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早上處理公司的事,突然讓我想到以前在另外一個小公司一個很不好的回憶。

那時候公司的組成狀況是這樣

  1. 老闆:他的本業是做氣體分析設備的,而我們這個小小網路部門是因為很陰錯陽差的理由所以產生的,這裡不描述那個莫名其妙的原因。平常老闆不會在辦公室。
  2. 已經離開的前主管:要特別提前主管是因為當時以下其他人都是這個主管面試進來的,包括我。
  3. 業務一名
  4. RD:年紀大我八歲。

當時因為前主管已經離開,結果狀態就變成我要負責帶網路部門。公司透過關鍵字廣告看是否有機會有一些網頁設計的單進來,關鍵字廣告是我在負責下,但一直沒有電話。然後有一天RD突然跟我說,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沒電話嗎?

我說不知道。

然後他才跟我說,我下的廣告電話打錯了。

當然講完我也就去改了。但當時這件事情時讓我感覺滿不舒服的。不舒服的原因有幾個:

  1. 我不知道他發現這件事情多久了,如果已經發現一陣子,之前為何不提?他當時講的語氣讓我覺得他不是那時候才發現的,也許不一定是事實,但當時我這種感覺很強烈。覺得他刻意擺出「我看你什麼時候發現」的姿態。
  2. 錯了我該改沒錯,但是我不喜歡他跟我講這件事情的方式,你何不直接跟我說「我們的電話號碼是不是放錯了」,而是用一種「你居然沒發現」的語氣在講話。

那時候的不愉快基於一些前置原因,我對RD一向都盡量客氣,畢竟我不會寫程式,但這個RD後來的一些工作態度都讓我很不欣賞的,簡單說起來就是:所有非程式的事情就完全不想碰(在一個小公司,這點我個人覺得很糟)都往外推,例如當時公司印表機透過內網連不上,問他他只說他不會,這事後來是我處理掉的。然後他自己能力其實沒有很強但又有點仗勢反正公司只有他會寫程式。

所以當時的不愉快,有一部分也是建立在我對他印象已經不太好這個基礎上。我心裡也覺得他是個很難溝通有錯又不認的RD。所以當我有事情被他用這種方式指出錯誤的時候,我會更強烈覺得不舒服。

當然,那時候我自己還沒領悟一件事情:那些跟我很好溝通的RD,之所以很好溝通,不是因為我的溝通能力多強,而是那些RD本身的溝通能力跟專業能力都很強。但我不能去用這樣的標準要求所有我遇到的RD都是那樣,人就是有能力高低的差異,不能一概而論,也不能都拿同一套方式去用。

然後直接講結論:一個公司的「文化塑造」真的很重要。特別是新創公司,文化塑造有很多層面,有一部分是一開始挑人就得謹慎,有一部分是如果知道自己無法挑到夠好的人,那主管就必須要有能力讓這些人往「夠好」的方向前進,但是即使這些人一開始「不夠好」,有個根本的要件是他本身的「態度」也要能符合公司文化。當時公司不算老闆只有三個人,一個解決問題不積極的RD,其實就足以讓整個團隊的意志消沈。

當然,當時的我也不夠好。在情緒的處理上,在事情的處理上,有很多不夠圓融的地方,當時我也確實不懂怎麼帶人,只覺得「為什麼同樣要求以前的RD都不會有問題,你問題就那麼多。」。那時候我老闆也跟我說「你不能期待你帶的人都夠好,有時候你得等著他一起成長。」。這段話我認同老闆,但我當時無法用在那個RD身上最大的原因也是:先生你長我八歲啊你。那時候後來換過一個業務,新業務很年輕小五歲,態度積極。我當時就一點都不覺得他問我蠢問題有什麼關係,因為他不懂本來就很正常,我也很願意跟他解釋。

做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天時跟地利往往不是可求的,常常你只能等待。人和是唯一自己掌握權比較高的。我們盡力,但也必須要理解,有時候人不適合就真的不適合。而如果遇到一個人和的環境,就真的要好好的珍惜。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