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最近input太多,整理成篇要花點時間,先隨意記錄一下。

1.GA講座、商品提報

昨日去聽了一個GA講座,收穫很大。更感慨的其實是,像這樣的工作內容,不是學校受教育會教的,像裡面很多的概念其實是統計、數值的解析。所以做這個工作的重點是,這個人他有沒有能力去釐清數值解析時要弄清楚的事情。

實際上,學校本來就不應該是職業訓練所。雖然早期區分成技職體系跟一般體系,目的是希望技職體系訓練出來的學生能夠直接為企業所用。

但我想教育的目的,不管是一般體系,還是技職體系,教學生「如何思考」都是最重要的。

像我現在的工作,有一部分要處理網路商城的商品提報,提報的過程跟同事討論,也才知道其中有很多的眉角。知道了眉角,自己還要懂得去想怎麼活用。

或是以我的本業網頁設計來說,做到後來都會跨專案管理,那個管理的過程,要知道怎麼跟客戶溝通,或怎麼去了解客戶需求。

學校有教嘛?當然不可能。
學校不可能分門別類的所有工作都教。

所以可以讓學生一生受用的,其實是「思考的方法」,台灣的教育太重「結果」,不重「過程」。導致很多學生面對沒有標準答案的事情,就不知道怎麼辦。

2.時尚爭霸戰

前幾天看電視,看的時候已經剩下最後三強在篩選。最後被剔除的,是一個很早熟的16歲女孩。其實能夠進到三強都已經很厲害了,那個被剔除的女孩也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模特兒之路。

評審說到「經歷了這幾週,我們終於在最後挖掘出你脆弱的那一面,但你是否有準備好,在其他工作的時間也能夠呈現出那一面?」這樣的評語是來自於這個女孩的表現實在太成熟了。也許成熟到評審覺得少了一點16歲女孩的氣質。

那個女孩因為父母都是出身自貧民窟,父母當然很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翻身,所以在教育上希望他是個有禮教的淑女。他也確實有很完美的表現。成熟、禮貌、進退得宜。
我相信對他來說,呈現出脆弱的一面所代表的意義,會跟一般家庭出身的人的意義是不同的。那可能不只是「示弱」,甚至還包含了「愧對父母對他的教育」所以他會更不願意去呈現那一個面相。

工作的時候,真的有必要完全把自己的優點跟弱點全部都攤開來嘛?我想,這要看你要走的路線是什麼,但不會是絕對。

對這個女孩來說,「示弱」其實是一個痛點。他沒有要去鄙視父母的意思,但他知道他得堅強,他得幫助他的家庭翻身。當呈現出脆弱的那一面是這樣的痛點的時候,真的有必要去呈現這樣的東西嘛?

當然比賽就會有比賽評定的標準。但這不代表自己的人生就要跟著這樣的標準去走。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