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隨寫]標籤

這是一個愛貼標籤的社會。 異性戀,同性戀,泛藍,泛綠。

以前在戲劇社,認識了很多同性戀的朋友。 有男生也有女生。 我從來就不認為他們跟我有什麼不同。 他們也會談戀愛,也有自己喜歡的人, 有自己的專業,有自己的興趣,有自己的生活。

有時候會有一些社會新聞, 說在什麼地方有男同性戀開轟趴雜交使用毒品。 好像,異性戀就比較純潔比較神聖。 錯了,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異性戀玩這種遊戲的不會比同性戀少。 差別只在有沒有因為使用毒品犯法被抓到, 以及有沒有被新聞大量曝光報導。 異性戀從來就沒有比同性戀來的高貴。 就像泛藍從來就沒有比泛綠來的高水準一樣。

只是大家總喜歡貼標籤, 把某些特質貼在某些族群上。 然後我會很受不了這類貼標籤的言論。就會很想跳出來說些什麼。 有時候是自己就是被貼標籤的族群, 有時候是覺得那些被貼標籤的族群何其無辜。

不只是貼標籤, 而是太多人都在用雙重標準在看事情。 晶晶書局販賣男同性戀的雜誌有腥羶色就被查禁, 路上一堆賣A片的DVD專賣店一間開的比一間大。 挺扁的被說支持貪腐,沒有靈魂, 紅潮在台北市佔據影響交通被視為正義。

對於某些已經偏離玩笑, 而是真的壓了某些不好的標籤在某些族群上的言論, 我總會覺得很生氣。 所以我並不喜歡去公開談論那些事情。

我是異性戀,但是我覺得這個社會對同性戀很不公平, 所以如果聽到說同性戀是怎樣很可怕的話,我會忍不住想跳出來替他們說話。 同樣是壞人,異性戀壞人跟同性戀壞人事實上是一樣可怕的。 如果是好人,異性戀好人與同性戀好人其實都是沒有威脅性的。 我們可以因為個人的好惡而不想跟這類的人相處, 卻不代表我們有那個權利因為個人的好惡,而認定他們就是我們想貼標籤的那個樣子。

我家都是泛綠,我覺得阿扁任內對於領導國家邁向一個比較好的願景這件事情上,確實做的不好。 但是我不會因為這樣否定了他在外交的努力。 所以那時候聽到朋友說他寧可把錢給記者去報導鐵道怪客每日行程,而不是給阿扁坐飛機拼外交的時候, 我很驚訝偏見可以讓人否定掉一個人其他的努力。

如果問我覺得台灣有沒有什麼未來,而我回答沒有, 有很大的原因,不是因為政黨惡鬥。 而是因為這個社會存在太多標籤式的偏見, 讓大部分的人不願意或是根本沒有知覺應該要去思考事情的本質。 把異於自己的人當作毒蛇猛獸, 而沒去想過,很多事情真的都只是偏見,而非客觀的事實, 或是同樣的事情,事實上也發生在自己所屬的族群,並非某個族群獨有的。

人總是這樣,把自己想的太完美,把別人想的太邪惡。 也許我在某些事情上,無可避免的也會有某些偏見, 但是我總希望,不要因為偏見,而矇蔽自己,不去看到別人好的一面。 人很難不貼標籤,但是因為標籤,而否定的一切,就不太好了。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