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隨寫]雜感

「你們以前都不會想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嘛?」
「以前我們那個年代,想著要養家都不容易了,哪有時間想那些有的沒的呢,只要有家,有孩子,看著你們都平安長大,就覺得很幸福了…」

小時候的侯文詠對著父母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我突然在想,
為甚麼現在的小孩,自殺率比以前高?
為甚麼現在的小孩,過的茫茫然的人比以前多?
答案呼之欲出。

因為他們不需要再為「生存」這件事情煩惱。以前的人,生存是他們最大的壓力,可以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當生存不再有太多的危機、不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時,就必須要比上一代的人,多一份屬於自己的熱情,否則,生存將會顯得毫無意義。

—————————————-
也許體罰不能夠造就舞蹈家、聲樂家。

但我從不認為,國中的時候受的那些體罰有什麼不對或是不值得。即使是填鴨教育抵制下的一環,那依舊是屬於人生中的磨練。

[文字隨寫]以偏概全

要以偏概全是很容易的。

譬如我說, 異性戀從來沒有比同性戀來的高貴。 也許就會有人跳出來說, 你是同性戀。

然後其實講這句話的時候, 我的感覺只是,異性戀跟同性戀是一樣的, 只是他們喜歡的對象不同, 所以他們並沒有高低好壞之分。 但是在很多宗教裡面,都會去說,同性戀是邪惡的, 異性戀是高貴的。

譬如我說, 泛藍沒有比泛綠來的高水準。 也許就有人會跳出來說, 你是泛綠的。 然後其實講這句話的時候, 我的感覺只是, 泛綠的草根性強,批評或是抗爭的時候說的話會讓人覺得比較低俗而直接, 而泛藍的言論很多都是自以為是高級份子,以修飾過的辭藻抨擊敵手。 事實上,同樣都是批評,只是表達的方式不同。 詞藻華麗的批評並沒有比直接的批評來的正當性高。 他們的本質是相同的。 偏見不會因為用了華麗的辭藻就掩蓋住它是偏見的事實。

就像直接罵人跟用酸的,都同樣傷人。

[文字隨寫]標籤

這是一個愛貼標籤的社會。 異性戀,同性戀,泛藍,泛綠。

以前在戲劇社,認識了很多同性戀的朋友。 有男生也有女生。 我從來就不認為他們跟我有什麼不同。 他們也會談戀愛,也有自己喜歡的人, 有自己的專業,有自己的興趣,有自己的生活。

有時候會有一些社會新聞, 說在什麼地方有男同性戀開轟趴雜交使用毒品。 好像,異性戀就比較純潔比較神聖。 錯了,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異性戀玩這種遊戲的不會比同性戀少。 差別只在有沒有因為使用毒品犯法被抓到, 以及有沒有被新聞大量曝光報導。 異性戀從來就沒有比同性戀來的高貴。 就像泛藍從來就沒有比泛綠來的高水準一樣。

只是大家總喜歡貼標籤, 把某些特質貼在某些族群上。 然後我會很受不了這類貼標籤的言論。就會很想跳出來說些什麼。 有時候是自己就是被貼標籤的族群, 有時候是覺得那些被貼標籤的族群何其無辜。

不只是貼標籤, 而是太多人都在用雙重標準在看事情。 晶晶書局販賣男同性戀的雜誌有腥羶色就被查禁, 路上一堆賣A片的DVD專賣店一間開的比一間大。 挺扁的被說支持貪腐,沒有靈魂, 紅潮在台北市佔據影響交通被視為正義。

對於某些已經偏離玩笑, 而是真的壓了某些不好的標籤在某些族群上的言論, 我總會覺得很生氣。 所以我並不喜歡去公開談論那些事情。

我是異性戀,但是我覺得這個社會對同性戀很不公平, 所以如果聽到說同性戀是怎樣很可怕的話,我會忍不住想跳出來替他們說話。 同樣是壞人,異性戀壞人跟同性戀壞人事實上是一樣可怕的。 如果是好人,異性戀好人與同性戀好人其實都是沒有威脅性的。 我們可以因為個人的好惡而不想跟這類的人相處, 卻不代表我們有那個權利因為個人的好惡,而認定他們就是我們想貼標籤的那個樣子。

我家都是泛綠,我覺得阿扁任內對於領導國家邁向一個比較好的願景這件事情上,確實做的不好。 但是我不會因為這樣否定了他在外交的努力。 所以那時候聽到朋友說他寧可把錢給記者去報導鐵道怪客每日行程,而不是給阿扁坐飛機拼外交的時候, 我很驚訝偏見可以讓人否定掉一個人其他的努力。

如果問我覺得台灣有沒有什麼未來,而我回答沒有, 有很大的原因,不是因為政黨惡鬥。 而是因為這個社會存在太多標籤式的偏見, 讓大部分的人不願意或是根本沒有知覺應該要去思考事情的本質。 把異於自己的人當作毒蛇猛獸, 而沒去想過,很多事情真的都只是偏見,而非客觀的事實, 或是同樣的事情,事實上也發生在自己所屬的族群,並非某個族群獨有的。

人總是這樣,把自己想的太完美,把別人想的太邪惡。 也許我在某些事情上,無可避免的也會有某些偏見, 但是我總希望,不要因為偏見,而矇蔽自己,不去看到別人好的一面。 人很難不貼標籤,但是因為標籤,而否定的一切,就不太好了。

[文字隨寫]理由

帥氣,只要有人對我這樣說,你很帥氣喔~ 我會覺得很開心。 奇怪嘛?因為不可能聽到,譬如說,你很漂亮喔~這類的詞, 所以呀,帥氣也不錯嘛~^^

有個習慣,講對不起的時候,會比一個像是敬禮的動作, 等自己發現的時候,已經維持這樣子好一段時間了。 為什麼呢…. 小時候看乖乖的廣告,在教小朋友要有禮貌,要常說請謝謝對不起,然後呀,廣告裡的人在講對不起的時候,就這個動作嘛!阿就學起來了~

有一次,哥哥問我要不要筆記本,他買了五本, 我說好呀,然後他說,那你只能拿綠色的。
我問為什麼?? 他說降子我就剛好兩本綠兩本藍的呀!^Q^ 我買的時候還想好久耶,因為五本才有特價, 可是降子不管怎麼買一定會有一色多一本,考慮很久耶~

他說他有時候都會這樣,好像就為了一些…….的理由。 像當初為什麼會想念元智,
因為… 學校有兩個壘球場,而且廁所很大間…..

其實也不需要什麼偉大的理由嘛…. 因為我們都是平凡人呀,哈哈哈哈哈………

[文字隨寫]過去的心情

我還記得國中的時候,有時候學校會宣佈一些規定,然後同學間就會開始討論,說著說著就會講到:他們是沒當過學生嘛?怎麼會都不知道學生怎麼想?是不是變成大人之後都會忘記自己以前的樣子?

可是說著說著,等到自己到了一個年紀,看到現在小孩,就會不禁的懷疑,自己以前是不是也曾經那麼"欠扁"過?甚至,也早就已經揣想不出當初的心態是什麼,過了那個時期後,當時的心情,當時的感覺,真的是會被遺忘的。

回不到過去的….也許在心裡的某些部分還能保持著小孩的純真,但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完全一樣的。當發現這一切怎麼都變了樣,想去挽回的時候,我們就已經變了。

回不到過去的,
回不到過去的。

[文字隨寫]錄音帶,唱片,音樂。

原鄉,已經不記得那張專輯是老哥什麼時候買的,只知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有次在台北閒晃的時候,看到一家二手唱片行,裡面除了可以看到一些滿久的音樂CD之外,還有黑膠唱片,超古老的。

小時後家裡也有黑膠唱片的播音機,印象已經很模糊,似乎是在搬家的時候就丟掉了。對於已經被遺棄的舊東西,還有印象的,包括了打字機,小時候的娃娃。看著那些經過了幾十多年還留下來的物品,都會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

在唱片行裡看到原鄉的CD,也許是因為比較有"歷史",價格相對的也高很多。買不下手,回家又把錄音帶給找了出來,羅大佑的歌裡面很多都有很明顯的政治意味,不過小時候聽,什麼也不懂,只是覺得旋律很棒,很喜歡。

第一次買"正版"唱片是在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在家附近的7-11,優客李林的"認錯"。在這之前,也就是還住在台北的時候,買的都是些合輯,那時候也不知道什麼是盜版,只知道那種錄音帶比一般的便宜。

錄音帶聽久了都會壞,音質會變的模糊不清,至今有兩捲帶子因為聽壞了,跑去買CD,CD也聽到刮壞。也許哪天又會再去買吧!

後來,除了電影原聲帶,幾乎就沒再買過流行歌曲CD。

在幾個以前的歌手重新復出的這時候,又開始聽起過去的那些歌,歌手的世代交替顯現出歲月的流逝,新人換舊人,曾經以為是高高在上的偶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是年紀相仿,甚至更為年輕。

我一直很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世界在不知不覺中的變幻,直到重新的看到那些關於過往的紀錄,才發現自己也已經長大了。

部落主軸

預計把「阿皮仔的生活五四三」那裡的文字隨寫、生活小樂趣、磕瓜子閒聊這三個大類逐步的搬移過來。這裡寫的會是跟技術沒有任何關係的文章,從生活到社會到政治到個人偶爾耍耍文藝腔的,都會放在這邊。

其實我還在想,為了一個獨立的域名,這樣搬家值不值得呢….一切都在且走且戰中進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