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書‧關於過去那個時代跟現在

小時候一直有一個印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頂樓燒書。用紅色的磚頭簡單圍起約2公尺x2公尺的面積,書放在裡面,然後放一把火,火燒起來很大。

我的記憶裡,跟著爸爸、哥哥、爺爺,看著書本燃燒在熊熊火焰中。我不太記得這是我幾歲的事情。當時的我很天真,一直以為每家每戶都會這樣燒書。但我從來不知道燒的是什麼書,還有為什麼要燒。

一直到我長大,大約大學以後,有一天跟家人聊天提起這個記憶,爸爸才說,那時候燒的是黨外雜誌。爺爺有看黨外雜誌的習慣,總會去熟識的書局,買著那些不曾在開放架上擺放的雜誌。

爺爺那一代,經歷過228跟白色恐怖,受政府迫害的記憶猶新。雖然那時候黨外雜誌已經有部分開放可以正式發行,但是書局不敢明目張膽的賣,想買的也要是熟客才有門道知道哪裡可買。

媽媽說,年輕的時候去參加黨外的演講,雖然那個時候已經解嚴,但若要去聽,不是媽媽一個人去,就是爸爸一個人。因為還是會擔心,若遇到不測,至少家裡還有一個人可以照顧小孩。

我該說,我們這代何其的幸福,
當我們不滿政府時,任何的議題我們都可以上街抗議,而不用擔心會人間蒸發。

我該說,我們這代何其的不幸,
過往的先輩靠著衝撞爭取來的言論自由、集會遊行自由,但是當有人上街抗議時,卻還是很多人不懂這些抗議的權力有何其珍貴,認為那些去抗議的都是來亂的。

我想問,我們這代該何去何從?
當25萬人上街也得不到一個持平的判決,
當民意反核大於擁核政府卻強度關山的要讓核四營運。
當政府可以超過實際需要的強制徵收土地。

我們這一代,究竟比過去那個時代,幸福了多少又不幸了多少?
但至少我們還能站出來,大聲的表達著自己的看法。我們不需要像上一代需要靠著衝撞,才能在報紙上佔有一塊小小卻非常扭曲的新聞報導。

過去,黨外人士的抗爭,一點一點的帶來我們現在的自由,
現在,當年的黨外人士曾上了高位,也開始漸漸變了質時,
我們也該挺身,重新創造屬於我們自己的時代。
這是我們這一代的責任,
我們是有機會改變的,只是需要去實踐。
去實踐吧,用各種自己的方式。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