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自閉症與其他

這是看了朋友的信有感而發的。本來應該是回信的,但越想越多,想寫的落落長,又想寫的詳細的再多查些精確的資料。這用回信的,似乎太長,又正式嚴肅過了頭,就當作文章寫下來紀錄吧。

說到自閉症,我想到天寶。天寶葛蘭汀( Temple Grandin )

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是在「火星上的人類學家」裡的一個小故事看到的。他屬於高功能自閉症。也就是屬於智力正常或是高於常人的自閉症患者。

幾年之後,看了TED一系列的影片,在影片中看到了一個女生講著他自己的故事,心裡想這跟書上看到的故事好像呀,結果正是他。他在長大後有很好的成就,讀到動物科學博士,發明改良如何讓牛在被宰殺的過程中免於感受到恐懼的牧場環境設計,藉由演講、出書、受訪,試著描述他的經驗讓其他人對自閉症有更多的瞭解。

朋友說他教過自閉症的孩子電腦,當時有一個正常的小朋友在現場,因此注意到正常的小孩子學習的吸收能力確實更好。自閉症孩子的媽媽在上課時跟在旁邊,原本希望孩子可以學會office四套軟體。但顯然期望過高,後來就希望小孩子學輸入法。但一樣不甚理想。

高功能自閉症的孩子,依照文獻上記載,大概佔了自閉症中5%左右。
也就是說,大部分自閉症的孩子,智能屬於偏低者多。

其實智能偏低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如何教這樣的小孩學習語言。更精確的說,是如何讓他們學會表達能力。基礎的表達能力不夠,要他們在學更多的技能,就像還不會走就要學跑一樣,容易陷入徒勞無功的狀況。

以天寶的例子來說,他算是智力正常又早期介入的例子。在四歲時還不會講話,幸運遇到好的特教老師,讓他學會說話,替他開啟聯繫世界的窗。

今天他如果生在台灣,我相信結果會大不同。他絕對不會念到博士,甚至國中高中能否畢業都不知道,他可能因為屬於智力正常,最多學會部份簡單的技能,然後以此維生。

非常的孩子,需要非常的教育。教導一般小孩子的那一套,其實並不適用在特殊孩子的身上。但台灣的教育,沒有教會我們去體認到這點。大多數的家長,或說我們大多數人,總期望孩子再努力一點一定學的會,就像在一般的安親班內上課的孩子,鮮少有家長肯承認自己的孩子比較笨。

自閉症的孩子在視覺記憶語觀察力上有優於常人的能力,所以他們會在畫圖、數字記憶這方面容易有特殊的表現。但我們的教育,不是在努力找出每個孩子的特質跟不同,不是幫助他們在他們特別突出的方面發展的更多。而是要求他們要跟大家都一樣。很多孩子,不只是自閉症患者,就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犧牲了他們原本可能很突出的能力。

只是對特殊的孩子來說,這樣的犧牲影響會更大。於是年歲越大,差異也越大,就更無法挽回。在台灣,有特殊孩子的父母,真的很辛苦。

其實我想講的還是教育。

「要幫助她,最好的辦法不是把她硬拉進我們的世界,而是設法進入她的世界。」
要從同理心去反思教育,進而做到用同理心去教育孩子,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這卻是特殊孩子所最需要的。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