錄:貪虎里里長914的狂想曲-原來這就是警察國家
3名網友送到醫院治療時,接受媒體採訪的完整畫面:
原來在台灣,帶著旗子在街上走,靠近道路封鎖處,什麼也沒做,警察可以沒有任何理由的把你帶走要求你簽字的。

今天,是這些無辜的網友這樣被對待,明天,被抓走的可能就是你。
這就是台灣,我們以為民主、人民有發表自由言論權的台灣。
這就是我們政府正在做的事情。

你真的覺得,陳雲林來台我們應該歡迎他嗎?

[政治思維]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上個禮拜五去社大上課結束後,我騎車繞到立法院去。沒為什麼,只是想去看一看在那裡靜坐的人。

有人說:「這樣抗爭有用嘛?大遊行結束,政府不還是裝痞裝死的不理你」
我無法否定。
有人說:「這樣靜坐有用嘛?這樣的活動又能來什麼實質的影響?」
我無法回答。

即使心理想著:「看不到不等於不存在… 希望是很小,但是什麼都不做就是完全沒希望…. 」卻也同時懷疑:「這些行動,到底真的可以有什麼作用?」看到張清銘的新聞,對照著中國官員從以前到現在對台灣的打壓,卻也有「雖然我譴責暴力,但是很不幸也很諷刺的,有時候和平並不能解決事情… 」的感覺。

在現場,我看到兩個六七十歲的先生,再跟一個約莫三十幾歲的年輕老師在講著中國有多可怕,結果那位老師還說他覺得統一很好,最後那位老師負氣騎著腳踏車走了,而那兩位先生在後面念著:「被國民黨洗腦洗的有夠徹底,你就繼續當一輩子的奴隸吧」。

在那個時候,我其實很想上前去問問那位老師:「你說你覺得統一很好,這真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嗎?如果你知道中共在文化大革命對無政治立場的文人做過什麼樣的事情,如果你知道中共是怎樣對待民運人士的,如果你知道中國對於西藏的種種打壓,如果你知道中國的法治是怎麼一回事,你真的還會覺得跟中國統一很好嗎?」

你必須要慶幸你生在台灣,因為這樣你才能夠在立法院前說「我覺得統一很好」,如果你是在中國的政府機關前大喊「我覺得西藏應該要獨立成為一個國家」,我很懷疑你是否還可以安然的騎著腳踏車離開。

當你們指責著,對著這些支持台獨的人貼上「暴力、不理性、愚民、鄉下人、沒水準」的標時,難道你們以為台灣現在可以總統直選,可以選立委,是用和平抗爭的方式換來的嗎?你們有沒有想過,當你們喊著「學術(運動或其他)歸學術,政治歸政治」的時候,到底是誰在把學術(運動或其他)硬要跟政治扯在一起的?

以為可以跟粗暴的政治體做理性論述,是一種處在溫室的天真。這好比要跟具有反社會人格的人講社會正義,是一種無交集的溝通一樣。以為言語論述比拳頭相向要來的文明是一種顢頇,很多時候透過文字與言語的挑釁所造成的痛比肢體暴力還要更加傷人。

台灣社會普遍都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是我去社大上課後最大的體會。我指的並不單純只是對政治的想法,而是泛指對所有事物的質疑思辨能力。也許我可以教他們電腦工具怎麼用,我卻無法教他們怎樣能產生好想法做出好作品,這中間最大的差異,就是創造力、思辨能力、反向思考能力是無法「教」的。於是乎,媒體怎麼說,就怎麼信。課堂上怎麼教,就怎麼跟著做,要他們自發性想一些東西來做,是很困難的事情。要他們跳脫媒體宣傳去思考、透過自己的觀點去重新詮釋問題背後的問題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教育可以怎樣影響一個人之深,從這些總總就能夠看得出來。

但說了這麼多,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政治思維]中國漢族都曾滅亡過,台灣有什麼好不能獨立的?

因為西藏的問題,對岸的政權一直拿歷史上西藏屬於中國這件事情來捍衛他們統治西藏的正當性。關於贊不贊成西藏獨立的事情,這牽涉很多我們不瞭解的狀況,所以很難去評論。(我只能說我舉雙手雙腳贊成台灣獨立,但是西藏的事情我只能說我反對中國的武力鎮壓)

但是說真的,中國一直拿「歷史」來維護自己統治權的正當性,是很可笑的說法。試想如果現今的義大利說在遙遠的古代歐洲是由羅馬帝國統治,所以他們有統治權歐洲的權力。你會不會覺得他腦袋壞掉了?如果是,那為甚麼中國以「因為西藏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所以以後也要繼續屬於中國」就不顯得荒謬呢?

有一天老媽像是阿基米德一樣洗澡完興奮的跑出來說(她沒那麼衝動,衣服穿好了才出來的):「如果真要拿歷史來說,其實中國漢民族曾經滅亡過兩次,一次就是元朝,被蒙古征服。一次是清朝,被女真族統一。中國都滅亡過,台灣為甚麼不能獨立?」
我以前上歷史課從來沒思考過這些,但是仔細想想,我覺得我老媽講的挺有道理的。因為蒙古人與女真人都是在征服漢民族之後,才慢慢的被漢民族融合同化,但是在征服的最初,他們所代表的其實是另外一個國家。也就是說,在歷史上,漢民族曾經亡國過。

而把漢滿蒙回藏苗瑤當成同一「中國民族」的說法,是到孫中山的時候才這麼說的。所以現有的中國政權把民國後才出現的「中國民族」說法,去既往而咎的延伸到大陸歷史上的每個朝代。並不合理。

又即使西藏曾被元朝或清朝統治,都不等同於西藏應該被中國現在的政權統治。況且實際上西藏一直都是保持高度自治的地方,並不曾在實質上被含括在中國的統治權內。過去未曾被統治的不代表未來不能被統治,過去被統治過的也不代表未來就一定得要繼續被統治。所以中國以「西藏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來捍衛統治西藏的正當性。是再可笑不過的。

那想想台灣,中國現在也是用同樣的說法對他們自己的人民宣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件事情。教育的力量是很可怕的,特別是當它被特定政權掌握為洗腦的工具的時候。中國人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這樣的想法。我們無力去扭轉那些已經被中共鎮權集體洗腦的國族思維。但是台灣人呢?要什麼時候你們才能夠看清對岸極權主義的本質呢?

**************************************
當公投沒有過的時候,我著實對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有很深很深的失望……

[政治思維]台灣的民主素養的需要再加強

八年前,國民黨輸了陳水扁,不甘心。四年前,國民黨再輸了陳水扁,還是不甘心。今年,國民黨贏了民進黨,笑顏逐開。當連戰聽到美國有議員贊成台灣公投決定自己的將來的時候,甚至還說出「原來連美國議員也有傻瓜」的話。

有的泛藍選民說,那是因為才輸一點點,不甘心很正常,如果是你們民進黨輸,你們一定也會這樣。但是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來,台灣人(或應該說講這種話的人)的民主素養是從根本上的不足。

什麼是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即使只輸了一票,也是輸。民主素養不應該是建立在輸多輸少上面。輸了的可以走正當管道去驗票,就像聯考懷疑自己分數被改錯可以走正當管道重算分數,但是當重新驗票重新算分數確定沒算錯的時候,就是要去承認去接受這樣的結果。如果輸少了就鬧,這算哪門子的民主素養?

不要只會說那種「如果是你們….也一定會….」的話,那都只是在為自己的無理取鬧找藉口而已。

我不像父母親那一輩,對於國民黨,其實我沒有什麼太多的怨恨。但是老實說,我非常討厭某些泛藍選民的嘴臉,特別是很多居住在台北的泛藍選民。那種自以為是高級知識份子的嘴臉。自以為是台北人就高人一等的嘴臉。從那些人身上只是應驗了「高級知識份子、台北人≠有民主素養的人」而已。

民主素養,就是遵從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瞭解一票一值的意義。所謂的一票一值,背後所代表的是每個人皆平等的意義。不管你是士農工商,學歷高也好,學歷低也罷,當進行投票的時候,每張票的價值都是相同的。

也許有人會說,文盲又他們又不懂政治,憑什麼不識字的阿婆所投的票價值可以跟大學教授一樣?那,這樣的想法跟納粹政權歧視猶太人又有什麼不同?如果票票不等值,那就代表我們正以歧視的眼光在看某些族群,認為他們的一票不配跟自己的一票等值。但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啊!憑什麼我們有權利歧視別人呢?而且,那些弱勢的人,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跟大家站在同樣的起跑點上。社會給予那些「高級知識份子」的資源還不夠多嘛?國家重北輕南的政策給予那些「台北人」還不夠多嘛?可不可以不要再那麼自以為是了!

關於民主,台灣真的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政治思維]大選結束,回歸平靜

雖然我家是泛綠的,雖然大選結果是藍營大贏,雖然心理多少會有些難過。但是我還是要說,這就是民主,民主精神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再怎麼不甘心,都要接受這樣的結果。反過來想,現在總統、行政、立法權都在國民黨手上了,總沒有什麼藉口再亂了。那請你們好好的為台灣做事。

我期望,民主社會下的一黨獨大,可以不同於過去獨裁政權下的一黨獨大;我期望,國民黨可以在「終於贏回政權」的愉快心情下,真真切切的替台灣人民做事;我期 望,國民黨的拼經濟,能夠以守護台灣的主體性為前提,讓台灣人保有自己的國格與尊嚴;我期望,四年後的台灣,還是能夠繼續維持著現在的民主政治,沒有因為 總統換了人而變了質。新總統,新氣象,雖然我不是那個支持你們的人,但無論如何,請不要辜負了大部分台灣人對你們的支持。

[政治思維]比總統大選還重要的入聯、返聯公投

看著以前寫的文章,對照現況,顯的非常的諷刺…
*****************************************
噹噹噹~阿皮仔政治文又出現啦~這次是要呼籲大家要去投公投票喔~而且請大家記得任何選舉(即使總統選舉也是)都比不過公投要來的重要。因為公投是直接民權,任何的選舉選出來的都只是「代表」,但是公投投出來的東西,就代表人民的決定,政府就有必要一定要去努力執行。這次公投有兩個題目,一個是入聯,一個是返聯,請大家告訴大家,不管哪一個,都請投下贊成票喔!也許有人會覺得,不管投票結果如何,我們要進入聯合國還不是一樣困難,那幹嘛要去投票?我舉個例子:今天有兩個肢體殘障的人,一個是躺在床上整天怨天怨地, 一個是會試著去擺小吃攤掙生活費。假如你手上有錢可以幫助他們,你會比較想要幫助誰?這個例子也許有點極端。但是我想表達的是,一個表現出「我想要,我有 希望」的人,跟一個表現出「反正我就是這樣,不會更好了」的人,給別人的觀感會是不一樣的。

同樣的,一個用公投對著世界說「我們贊成進入聯合國」的台灣,跟一個用公投對世界說「我們反對進入聯合國」的台灣,世界那些支持台灣進入聯合國的國家會怎麼看待台灣呢?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敢大聲說「我要進入聯合國」,那我們又憑什麼要別的國家支持我們進入聯合國呢?要知道,任何的權益,都不會憑空掉下來,今天我們可以享受自由民主,也都是前人流血流汗爭取來的。絕對不是生下來就理所當然的擁有。現在,我們有一個機會可以為自己爭取進入聯合國的權益,請大家一定要挺身而出啊!

[政治思維]為什麼要領公投票以及這次的公投題目

因為下禮拜就要投票了,新聞上吵的沸沸揚揚,雖然平常不太會跟朋友提這些事情,不過我覺得應該要把一些跟公投有關的事情講清楚以正視聽。

1.為甚麼要領公投票?
這牽涉到台灣的公投法中第三十條(資料來源在此)有這樣的規定:
公民投票案投票結果,投票人數達全國、直轄市、縣(市)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且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即為通過。投票人數不足前項規定數額或未有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均為否決。

這項規定背後的意義為:「如果你不領票,就等於你投反對票。」也就是說,假設有40%的人願意行使自己的權力,但只要有60%的人不願意發表自己的意見,那 不管那40%的人決定了什麼,結果都是否決。以一個班級決定是否要去戶外教學的狀況來說,也就是如果班上有超過50%的人不投票,那不過投票結果如何,最 後決定都是不去郊遊。這造成一個很不公平的現象:不願意或是無意願發表個人意見的人,卻能夠否定願意行使表決權的人最後決定。

事實上,沒有一個國家的公投法有這種規定的,所以為甚麼民進黨會說我們的公投法是鳥籠公投,原因在此。

其實不領票跟投廢票的意義是比較接近的,但是後者至少還是行使了自己的表決權,只是他覺得兩個決定都不好所以投了廢票。但現行的公投法以近乎「強姦」的態度 把不領票與投反對票劃上等號。這對於願意行使個人投票權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因此,即使你覺得這次公投題目很爛,你很唾棄的覺得不同意也不反對,也請 務必領票去投「廢票」,不然你珍貴的一票就會在現行體制下被認定為「反對票」。

國民黨為甚麼鼓吹大家不要領公投票的目的就在此。

2.關於這次的公投題目

一共有兩個
民進黨提的是討黨產公投,完整題目如下:
你是否同意依下列原則制定「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將中國國民黨黨產還給全民: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的財產,除黨費 · 政治獻金及競選補肋金外,均推定為不當取得的財產,應還給人民 · 已處分者,應償還價額。

國民黨題的是討黨產公投,完整題目如下:
您是否同意制定法律追究國家領導人及其部屬,因故意或重大過失之措施,造成國家嚴重損害之責任,並由立法院設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政府各部門應全力配合,不得抗拒,以維全民利益,並懲處違法失職人員,追償不當所得?

討黨產的沒什麼問題,但是反貪腐公投的詳細內容卻有很大的問題。試想,你覺得現在立法院中不中立?如果你覺得不中立,那憑什麼追究國家領導人重大過失得由 「立法院設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問題不出在反貪腐,而出在調查這件事情應該要由「司法院」執行才合理。立法院如果質疑司法不公,他應該要做的是制定更好的 法律制度去制衡,而非越權設立調查委員會,這樣才符合分權的精神。所以這次的反貪腐公投,骨子裡其實是想讓立法院違憲擴權(參考資料),這是不對的。

因此討黨產公投,請投同意票。反貪腐公投,請投反對票。不然你要都投廢票也比不領票要來的好,至少你行使了自己的權力。拜託拜託!(出現拜票狀態了XD)

[政治思維]關於政治

公司的主管很愛說笑,不過有時候政治味很重。加上感覺政治立場不一樣,所以我通常聽聽笑笑帶過。阿扁執政不力是事實,這沒有甚麼好辯解的。他的一些言行不合總統的身份也是事實,這也沒有甚麼好粉飾的。以前同事丟了這個影片給我,我回了他一句:「陳水扁瘋了沒錯,但我不會因為如此改變我的政治立場。」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支持的是甚麼。那非關政黨的哪個明星政治人物,而是一個理念,一個覺得台灣就應該自成一國的理念,一個凡是(經濟、教育、人民幸福)都應當建立在國家認同底下才有意義的理念。

阿扁確實做的不好,但我不會後悔當初投給他。因為我也知道,他不是真的一無是處。對於外交,他很拼。也許有人覺得那沒什麼,但是我認為他還是有努力的做一些 事情。人生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事先能夠預測的。而且,如果當初不是綠色執政,台灣現在就真的會變得更好或比較好嗎?我們總會幻想著當初如果走向另一條 路,現在也許就不會如此。

但也許終究是也許。

抉擇是用來完美,不是用來後悔的。民主社會,不是票投下去 就沒事了,總統不是天皇老子不是救世主。與其去惋歎些甚麼,不如自己投身去做些甚麼。不要老是說,那是大環境,自己做什麼沒有用。一直這樣想,或是這樣想 的人越多,你就是等著被政客擺佈,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我不喜歡看新聞,不喜歡「一直」抱怨。心理不舒服,抒發抒發不是壞事。但是一天到晚罵,有用嘛? 試著在自己的能力內,去做些甚麼吧。那比甚麼都實在。

[政治思維]入黨

之前有國民黨公佈很多民進黨黨員曾經加入國民黨資料的新聞。我就問我爸以前有沒有入黨(老爸老媽都曾經是國民黨員耶XD),他說他上大學那一年成功嶺的時間從大三暑假改成高中升大一新生訓練的那個暑假,本來在學校新生訓練的時候,就被教官叫進去,那時候會有那種想要抵抗的想法,所以沒有加入。那時 候班上大概有十來個人沒有入黨。後來上成功嶺的時候,一到晚上,他們就在營隊裡刻意營造一種氣氛,教官也會找你談。結果他入黨了,但是入黨後一個禮拜心理很鬱卒,想說為甚麼沒有辦法抵擋。但是現在想想,那時候才高三的年紀啊,小朋友怎麼承受的了那種壓力。等成功嶺受訓完畢,班上剩下三個人沒有入黨。到了大學,入黨歸入黨,都去開會。然後到了大三有一天想說去看看資料室,那裡有放會議記錄,就好奇翻出來看看。耶?裡面有紀錄他的發言耶!聽到這裡我笑了。故事心得:「作假,就從會議記錄做起!

現在很幸福,要不要入黨,都是個人選擇,不會有人逼你。即使你要中立也無所謂,即使你要罵政府也都無所謂。民國34年臺灣光復,正是我爸出生的那年。那真的是一個光復的年代嘛?那實在是一個我無法想像的年代啊。

我 們可以選擇政不談政治,但是不是因為被逼迫不准談,是自願的。我們可以選擇談政治,但是不會因為被套上政治不正確就人間蒸發。我很慶幸是身在現代,真的。 我們比過去,都自由多了。也許就是太自由了,自由到忘了很多東西,都是要經過艱苦的爭取才能夠有的。於是我們把眼光都只放在眼前,生活過得去就好,其他的都無所謂。當起另外一種類型的差不多先生。

[政治思維]國家認同

台灣有一句諺語:「生的放一旁,養的恩情比天大。」當這句話放在國家認同的時候,我想是同樣適用的。我在這塊土地(養母)長大,所以我會很理所當然的說: 「我是台灣人」。而我的祖先從四百年前就來到了台灣,所以真硬要以血統(生母)來說,我本來也就是台灣人,從對岸來的血緣不過佔了我血液中2的7次方分之 一而已。從另外一個例子來看:一個在美國長大的華裔,你問他是哪裡人,他會理所當然的說:「我是美國人」。

英國與法國也是在經歷過百年戰爭後,才各自凝聚了英格蘭人與法蘭西人的民族自信心,在那之前,英國人與法國人在血統是難以切割清楚的。美國人的祖先是來自於英國的清教徒,在經歷過獨立戰爭後終於與英國正式切割建立了自己的國家。所以,國家認同,真的有必要跟血統扯上關係嘛?如果現在有義大利人說:「從前歐洲都是由羅馬所統治,所以在歐洲的土地上所有的國家都屬於義大利」,那大家一 定會說他頭殼壞掉了。那當有人說:「台灣應該要回歸祖國懷抱,因為我們都源自於同一個民族」的時候,那不是一樣的愚蠢嘛?

我可以理解那些在二次世界大戰跟著蔣介石來台灣的榮民,他們對於祖國的認同是在對岸,即使經過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依舊相同。因為那是他們的故鄉,他們的童 年曾在那裡渡過,他們的離開是逼不得以。如果他們下一代的認同也是如此,這也都還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反過來說,那些原本就在這塊土地上生長了好幾代的人, 或是後來才遷移到台灣的移民,他們對故鄉的認同是在台灣,也同樣事很正常的事情。

吃果子,拜樹頭。十年懷胎固然辛苦,但十年教養難道就比較輕鬆?那要以生母或是養母作為樹頭,那都屬於個人選擇,都應該被尊重。我尊重那些以中國為自己祖國 的人,關於他們其中的某些人,整天念念著祖國,想著祖國的好,指責著台灣的不好。ok,台灣是自由民主的國家,要怎麼批評都無所謂。但請不要因為自己的想 念,就指責別人不想念叫做「數典忘祖」。「你的王道不等於我的王道」,這句話同樣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