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天下為公活動‧行前喃喃

再過不到24小時,10月10日1985的活動就要開始了。當天會來多少人呢?天氣狀況會如何?進行的時候會發生些什麼狀況等著我們?辦過活動的都知道,戶外活動通常都有很多的變數,場面越大變數也越多,這些都考驗著工作人員的即時應變能力。

排戲的空檔,夥伴們彼此問為什麼會想加入當志工。我想了想,其實說不出個為什麼。當初看到說文宣美術很缺人,想說之前參加過1985的兩次活動,也知道辦活動很辛苦,而這些我似乎也都幫的上忙,沒有想的太多就填了。然後,就幫忙一些行前的雜務,簡單來說,看自己能幫上什麼,就盡量做,只是如此。

跟著大家一起開會、排戲、幫忙弄些雜項,在那個過程,其實我一直想到的是家有中等生裡面的這個段落:

『語文試卷上有一道附加題:「你最欣賞班上哪位同學,請說出理由。」除女兒之外,全班同學竟然都寫上了女兒的名字。理由大致上有──熱心助人、守信用、不愛生氣、好相處等等,寫得最多的評語是──樂觀幽默、善良聰明。而且很多同學建議,由她來擔任班長。班導師感歎道:「你這個女兒,雖然說成績一般,但做人處事實在是很優秀。」

我開玩笑地對女兒說:「孩子,你快要成為英雄了!」正在織圍巾的女兒,側著頭想了想,認真地告訴我,英語老師在上課時曾講過一句格言:「當英雄路過的時候,總要有人坐在路邊鼓掌。」她輕輕地說:「媽媽,我不想成為英雄,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我還記得之前還在社大上課的時候,課堂上我鼓勵大家可以盡量參與社大的公民周活動,有個同學問我:「老師,你為什麼那麼投入公民論壇的活動啊?」他的語氣不是輕蔑、也不是質疑,但卻很明顯有一種「這事我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為什麼要參與」的感覺。

我當下只覺得,其實我什麼都沒做,我做的也只有宣導而已。但其實這時候你會知道,這就是一般人民對於這些活動的想法:無感,以至於冷漠。

我一直有個感覺,這些舉辦公民活動的社運團體,從來不缺拋頭顱灑熱血的人。真的不缺。更缺的,其實是願意長期投入時間,去關注這些社會議題,並願意不斷的鼓勵、支援這些社運團體的人,因為唯有更多人的長期鼓勵、認同、關注,這些社運團體才有茁壯的可能。

但長期的關注,對媒體來說,沒有新聞點,所以媒體不會做。對人民來說,沒有話題性,所以八卦過後,就曇花一現。在短視近利盛行、凡是都只希望能夠馬上看到成效的台灣社會,長期的支持反而是最困難的。

有沒有去想過為什麼政治人物只願意做短視近利的事情?
這在某種程度上,反應的其實也是人民的期望。看短利的人民,造就看短利的政治人物,然後,惡性循環。這樣的一個循環,如果不能從公民覺醒開始,就沒有扭轉成良性循環的可能。

所以為什麼1985這次的行動主軸,會被我認為是一個很好、也非常認同,但也知道要推行是很困難的事。我覺得只要是任何一個願意停下腳步、放下成見,聽1985論述的人,都一定能夠支持這樣的內容。但台灣有多少的人民,有公民意識,願意去聽沒有懶人包論述的內容?我對這部份的想法是比較悲觀的。

我不想成為英雄、也不會成為英雄,但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無論如何,就像戲一樣,行前極盡所能的準備。當上台時,
就像張雨生曾經說的「不管有沒有觀眾,戲都該好好演」

嗨,戲,就要上演了。
10月10日,立法院前不見不散。

1 則迴響於“10月10日天下為公活動‧行前喃喃

  1. 時間過得很快,記得才剛剛填義工資料
    沒想到,現在已經進入倒數了。

    雖然我很感謝烈士的犧牲
    因為有時候只有這種手段才能引起大眾注意、給政府壓力
    但,有時候又會想,如果這些烈士當初沒有犧牲
    而是繼續活下來,繼續用其他方式去鬆動這個體制
    會不會又有不一樣的故事?
    當然,歷史沒有「如果」
    而且當下的時空環境也和現在完全不同
    之所以選擇犧牲,絕對有經過一段很漫長的思辨過程
    之所以選擇活下來,應該也有是對未來有所期望

    像你說的,只要碰到長久戰,媒體就會興趣缺缺
    媒體不報,民眾除非很主動去找資訊,否則就不會有機會接觸到
    而接觸不到,自然就無感或冷感
    等到問題大到再度爆發,或再度有人犧牲的時候
    民眾才會短期的把目光放在這上面
    說真的,是一個惡性循環,尤其在媒體壟斷問題沒有解除之前
    這個惡性循環可能會持續下去。

    但,即使如此,只要我們能影響一個人、兩個人
    他們再去影響其他人
    讓大家慢慢養成自己找資料、自己分析資料的習慣
    不要完全聽媒體告訴大眾的資訊
    懂得獨立思考、不畏懼理性辯論
    (辯論是一種檢驗論點的重要方法,但似乎很多人分不清吵架和辯論)
    我想,會有這一天的
    也許不會那麼快,但總會有那一天的

    短短十天左右的時間,能認識這麼多好夥伴
    我想,這也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