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行之前言

先來寫一些雜七雜八的心得。這次出遊,聽到看到一些事,對照出國前看到的,感觸很深。

之一

小時候很討厭推銷,路上遇到推銷的小姐都會有種打從心底覺得很煩得感覺。等到長大了,才發現這個世界的金錢運作其實都是靠銷售堆積起來的,所以推銷其實是無所不在的,只是作法不同。慢慢的就不那麼反感,轉而會去理解那些在路上推銷的人,觀察別人的話術,思考怎樣的推銷方式會比較好。

這次因為導遊是同學的表妹,所以會聽到看到一些導遊需要做的事,帶團嘛,即使是親友團,畢竟是工作,就算不刻意推銷,總是要口頭介紹一下,畢竟對公司來說,推銷有成是你的成績,才可能給更多的團讓你帶。畢竟是工作,所以大家都在玩的時候,得找個地方整理資料、跟下一個旅館飯店聯絡確認訂房狀況。畢竟是工作,除了旅館餐之外的好餐廳,導遊吃飯自費不可能每次一起去都跟著吃,所以吃的是一般訂食。畢竟是工作,大家出來玩,即使遇到不開心的、不準時的,還是要耐住性子請大家多多配合幫忙。

真的很辛苦哪!帶團,對他們來說是工作,不是玩樂。心情上、態度上都跟我們旅客是不同的。

之二

日本真的是一個很乾淨的國家,乾淨到甚麼程度?路上的車子房子不像台灣灰墣墣的,所有的公共廁所都很乾淨不說,連傳統市場都很乾淨。我們去函館的朝市,也就是早上的市場。路上乾淨,沒有任何菜葉垃圾,在海鮮店面門口也聞不到魚腥味。

先撇開台灣都市因為污染粉塵所以容易髒、還有傳統市場要像他們那樣乾淨實在是真的有點到變態的程度不講。一個國家的公共廁所、對垃圾處理的態度其實就能看出這個國家人民的水準。今天在FB看到這篇文章:用寫程式改善政府效能,台灣辦得到嗎?

裡面提到
『去年 2 月波士頓大雪,把消防栓都埋住了,當地政府對此毫無作為,眼睜睜看著一支支消防栓被大雪掩蓋。所幸,此時 Code for America 正好有一個團隊在波士頓政府做事,於是開發了一個 app,讓使用這個 app 的人可以去「認養消防栓」,認養的意思是說:如果你的消防栓被雪埋住了,你願意去把它挖出來,你甚至於可以為你的消防栓取個名字。這個 app 非常容易撰寫,上線後也如星火燎原般地擴散。遠在夏威夷的一個政府 IT 部門員工注意到了這個 app,立刻把同樣的 idea 應用在當地的「海嘯警報器」上面,讓當地的人去認養和維護海嘯警報器,確保居民的安全。西雅圖政府也如法炮製,利用同樣的 idea 讓當地居民去清理堵塞的排水孔。』
『Code for America 因此是一個很棒的行動計畫,這群人想要透過網路、透過 app、透過鍵盤,改善自己的國家和政府,而且他們已經有成功的故事。台灣也有有志之士,發起了類似的 Code for Tomorrow 計畫。不過比較令人憂心的地方在於,我發現到,這個行動計畫成功的重點不在政府,而是在於人民的素質,所以我想到了文章開頭的故事。內心疑惑著:「台灣人究竟願不願意以這樣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公共環境?然後改善政府效能?如果台灣人平常連維護公共環境的公德心都沒有,類似的行動計畫是否死路一條?」到 「Google 搜尋滿地垃圾」,就馬上可以發現台灣人的公德心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演唱會、燈會、跨年晚會 … 每次留下來的都是堆成山的垃圾。』

維護廁所不是只是要不要花時間清掃的問題,任何一個上廁所的人,只要願意多幫忙把衛生紙丟好到垃圾桶、離開的時候如果是自己弄髒了廁所幫忙處理一下,廁所就會比較容易一直維持乾淨的狀態。日本的廁所是不準丟垃圾的,他們垃圾分類做的非常徹底,廁所就是只能把衛生紙丟到馬桶、小垃圾桶只是提供給丟生理用品。如果人民沒有意識到維護環境人人有責、只是淪為口號。那整個國家的公德心就永遠不可能提升到接近日本那樣的境界。

有一個早晨,我們在一個旅館等大家集合,我比較早到。導遊說他發現這裡中國團很多,他要去買一下咖啡,請我幫忙看行李。我們常常覺得中國人的素質還不太夠,
這種事情真的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看看餐廳,因為是buffet,可以吃到飽。應該有人聽過中國人吃buffet被限制只能取一回、結果把食物堆疊滿滿的故事。看看台灣人,夾的過多以至於吃不下然後都丟掉一大堆食物的也不少。我覺得那反應的其實是一種願不願意珍惜資源的心態。

之三

導遊提到他在311之後沒多久,有到日本玩一趟,泡溫泉的時候,有日本人主動游過來問他們是哪裡人,聽到是是台灣人的時候,就鞠躬說了聲謝謝。日本官方無法對台灣捐款很多這件事情發聲,於是日本民間就用他們的方式對這樣的事情表達感謝,像是日劇裡面就多了很多想盡辦法把台灣帶進去的對話。像是:
「這個螺絲是made in Taiwan!」
「(拿出旅遊書)台灣呀,我很喜歡這個國家呢」

聽一聽覺得,也許越是在國外走跳的人,
會越對國家意識這種東西有更深刻的感受吧。

回應已關閉。