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維]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上個禮拜五去社大上課結束後,我騎車繞到立法院去。沒為什麼,只是想去看一看在那裡靜坐的人。

有人說:「這樣抗爭有用嘛?大遊行結束,政府不還是裝痞裝死的不理你」
我無法否定。
有人說:「這樣靜坐有用嘛?這樣的活動又能來什麼實質的影響?」
我無法回答。

即使心理想著:「看不到不等於不存在… 希望是很小,但是什麼都不做就是完全沒希望…. 」卻也同時懷疑:「這些行動,到底真的可以有什麼作用?」看到張清銘的新聞,對照著中國官員從以前到現在對台灣的打壓,卻也有「雖然我譴責暴力,但是很不幸也很諷刺的,有時候和平並不能解決事情… 」的感覺。

在現場,我看到兩個六七十歲的先生,再跟一個約莫三十幾歲的年輕老師在講著中國有多可怕,結果那位老師還說他覺得統一很好,最後那位老師負氣騎著腳踏車走了,而那兩位先生在後面念著:「被國民黨洗腦洗的有夠徹底,你就繼續當一輩子的奴隸吧」。

在那個時候,我其實很想上前去問問那位老師:「你說你覺得統一很好,這真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嗎?如果你知道中共在文化大革命對無政治立場的文人做過什麼樣的事情,如果你知道中共是怎樣對待民運人士的,如果你知道中國對於西藏的種種打壓,如果你知道中國的法治是怎麼一回事,你真的還會覺得跟中國統一很好嗎?」

你必須要慶幸你生在台灣,因為這樣你才能夠在立法院前說「我覺得統一很好」,如果你是在中國的政府機關前大喊「我覺得西藏應該要獨立成為一個國家」,我很懷疑你是否還可以安然的騎著腳踏車離開。

當你們指責著,對著這些支持台獨的人貼上「暴力、不理性、愚民、鄉下人、沒水準」的標時,難道你們以為台灣現在可以總統直選,可以選立委,是用和平抗爭的方式換來的嗎?你們有沒有想過,當你們喊著「學術(運動或其他)歸學術,政治歸政治」的時候,到底是誰在把學術(運動或其他)硬要跟政治扯在一起的?

以為可以跟粗暴的政治體做理性論述,是一種處在溫室的天真。這好比要跟具有反社會人格的人講社會正義,是一種無交集的溝通一樣。以為言語論述比拳頭相向要來的文明是一種顢頇,很多時候透過文字與言語的挑釁所造成的痛比肢體暴力還要更加傷人。

台灣社會普遍都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是我去社大上課後最大的體會。我指的並不單純只是對政治的想法,而是泛指對所有事物的質疑思辨能力。也許我可以教他們電腦工具怎麼用,我卻無法教他們怎樣能產生好想法做出好作品,這中間最大的差異,就是創造力、思辨能力、反向思考能力是無法「教」的。於是乎,媒體怎麼說,就怎麼信。課堂上怎麼教,就怎麼跟著做,要他們自發性想一些東西來做,是很困難的事情。要他們跳脫媒體宣傳去思考、透過自己的觀點去重新詮釋問題背後的問題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教育可以怎樣影響一個人之深,從這些總總就能夠看得出來。

但說了這麼多,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3 則迴響於“[政治思維]其實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1. 很喜欢看你的博客,可以从中了解到很多真实的台湾同胞的声音。

    关于在政府机关门前大声说“希望西藏独立成一个国家”的问题,的确你很难安然离开。不过不是因为暴力机关的原因,而是每一个有血性有中华民族观念的民众都会把你打趴下的。至于政府会不会抓你,完全不是考虑的问题。

    另外我发现你很喜欢用“洗脑”一词,似乎对方和你的观点有偏差,你就认为对方一定是被某个政治集团洗脑了。关于这点,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请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傻瓜很少,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思想,这样的思想一定是他/她经过思考后才形成的。

    虽然在统独问题上和你有不同的看法,但还是很希望和你成为线上的朋友。

    ps.因为还没有注册ID,所以只好匿名啦

  2.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也許是我比較悲觀吧。其實我覺得這世界上的傻瓜是比較多的。所謂的傻瓜,不是指他不會思考。而是指大部分的人的思考模式都已經被圈在一個既定的範圍內卻不自知。

    人思想的形成過程,其實是有很多外力介入的。而悲哀的是,如果不是因為曾經經歷過什麼事,或是有什麼機緣讓自己有了自覺,我們就往往會認為外界給的東西(例如從小到大習得的歷史)是理所當然正確的,於是久而久之所形成的思想就跟著外界介入的方向走。

    但其實很多時候,掌權者往往就是透過這長久的教育歷程,去灌輸人民他們希望人民吸收的觀念(特別是歷史),好進行思想控制。

    所謂的思想控制,除了對於那些不服權威的人來說沒有用,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只要透過教育,就可以很輕易的達成。這點在台灣就非常的明顯。

    所以我一直覺得中國的現況跟台灣在早期被國民黨統治的狀況有點像。就以你說的「每一个有血性有中华民族观念的民众都会把你打趴下的」,但是「中華民族」的這個觀念,真的是經過獨立思考的過程所形成的嗎?還是說他其實是透過長久的教育深刻的刻畫在每個人的心裡,以致於沒有想過要去質疑這樣的觀念?

    小時候,作業簿後面都寫著「要成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可是,我從小住台灣吃台灣呀,為什麼要成為中國人呢?即使有歷史淵源又如何呢?

    老實說,即使是那些觀點跟我比較近的人,我也未必會認為他們這些想法是經過自己獨立思考而產生的。很多時候我們對於一些觀念的形成都是不自覺得。

    當然,我自己也未必能夠在所有情況下,都保持「自覺自知」的狀態。我只能盡量提醒自己,即使是老生常談的智慧、或是從小到大被灌輸的觀念,都應該在接收到的當下先質疑思索後,才從自己思考得到的結論中去決定要不要接受。

    我們自以為人類是萬物之靈,懂得思考是理所當然。但是其實有更多的時候,我們囫圇吞棗的接受的比我們仔細體會後才吸收的要多的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