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雜念]流浪神狗人

昨天是台北電影節的最後一天,跟好姊妹一起去西門町看了「流浪神狗人」。出來的時候覺得看這類的片子可以找到同好一起去看實在是很棒的事情!

這部片子有幾個地方給我的感觸比較深

1. 當青青受洗成為基督徒的時候,她基督徒的弟兄到她們家把一些跟其他宗教有關的「物件」(如佛像木雕等)拿走,說要處理掉,青青說:「我們並不信教的,這些 東西我們只是當擺飾,這樣也不行嗎?」姊妹說:「我想這樣會削弱你對上帝的信仰」於是青青沒有再多說什麼的讓他們把東西收走,只要求留下阿雄(她先生)送 給她的禮物:一只木雕觀音蓮花指。當阿雄回到家的時候,對青青咆嘯:「人家說收走你就讓人家收走?那是價值100萬的古董耶!」
我本身對宗教沒有什麼特殊的偏好,我一直覺得只要可以帶人向善,那信什麼宗教都無所謂。甚至不信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要你能夠找到一個能支持你自己活下去的信仰就好,就算那個信仰不是一種宗教也無所謂。

但 是我必須承認,我對於基督教裡面那種對其他宗教的排他性很強這件事情,一直很反感。(因此我也同樣不喜歡回教,因為回教也是一種排他性很強的宗教)然後 聽到表妹說基督教他們是真的會幫你處理其他宗教的東西的時候,我著實的覺得滿不可思議,也就是說電影中那樣的橋段並非虛構。

關於宗教,到 底是為了祈求心情的平靜、祈求上天賜與自己堅強的意志而信仰?還是只是為了堅強的信仰而信仰?如果是前者,那家裏有其他宗教的擺飾,有何不 可?我常常會覺得,所謂的教條,常常都只是後人為了順應人對於神的理念,而由人強加於教義中,於是有了很多的限制,有了很多的規定。追本溯源到宗教的本質 的話,有很多教條其實都是不必要的。虔誠與否,還是在於人心吧!

2.在蘇花公路上發生了一 起死亡車禍,原住民必勇照著律師說的,說是因為因為對線車輛超車所以才撞上的,但實際上他因為驚嚇過度根本不記得對方是否有超車,只記得因為有狗跑出來, 所以為了閃狗自己打偏了方向盤。因此受到牧師的責難,說他不應該說謊,說這樣會削弱上帝對他的保佑,他也很生氣的回應說他之前很認真的戒酒,上帝也並沒有 真的保佑了他,兩個人因此爭論不休。結果必勇的太太吼了要他們不要吵,說:「如果說謊就能讓女兒可以回家,那說謊有什麼不對?」後來青青與她先生在教會提 到這段時間兩人發生的事情,青青說:「如果不是因為那時候我們在車裡吵架,因此車速放慢,那後面的車就不會要超車….」

在青青與阿雄的對話中,印證了車禍確實是因為該車超車的關係所以才發生。而牧師因為認為必勇說謊而責難他這樣會削弱上帝對他的庇護。我想,在人最失意的時候,也許宗教應該要扮演的角色,是讓人心平靜,而非作為指責的理由吧。

導演在電影結束的時候有出現讓大家提問,其中有個人問到關於最後一個鏡頭(片中失蹤的百萬名犬跟其他流浪狗一起在馬路上走動)有沒有代表什麼意含,導演講了 一個故事:她在片場拍片的時候,因為有跟當地流浪動物協會合作借一些狗來拍片,然後也真的有去借一隻百萬名犬來拍片,當她們把車禍那段拍完之後,她回頭看 看那些狗在幹嘛,發現那隻百萬名犬跟那些流浪狗玩的很開心,她突然覺得好感動,狗不會因為自己身價百萬而覺得他不應該跟那些流浪狗玩,只有人才會因為這些 東西而去認為人跟人之間是有所區分的。所以她最後決定以這個畫面作為結尾。

在片中有很多的地方都提到「價值」,像 是必勇的女兒買了限量版的公仔給妹妹當生日禮物,家裏問她多少錢,她說6000元,在比較早的時候的場景,必勇在市場販賣自己吃泡麵抽到的小東西,其中有 一個同樣的公仔,他賣的時候對方說他賣得太便宜了,說要用500元跟他買,於是必勇用500元賣給了那個人。或是在廣告拍攝片場只要有些微碰傷就被丟棄的 水蜜桃,對於原住民必勇來說,卻是一顆價值幾百塊錢的生財工具。電影中有很多這樣的片段,不著痕跡的反應了「價值」在社會中的反差。

這部片給我比較強烈的感覺是關於宗教的,不過事實上這部片的內涵我覺得不只是在這個面向而已。她包含了很多台灣社會的種種面向,不管是都市人、鄉下人、還是流浪人。是一部不煽情,但是看完會讓人思考回味很久,並且覺得很溫暖的片子。:)

延伸閱讀:流浪神狗人部落格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